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百草院三日游(1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海面上浪涛不息,诸多出海的船只都被困在风浪中不得动弹,这也是长老会议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然朱红媚身死,蜃妖虽没找到踪迹,如无意外也是随着程占峰死了,海域四位领主哪里肯罢休,现下闹着要见到小蜃妖的尸体,否则就要血洗百草院。

    “这四妖道怎会如此忠心,不过是想得到好处罢了,我百草院绝不会放任他们进来搜寻!”院主白莘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百草院议事厅里,只有两人,一是白莘,另一人是白痕。

    长老会议最早由六院设立的,它有三个主要机构,分别是十长老.司巡府.司天监,又分别负责日常事务.武力监管.星象和常任议员的培养。

    十长老中,有六个固定席位,由六院退休院主接任,白痕长老就曾是百草院的院主,也是白莘的师叔,只不过接任长老后要脱离六院,当个不受私情影响的决策者,但香火情总是在的。

    白痕长老知道百草院出了如此事故后,立马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是个身量矮小的老头,披着白色轻裘,说话慢吞吞的,面对白莘的强硬语气也仅是笑笑,“这话对也不对,他们的不肯退让,是因为他们要争夺洪源宝珠成为海域霸主,没什么比在惩罚害死‘幼主’的凶手这件事上大获全胜,更能赢得海域子民信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不会让大陆成为他们争斗中的踏脚石,你懂吗?”

    白痕的“我们”,不是他和白莘,而是指长老会议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做出退让,他们要找,就让他们进来找,满足了他们之后,我们才好出面调解,将他们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白莘不太满意,握着盘龙杖的手骤紧,“此事关乎百草院的尊严,恕我难以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在乎尊严,何至于此,好好考虑吧,别将事情继续闹大,及时止损才是道理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百草院中除了守卫更加森严外,弟子们的日常没多大变化,用完早膳,夏半月挽着湛长风的胳膊,朝禅堂走去,百草院的医门要求医者禅心,从医必得遇到种种不一的病痛,碰见言语难述的炎凉之态,如果医者自己不看透,又怎么抱着平常心去面对众生疾苦。

    坐禅,也是为了更好地修炼自己的心境。

    新入院的弟子要求每日卯时统一到禅堂坐禅,辰时去修行学习。

    苏洛浅盯着圆球里亲昵谈笑的两人,差点没气晕过去,内里又心酸非常,好你个夏半月,居然连是不是我都分辨不出来!

    哼。没关系,我会让她露出破绽的。

    禅堂里的地上都是蒲团,一年多来,她都是和夏半月比邻而坐,但她昨天故意说为了静心,通常是远离夏半月,独自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的。

    待会儿这恶人一旦坐那角落里去,定会引发夏半月的疑心!

    苏洛浅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圆球,隐隐兴奋,她们进入禅堂了!

    因为圆球是在湛长风身上的缘故,她并不能看到湛长风的脸,只能看到部分肢体和身边的人物景象,此时她听湛长风用她的声音说,“今天太困了,我要坐角落偷会儿懒。”

    夏半月担忧地望着她,“我陪你坐过去,先生来巡视时也好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苏洛浅,“.....”

    不,我不信!

    不管她信不信,湛长风和夏半月已经在角落里盘膝坐下了,进禅堂者不得喧哗不得言语,是以堂内相当安静,诸位新弟子各自坐禅。

    没多少功夫,进来位持着戒尺的先生,将那些假模假样不认真的弟子抽了一顿后又负手走了。

    夏半月偷眼瞧了瞧“好友”,传音道,“你可以眯一会儿了,他一般会隔半个时辰再来。”

    苏洛浅听不到传音,但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嘿呀,平时也没见你那么体贴!

    日头高跃,禅坐结束,弟子们转道去传法堂听讲。因为都是新入院的弟子,还没满一年,所以活动基本都是固定统一的,等通过考核摆脱了新弟子的名号,才能择师修行。

    禅坐之后,就是传法堂的内经讲授,这内经也是苏洛浅被罚抄二十遍医书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苏洛浅嘛,医书抄完了?”

    “小心泽兰先生再喊你回答问题。”

    几个弟子说笑着从湛长风身边路过,语气满是调笑,夏半月挺身而出,那几个弟子也不理,自顾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洛浅啊,你......长点心吧。”夏半月既愤恨那几个人哪壶不提开哪壶,又十分无奈,因为苏洛浅的内经课实在是差,内经讲的是病理基础,这要是学不好,很难通过新弟子考核。

    湛长风依着苏洛浅的性格回道,“长心也没用啊,要脑子。”

    夏半月叹气,“你咋那么诚实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苏洛浅感觉床底闷到无法呼吸,她虽然也时常自嘲,怎么听这人讲出来,自己好像真的没救了呢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快去传法堂抢蒲团。”夏半月拉着湛长风就跑,湛长风倒也没抽回手,感觉挺新奇的。

    不比坐禅,内经这些重要课程对弟子来说非常关键,所以到传法堂抢占靠近先生坐席的位置也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也不是为了听不听清的问题,而是为了让先生注意到自己,说不定能被收为记名弟子呢。

    要想让先生记住,坐前排是种方式,学得优秀是种方式,每次坐前排还成绩糟糕更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苏洛浅就是后面比较傻缺的那一种,泽兰先生一度以为这弟子在挑衅自己,然而后来发现她真的是想认真听讲却真的学不好时,也颇感无奈。

    已然放弃帮她举一反三,只要求她死记硬背。

    苏洛浅害怕见到泽兰先生,却也感激她没有无视自己,于是这时看见圆球中出现泽兰先生的身影,后悔与激动交杂,如果再来一次,她一定不会让先生失望!

    “今天讲气府论,在此之前,我先抽问几个前篇气穴论的问题。”泽兰先生眉眼如黛,身姿纤柔,气质却冷如冰,一眼望来,好几个弟子都心颤颤。

    “苏洛浅,脏俞.腑俞.热俞.水俞,有多少穴?”

    诸位弟子闷声偷笑,这苏洛浅十有九次回答不上来,此次恐怕又要被教训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起身回道,“脏俞五十穴,腑俞七十二穴,热俞五十九穴,水俞五十七穴,共二百三十八穴,”

    泽兰先生又问,“治热病的五十七穴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精气聚会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大禁之穴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天府下五寸处。”

    “气穴乃行针之处,若豀谷会合部位被邪气溢满,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导致营卫不畅,腐肉化脓,败坏筋骨,用微针疏导邪气即可。”

    泽兰先生脸色好了些,“没白抄。”

    苏洛浅麻木了,她好像还是不会。

    说到气穴,自己应该是她封住了气穴,若她能了彻全身经脉气穴,指不定现在就能冲破被封的气穴了!

    苏洛浅脑中划过闪电,惊得浑身发热,对啊,她为什么不自己试着冲开气穴,快,快想想昨晚抄过九遍的经络图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