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代替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苏洛浅耷拉着脸,怏怏倚靠在同行好友身上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啊,我听说是有人入侵院里了,可也不用把我们都遣回舍间吧。”夏半月精神头十足,显然对这件事有不小的探知欲。

    苏洛浅显然神思出游,叹道,“都把我们遣回舍间了,为什么还不忘罚我抄书啊,二十遍呐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穴那个穴都记住啊,你看看你都被罚多少次了。”夏半月点她脑袋,“谁让你选了医门,连人体的穴道经脉都记不住,还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错我的错,不如你先帮我抄十遍?”

    “休想,我跟你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帮就不帮。”

    苏洛浅和夏半月进入四人间的院落,还有两位邻居也已经回来了,正在讨论这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四人说了一通话后各自回屋修炼,苏洛浅认命地拿出医书,翻开空白的本子,找出炭笔,一抄抄到天黑,甩了甩手,还有十一遍!

    “洛浅,我帮你带了饭菜来!”夏半月在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有良心这东西。”苏洛浅一边感慨,一边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院落里的灯火不知何时灭了,她的眼睛长久盯着纸笔,些许酸胀,一时没看清夏半月的脸,只是下意识嘀咕道,“你是不是往鞋里垫东西了,怎么...”

    苏洛浅脸色突变,然而不等她惊叫,一只冰凉的手捉住了她的腕子,她像是被扼住了什么命脉,浑身不受控制,连喉咙都喊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垫东西,不是和你一样高么。”湛长风把她推进屋里,锁上门。

    苏洛浅目光微颤,难不成这人就是侵入院中的凶徒!

    她想干什么!

    她只是个入院不到一年的小弟子,身上连百块灵石都没有!

    湛长风打量眼屋子,屋子里外两间,里面是卧榻兼书房,外面是一副桌椅,地方小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在干什么?”湛长风注意到她手上的墨迹,便将她往里间带。

    苏洛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她明明不想走,但是被这人轻轻一拉,双腿便不受控制地跟上去了,尽管她腿软得想要跌下来!

    不!不要去卧房!

    天呐,她到底想做什么!

    湛长风回头看她,她已经泪流满面了,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,“这点承受力也敢学医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撇头拿起桌案上的医书,坐在宽大的椅子里,随意地翻看着。

    空气里静寂无声,只有泪珠划过脸颊。

    苏洛浅觉得她在酝酿什么阴谋,也许某个时刻就会原形毕露,一刀杀了自己或者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也许还要挟持自己,逼迫先生们放她离开!

    她才十三岁,就要这么英年早逝了吗。

    苏洛浅悲从中来,在心里嚎啕哭泣,可她不能动也不能出声,像个提线木偶一样。

    长久的静默叫人崩溃,苏洛浅一边提心吊胆,一边期待有人过来,她格外期待能听到屋外传来不一样的响动,然而自己的期盼没有实现,那道冷淡的声音却再次出言,惊得她寒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我也挺想学医的,可惜医者救得了一时的命,救不了殆坏的局势,更不能完成我心中的事。”湛长风微笑,“不过我想借你几天时间,让我体验下百草院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借,怎么借!

    对了,她说她们一样高,难道她要剥下她的皮做人皮面具?!

    这是何等丧心病狂。苏洛浅感觉自己都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我解开你的哑穴,你跟我说说,你明天的行程和你的先生同窗们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起身在她后颈的穴道上按了一下,随之而来的是破喉咙的尖叫。

    等她换了好几口气,叫了几阵后,湛长风道,“外面人听不见的,你还有朋友就住在隔壁是么?”

    苏洛浅惊恐道,“你不能伤害她,你有什么事冲我来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说说你明天的课程,还有你认识的那些人,要详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说,你不能伤害其他人!”苏洛浅快速转了圈心思,只要她错漏点东西,肯定有人能发现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明天早晨首先要去...”

    湛长风管她口中怎么说,放开了心觉去听她心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洛浅刚刚就叫得嗓子哑了,现在又说那么多话,说着说着就噎了下,她小心瞅了眼半阖着眼似神游的人,只觉这人像是沉在黑暗里,莫测非常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湛长风抬了下眼。

    苏洛浅磕绊了下,尽管心中愤恨,却也别无他法,唯期望自己的好友老师能替她报仇,不枉她付出这一条命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苏洛浅表示自己该说的都说了,眼一闭,心一横,只想要个痛快。

    却听她道,“你喜欢柜子,还是床底?”

    “呵,左右不过一具躯壳,埋哪都一样,随便你!”苏洛浅知道自己要死了,胆子也大了,睁开带着血丝的眼狠狠瞪着她。

    湛长风想了想,“那就床底吧。”

    你敢睡上面,我就要睁着眼盯着你!死都不合上!

    苏洛浅凶恶地看她掀起床板,铺了条被子进去.....呃.....铺了条被子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耍什么花样?”苏洛浅心颤,难不成嫌死太便宜她了,要囚禁折磨她?!

    湛长风将她放进床底,又封了她的穴道,“你有权力知道我用你的身份干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能让你看到我的一举一动。”湛长风手里有两颗宝石样的圆球,里面都是镜鉴魂印,只不过这两个魂印相通,能同步她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将一颗镶嵌在了床底板上,床底板合上后,正好悬在苏洛浅的眼前。

    还有一颗被她挂在了胸前,像是寻常饰品。

    黑暗覆下来,苏洛浅看到那颗圆石中出现了她卧房的画面,那个人正走向桌案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传音入耳,“为报答,我替你将剩下的十一遍抄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谁要你抄了,我宁愿自己抄!而且字迹都不同!

    画面中铺开一张白纸,苏洛浅瞳孔紧缩,那一笔一划,竟跟她的如出一辙!

    此人莫不是跟踪她许多时日,连字迹都模仿了!

    对的,她说她想要在百草院生活,她早就谋划好了,要代替自己!不光要代替自己,还要让自己看着她用她的身份生活!世上竟有如此恶毒的人!

    苏洛浅悲悲戚戚,只愿好友老师能识破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湛长风不紧不慢地抄完十一遍医书,动了动手腕,抬头望向窗外,已经天光乍破了。

    “洛浅,醒了没有,去吃早膳了!”夏半月活力满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阖下眼,再睁开,怏怏娇柔,“什么醒不醒,我压根就没闭过眼。”

    床底的苏洛浅昏然骤醒,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..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