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乱斗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朱红媚好歹也是筑基巅峰,只要不是碰上她这种有特殊手段的人,不惹大势力,基本横走恒都。

    很快,湛长风就知道她出什么事了,这位直接打到百草院了。六院之一是那么好惹的吗。

    百草院在齐峰山,此时山门下法术光华源源不断,筑基期的威力一波波压开去,惹得赶来看热闹的修士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,还有人,不,还有妖敢来闯百草院的山门?”

    “百草院又出来一位筑基,这都三个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妖修好强大,以一抗三啊。”

    朱红媚祭出一颗宝光四溢的珍珠悬在头顶,手中两段红绫翩然若舞,却杀气昭然。

    宝光之中,百草院的吴山几人感觉到了一丝神魂上的虚弱,目光不由炯炯,这难道就是洪源宝珠!

    “妖道,还不快束手就擒,否则今日就要你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朱红媚一反常态,眼红似有癫狂,手段愈来愈狠辣,红绫如蛇如龙斜飞横刺,招招索命!

    吴山三人一力相抗,拳.掌.术法合纵连横要锁住她的行动!

    这大斗吸引了不少修士前来,却因那方被布了结界,听不到里面人在讲什么,是何起因,只能自己胡乱猜个一气。可把他们心焦坏了。

    “噫,怎么是她?”青灰衣衫的老者抚须讶然,同行的儒雅修士疑道,“师兄认识?”

    “算不得认识,”青峰子摇摇头,本来是应邀到百草院炼制丹炉的,却碰见了这幕,他转头向看热闹的修士们张望,正见一人从道上而来,自然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湛长风回应了声,瞥了眼朱红媚和三个筑基的战斗,走向青峰子。

    青峰子身旁还站了个儒雅的中年修士,也是筑基修为,同样颔首见礼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弟卿连子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卿连子。”卿连子着实好奇,按他师兄的地位,能让他主动打招呼的人屈指可数,今儿怎么又出现了一个,还是以友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清虚。”

    青峰子本以为湛长风是去帮那红衣女子的,然现在一看,又好像不是,“清虚,这是怎么回事啊,要不要帮帮她?”

    湛长风诚实道,“其实我与她相识也就比你早了两个时辰,她委托我帮她找被人偷走的孩子,我便帮她施了追踪术,没想到她找到百草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青峰子和卿连子俱都讶然,那意思就是百草院的人偷了小妖,被找上门了?!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敛声,附近的都是修士,自然全听见了,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“看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,百草院不地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那么拼命,搁谁谁急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百草院的丑闻,青峰子慎重道,“会不会出错?”

    湛长风挺谦虚的,“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,不过我用的是灵魂追踪术。”

    灵魂追踪术要是会出错,那么其他追踪术就该自断法脉了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修士们传音传得起飞,骚动不已。

    百草院的一个修士自然也听到了,顿时朝湛长风吼道,“百草院绝无此等行径,休听人造谣,皆是这女妖自己上门挑衅!”

    湛长风淡然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那修士见状底气大增,“无话可说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道友?”卿连子唤了声疑似发呆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怕我说得多了,害那小妖被毁尸灭迹。”可能已经出事了,朱红媚那状态,可不像是打红眼的。

    说完湛长风眉头一皱,踏入战圈,吴山烈掌扫来,大喝,“闲杂人等滚开!”

    湛长风甩开袖子,将他抚走,一指点朱红媚的伤口,朱红媚吃痛,“你干嘛呢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。”湛长风点起引魂香,以她血为引,施展魂踪,一条血烟如长虹贯日,射进百草院内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沸腾了,“我有没有看错,她一挥手就把那个筑基修士摔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追踪术的痕迹吗,果然是通向百草院的!”

    但那又怎样,百草院之中有脱凡修士坐镇,防御阵法也不是好闯的,朱红媚已经吃过一次亏,知道硬闯不得,便抛出一块令箭,洪亮之声几乎响彻半个恒都,“百草院趁采真节之际偷走我娃,今日珍珠岛向百草院宣战,半个时辰内不完好地交出我娃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!她是珍珠岛的妖!

    珍珠岛可以称得上藏云涧药类的一大来源地,牵连的势力众多,但要比百草院还是比不得的,毕竟百草院乃杏林之地,这年头得罪谁也不会去得罪医者。可这次百草院有错在先,实力先不说,只凭声望一项就不敢让他们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吴山狠狠皱眉,环视了圈愈来愈多的看热闹的人,急急朝院里传音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何事!”拄着盘龙拐杖的老妪负手踏进议事厅,隐有怒气。

    在位的各门掌事连忙停下争吵,恭敬道,“院主,您出关了?”

    “再不出关,这百草院怕是要没了!”老妪坐上首位,威严地注视着大堂里的人,“来说说清楚,一字不漏。”

    一个白衣女修语有不耐,“院主,这事您得问陆掌事。”

    “王掌事,你要是觉得耽误你事了,就走好了,也没人让你来。”陆元朗喝了口茶,慢腾腾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吵到我写诊书,当真以为我有空管你们惹的屁事。”王艳艳一脸“老娘不伺候了”,朝老妪施了礼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老妪头疼,一个个翅膀都硬得厉害了是吧。

    “陆元朗,你将事说清楚!”

    刚那位离开的王艳艳是医门的掌事,这陆元朗是炼丹门的掌事,还有一个从始至终淡然喝茶的是炼药门的戚如风掌事。

    戚如风笑眯眯地给老妪沏了一杯茶,“您先消消气,这事儿,还真怪不到我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对的对的。”陆元朗道,“那妖道听不懂人话,不知怎么就在山门跟我们的弟子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老妪不为所动,“那血烟是怎么回事,她是来找什么的?”

    陆元朗面有难堪,“这和门下一弟子有关,他去珍珠岛参加采真节,机缘巧合之下带回一只小灵蚌,您也知道,契约灵宠乃是常理,他见小灵蚌挺喜欢他的,自己也欢喜,就打算和小灵蚌签订契约,却不想今日被妖早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垂眼听着,不做评价,只道,“既然母亲找来了,就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陆元朗似为难,“这样还回去岂不是坐实了偷窃一事,让天下人怎么看待我百草院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将这件事处理好!”老妪严厉道,“你带着那门生亲自向人家道歉去!”

    “院主您放心,珍珠岛是绝对不会和我们为敌的,”陆元朗恭声道,“那妖也不过是依附珍珠岛的蚌妖,我已经亲自联系岛主,让他前来处理此事,另外这还怕是不好还了,那门生已经和小灵蚌签下契约。”

    “阿朱?!”

    湛长风看见朱红媚脸色狂变,刚刚还知道拿珍珠岛出来威胁百草院,现在又要拼死往里面闯。

    湛长风也怕她惹恼了院里的高手被轰杀,伸手将其拉住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强行结契,他们在强行结契,阿朱很痛苦。”朱红媚反手抓住湛长风,“再帮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要把妖兽或妖契约成灵宠,一般是在其刚出生懵懂无知的时候订的主仆契约,通常情况下以妖和妖兽的烈性是不屑和人类签订契约的,且灵宠契约的发明是妖族和人族最大的矛盾点。

    而要把有自主意识的妖或妖兽收服,除了利诱,只能将其折磨到崩溃,然后强行结契。

    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强行结契?

    “你刚刚是怎么和他们打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....”朱红媚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,想也不想快语道,“我刚是递拜山帖进去的,和掌事人描述了番偷娃贼的模样,但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娃在被虐待,我就要闯后院,却被他们联手打下山来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思虑不过一瞬,忽然问,“珍珠岛和你娃哪个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我娃!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湛长风弹指间落下数道雷,守在山门口的一众筑基瞬时被劈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朱红媚和湛长风快速地朝血烟终点奔去。

    这番闯山门的举动把百草院和看客都惊得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快快通知掌事!”

    “启动防御阵法!”

    “卧槽,怎么突然就闯了?!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雷法,新秀榜上好像没人会雷法啊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