第182章 倾家荡产我乐意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点将台外围有条街,专卖兵器.伤药给点将台的修士。

    目前剑法.雷法.毒药这些显眼的都不能用了,只能再换种战斗方式,不过她擅长的方式好像都用过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用剑,却不打算用长须老道教她的剑法,而是想换重剑来试试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是她日复一日练习剑招基本功时就有的,如果剑为人用,为什么不追求去繁从简一击制敌?

    这里有许多座铸造器物的庐子,专门铸造剑的剑庐却只有一座,名丹阳。和放在店铺里卖的现成兵器不一样,这里可以定制。

    “客人要什么样的剑啊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把重剑。”剑庐里热气腾腾,更深处红彤彤一片,打造兵器的呼喝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在大堂,一边的墙上是封存好的盒子,里面应是等主人来取的剑,一边挂着各式各样的剑,有短剑长剑,三面的两面的,双刃的单背的,模样各异,材质也各异。

    这铸剑学徒见她看向那面墙,“客人,那边都是半成品,若你不要定制,想买现成的,可随我到里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湛长风走向那堆半成品,正见一把重剑靠墙而立,此剑长三尺多,黑身红纹,剑格似龙首,咬合剑身,通体而观,古朴厚重。

    “此剑可有人预定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不过...”铸剑学徒刚想出言提醒,便见她伸手握住了剑柄,脸色微妙起来,“客人,你...”

    湛长风恍然间觉这深沉如墨的玄黑剑身化成了一线深渊,红纹化成了螭吻,抵云而啸。

    “好剑,价格几何?”

    “客人,你拿的起来吗?”

    湛长风将它拎了起来,确实很重,约莫有二百多斤。

    铸剑学徒说的“拿”却不是这个“拿”,他见湛长风神情正常,不由吃惊,转头见师兄送另外一个客人从里间出来,连忙招呼道,“如申师兄,有人要买这把剑。”

    如申望过来,还未说话,他旁边的青年也看见了湛长风手里的重剑,眉头一压,“那把很邪性的剑?”

    如申略不满,“项道友,剑于人,只有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项孟飞傲然嗤笑,“你是说我不合适?”

    这把重剑别有尊贵霸气之意,他之前也心生喜欢想要买下,只是邪门得很,一碰便心里生惧,根本拿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容貌不扬的小女修竟能拿起来?!

    项孟飞不相信,他还比不过一个先天吗?

    项孟飞大步走到湛长风面前,摊开手,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铸剑学徒怕他们打起来,立马介绍道,“这位是项孟飞项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认识?”湛长风又问了一次,“价格几何?”

    铸剑学徒瞧着项孟飞脸色略黑,替这小姑娘着急,“项前辈是战力榜上有名的筑基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没印象,这和你回答我的问题有关系吗?”湛长风拿到铭牌后,便将大部分人的战绩分析了一遍,项孟飞这个名字也许看到过,但目前不在她的威胁名单和潜力名单里。换句话说,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项孟飞怒了,探手朝湛长风抓去,如申及时拦住了他,“道友,店内不可私斗,道友宽宏大量,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项孟飞抚着袖子,“要不是我还有事,我定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甩出一个储物袋,朝湛长风冷笑,“这把重剑我要了,赶紧给我,别耽误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如申头疼了,“这把重剑乃师父所铸,还没刻阵法绘符文添加辅助属性,仍是半成品,当然更重要的是师父有心要将它锻造成绝世神兵,不卖的。”

    丹阳剑庐在藏云涧也算赫赫有名,它的主人是脱凡强者,铸剑造诣十分高深,就是少一件声名于世的代表作,听这意思,是要用这把剑成就巅峰,那至少是灵宝级的兵器啊。

    项孟飞暗道,也许该知会家里人想办法在剑成之日买下来。名器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就提前祝贺丹阳前辈了。”项孟飞大笑离去。

    湛长风有些可惜,但也只是有些而已,“能给我看看别的重剑吗,只要不会折断的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铸剑学徒大惊,你这要求落差太大了,前面还在争准灵宝级别的剑器,现在就只要不折断就行了?

    如申也讶然,不过他总觉得这人说的不会折断,不是“不会轻易折断”,而是“断不了”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略微沉吟,对这个能拿起这把剑的修士是怀着些微歉意的,“道友对重剑的材质和品级有要求吗,不如我们为你量身打造一把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带我看看现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。”如申亲自带她到陈列重剑的器室,指着一把通体火红的剑道,“这口如何,重二十八斤,灵兵级别,采用炎灵石.玄精钢铸造,内刻伏火阵,两重火属性叠加,效果极好,也适合你现在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都流行给兵器增加功效吗?”湛长风觉得依照长须老道给她讲授的道理,是不提倡外物辅助的。剑,便单纯是剑。

    铸剑学徒道,“这不是提高杀伤力吗,而且不管是修真气的还是修元气的都能用。”

    如申摇摇头,指向另外一把剑,“这口剑没有增加符文阵法,也许符合你的‘天然去雕饰’。”

    这把确实没有符文阵法,但却是法宝级别的,少说十几万灵石,且只有筑基才能完全发挥它的力量。铸剑学徒明白师兄只是做个例子,不是真心推荐,便说,“不如看看这边几口灵兵,也是没有加持的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已经将器室里的重剑都感应了一遍,然没有十分符合心意的,刚想走到靠墙的架子边取下一口比较顺眼的重剑,余光却瞥到角落里的一抹暗金色。

    她刚才竟没有感应到它。

    湛长风弯腰将它从角落里拖出来,没错,拖。它至少有一千多斤重。

    这剑的剑格由纯黑金属所造,正中是镂空的太极图形,剑格下是暗金色的剑身。

    铸剑学徒不可思议,“我怎么好像没见过这口剑?”

    如申也是疑惑,好一会儿才想起来,“这是那块顽石。”

    “顽石?”

    “传闻太祖在各界各地收集铸剑材料时偶得一块顽石,生来就是剑的模样,任何符文阵法都不能刻上去,也不能将它打磨得更精致,除了重和不会折断外,当初有被猎奇之人买走,不过因为无用又退回来了,到现在有几百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如申玩笑,“可能唯一的优点就是不会折断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抚摸它的剑身,它很沉默,存在感也很低,好像就只是一块顽石而已。

    它本来也应该是没有剑柄和剑格的,后来有人给了它剑柄和剑格,它就成了一把剑,一把双刃愚钝的剑,一把像盾的剑。

    湛长风只是想要一把剑罢了,一把纯粹的剑。她不需要剑跟她产生共鸣,因为她不是剑客,她会随时丢弃它,也不需要剑有多强大,因为她强大就够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考虑到经用性,她也许会直接去铁铺买把铁剑。

    不过也幸好,她找到了这把合适的剑,她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能卖吗?”

    如申没想到她真看上了,“它不适合做武器,太重了,而且不好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价格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