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破洞府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湛长风驱使弟子乙生祭出符令,门外的甲生有所感应,也打出符令,冰封之门开启,电光火石一瞬间,湛长风对甲生下了魂禁。

    她随即将冰封之门虚掩,方便待会儿里面的人逃出去,然后一左一右夹包裹似的,将两人夹带出去。

    各心腹弟子在密室都有专门的单间,一般都会直接把人拖带到单间祭炼,要么用丹炉装走,所以湛长风这行为很正常,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霓凰和李伯光心有怪异,这体验可以头一遭,他们垂着手脚头颅,尽心扮演好昏迷的人,上了阶梯后,外面都是燃烧的炼丹炉,空气热了起来,身上的冰霜好似要淌成水。

    李伯光听到一些人在说话,悄悄眯开一条缝,正见一个赤身裸体的人被扔进炼丹炉,炉中传出尖利惨叫,他心一颤,没想到还真有拿人炼丹这回事!

    他差点也成了一颗丹!

    “蓝师弟,一下还拿俩啊,别又浪费了材料。”白脸的俊朗修士出声截住她的脚步,神色轻佻,显然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这人是陆元朗的大徒弟路不远,有筑基修为,在程占峰的记忆当中,路不远和姓蓝的关系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你管不着,炼你的丹去。”湛长风嫌弃地丢下一句话,朝单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~”路不远伸出手臂,刚想说什么,目光从两件“材料”上划过,觉得有点眼熟,“这两人看上去不错,师弟不如分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五指成爪,抓向霓唐,湛长风反手扔出李伯光,李伯光催发真力,举拳和他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路不远大惊,“你不是蓝山,你是怎么进来的!来人,去通知师父!”

    另外弟子被这一变故所惊,出手的出手,要去求援的求援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一物扔进燃烧的炼丹炉,立刻带着霓唐闯出密室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霓唐废话不多说,着手去破禁制。

    禁制虽多,但只有三个是隔音和防御的,只要将这三个禁制破开,这里的动静就能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五刻钟。”霓唐果真不负她自己说的话,对禁制颇有研究,没一会儿就破了一个禁制,若有她的法宝破禁锥在,别说一会儿了,几息就能破开所有禁制。

    “我在下面的丹炉里扔了马兜钱草,预估一刻后会炸炉,你要抓紧时间,我先去把那些逃出来的弟子解决掉。”湛长风说着,去追寻通风报信的弟子。

    这几个先天弟子哪里是她的对手,几下就被全部撂倒了,解决完后,湛长风没有回去帮霓唐,漫不经心地踱过花园走廊,出洞府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手中有避开禁制的符令。

    原想拿留影石将密室里的景象记录下来,然后给扔长老会议就是了,但有那么多被抓的筑基修士在,不如让他们自己搞动静逃出去,既激发了他们对身处境地的愤怒,又能将事情闹大,也许效果比她的留影要好。

    “蓝道长您事情办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花园那边的几只孔雀有点瘦了,下次记得喂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回头就让杂役注意点,您慢走!”

    苏洛浅惊叫一声,圆球黯然失色,里面的画面也没了,“这怎么...”

    她心里焦躁,身体却挪不动,人丹.陆掌事.入侵者.海族,各类词汇在她脑海里盘旋,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去告发那“入侵者”了。

    刚刚踏上医途的小修士受到了冲击,万没想到自己的师门长辈是个炼人丹的邪修,而这个闯进山门的人,反而是好人...

    这时一座山峰上传来爆破声,苏洛浅夺门望去,她知道,是一个丹炉炸了,那些人也快逃出来了,百草院怕是...要受到一波冲击了。

    议事厅

    院主.三掌事.三长老.四海域领主俱在。

    院主借口蜃妖是被珍珠岛所卖,后是被那清虚所害,要将矛盾转移出去。

    但那不见踪迹的清虚有什么价值,珍珠岛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四位海族领主怎么会轻易让百草院将自己摘干净,一口咬定,当时朱红媚明说了杀死蜃妖的是百草院的执事,就连她这院主也是帮凶!

    海域领主一度拒绝跟院主交流。

    三长老在旁周旋,谈判谈到末尾,变成了一场割地赔款的协议,不仅百草院要付出代价,以后陆上之人在海中行船,也要给海域领主交过路费。

    百草院作为六院之一,是藏云涧数千年的象征,长老会议不允许它出现丑闻,更不能因它掀起海陆的战役,只能选择安抚妥协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谈到最后关头的会议出现了短暂的安静。

    院主看向陆元朗,那声音是从他的峰头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陆元朗不动声色,“可能是炸炉了,我去看看,各位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立起身,出了议事厅,飞快遁向洞府,额角青筋暴动,到底是谁在他的洞府里捣乱!

    他张手就要甩下一个大阵,拢住洞府。

    那边的议事厅诸人也打算继续谈事情,冷不防一声狮吼似的怒喝冲击开来。

    “幻海春蜃在这里!”

    四位海域领主脸色突变,直接化光追着声音而去。

    喊救命,喊有人炼人丹,百草院和三长老可能会顾忌海里客人在此,佯装听不见,但一喊幻海春蜃,四位海域领主能不把这破地方掀翻?

    四位海域领主一走,三长老只能追上,没一会儿,议事厅里的修士都来到了陆元朗的洞府上方。

    陆元朗已经布下大阵,周围安安静静,一点也不像有人喊过话。

    但是海域领主们哪里管他,各施法力,将大阵破开了。

    “撕云裂帛。”暂且保管着洪源宝珠的老龟挥出手杖,不需要多余力量,仅这生死境的蛮力,就将整个洞府撕成了两半,“刚刚是谁在喊,出来!”

    炸炉之后,众被擒修士便闯出密室和路不远等人战在一起,此时被掉落的山石粉灰埋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自己出来,海妖王挥动着钢叉召来水浪,将他们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上的诸位海族和长老看着这些赤身裸体的修士都有点傻眼,这干嘛呢。

    白痕皱眉看向白莘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白莘则看向陆元朗,“陆执事...”

    李伯光抹了把脸站起来,气运丹田,声浪如潮,“百草院用我等修士炼人丹,人人得以诛之!”

    三长老脸色大变,四海族冷笑,白莘已经怒了,“慎言,百草院不会做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这我管不着,我们只知道我们被关押在这洞府中,下面埋着的炼丹炉里还有人修同胞的骨骸!”

    两百来人激愤,风波不定。

    霓唐披着黑袍站出来,眼神冷冽如刀,“昔日我遇袭,没想到今日醒来是作为炼丹的材料,此仇,我天都府霓唐记下了!”

    藏云涧有三座逍遥法外,不尊长老会议为共主的洞府,一是那信神的尊王府,一是那铸造神兵利器的赤炼府,还有这以符文禁制见长的天都府。

    这三府,长老会议也要引为上宾,不能横加干涉,喝令行止。

    事态严重了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