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引魂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公孙芒见湛长风和青峰子相谈甚欢,没有过去打扰,直到船将靠岸时才和武道院几人一起上前,“此番多谢前辈帮忙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回道,“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瞧着湛长风和朱红媚下船离开,少男少女们隐隐有点激动,“前辈气质好棒,虽然有点冷,但完全没有盛气凌人的感觉,反而有种超脱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筑基应该很早,面容不过十六七呢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很沉淀很稳重,实际有百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物应该出现在新秀榜啊,不知道是其中哪位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其实走得还没多远,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话,没放心上。只是今次遇到袁桥和公孙家的人,让她对武考时自己测出的根骨以及中毒一事有了些揣测。

    根骨的事她已经放下,相比资质,她更相信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过,就是不知道公孙家在恒都的手有多大。

    她其实已经算是高调了,在默默无闻.装弱者和显示才情.站于人前间,她无疑选择了积累名望。

    没错,积累名望。

    一方面她要为打通神州武道做准备,一方面她确实需要属于自己的势力。改变自己,哪有改变世界刺激。比起清修,她显然更喜欢霸主榜。

    另外有时候,高调也是种伪装。

    当然,像朱红媚这种高调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朱红媚风姿绝美,带着成熟的韵味,走在大街上活像是来考验人道心的,偏偏自己不知觉,谁看过来就丢一道威压过去,没走出十来米,整条街都知道有个筑基前辈在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朱红媚委屈啊,“在珍珠岛,没人敢这样看我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也觉她没什么错,只好道,“人心险恶,不要太引人注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帮我找娃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湛长风去店里买了引魂香,带着朱红媚找到花种店。

    乌晓正在店里,陡然看到湛长风差点没认出来,“老板,你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乌晓比一年前更加成熟自信了,他很能调整自己的定位,但又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湛长风应了一声,“这里有空房间吗?”

    “后院一间住了伙计,一间住了我,还有一间空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湛长风领着朱红媚到房间里,“血亲间是有灵魂牵引的,我等一下会施法攫取你的灵魂气息,你不要反抗。”

    朱红媚心急如焚,没有犹豫,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湛长风的第四个魂术——魂踪。一种灵魂追踪术,初始需要东西为引才能找到相应的灵魂,等她学的足够精深后可自行追魂,无需凭借。

    湛长风抽取朱红媚的一丝灵魂气息,转嫁到引魂香上,点燃。

    “你拿着香就可以知道你孩子在什么地方了。”湛长风想了想还是告诫道,“如果对手强大不要硬拼,或许可以找珍珠岛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朱红媚目光泛冷,拿过引魂香就跑了,“我一定会让偷娃贼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肯定没听进她的话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再去管她,只是顺手帮忙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乌晓拿着一年来的账目让她过目。

    湛长风随意翻着,发现这家花种店收益不错啊。

    “有遇到什么麻烦吗?”

    乌晓垂首歉然,“初始因为我的个人缘故,有人过来砸场子,但现在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那留影石被邱贺拿回去给宫河看后,他确实借“假死”安逸了一段时间,但开店必定要露面,被发现是早晚的事,不过他手里拿着复刻的留影石,撕开心伤,找宫河“谈”过后,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乌晓万没想到宫河是嫉妒自己修炼快.天赋好才这么设计自己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大概能猜到事情过程,没去多问,她只要看到乌晓能正视他自己这段经历就行了。花种店只是其次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半张纸放到桌上,“这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乌晓眼神颤了颤,这正是那天被邱贺撕碎的稿子。他摩挲着纸张,眼神有点心疼,却还镇定,“是我写的,老板这是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打算继续写吗?”

    乌晓怔怔。

    “我今后打算开一家书斋,通南来北往之事,集古今轶事,你觉如何?”

    乌晓猛然盯着湛长风,却不能从那张淡漠的脸上看出分毫,“老板的意思是,贩售资料?”

    此子敏锐。

    湛长风道,“目前我只是想让各地间的消息通达些,比如将三小榜背后的事迹变成文字传播,当然,赚钱也是重要目的。”

    乌晓沉默几分,不能否认,他有点激动。他有个奢想,便是希望自己知晓百事,所有消息到他耳中,所有消息由他传出,无不知晓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这背后需要多大的实力支撑,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这后面需要极大的财力实力,如果老板有信心,乌晓愿以老板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淡语,“三年之后,送你上奇人榜。”

    “!”乌晓耳如灌雷,咧了咧嘴才稳下心神,“我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继续做你喜欢的事。”

    此事还不急,她只是提前试试乌晓的意愿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有合适的功法吗?”她可不希望浪费乌晓的天赋,好歹曾经是被君子院选中的。

    乌晓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修法道,原从君子院学了一篇心经,只是当初师父只给了我半篇,离开君子院后,也不能继续修习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去找找适合的功法,钱不够的话从店账上借出,顺便帮我留意下有没有比较好的武道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!”乌晓哑着声音,垂头掩去酸涩。这恩情欠大发了,只愿自己没有辜负她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还有,白狐呢?”她刚过来也没见到它的影子。

    乌晓的表情变得微妙,“呃...在晚来小筑。”

    “偷吃种子去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就是赖在那里,我带不回来。”老板你这样怀疑自己的灵宠好吗?

    花种店在安定街,背靠着花草坊市,目前的种子来源一部分是船上花店收购来的,一部分是找渠道订购的,售给各家花店和私人人家。

    湛长风看过账目和记事后,出门找白狐。

    挂在檐角的银铃轻响,未近先闻花香。

    湛长风还没走进晚来小筑的院门,一团白色就滚了出来,扒拉着她的外袍自己跳怀里了。

    “啊呜~~”

    湛长风摸摸它的小脑袋,看向跟出来的一只黄白相间的大胖橘猫。

    “大黄。”

    一人唤着声走出小筑,却不经意间对上湛长风看过去的视线,抚了下被风吹起的发丝,浅笑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清虚。承蒙贵处对白狐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女子还没回应,大胖橘猫蹲在地上,义正言辞发言,“原来你就是小狐狸不负责任的主子!”

    “...大黄。”女子将大胖橘猫抱起来,歉意道,“对不起,大黄被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喵,不给铲屎不给吃的饲养人都是坏家伙。”大胖橘猫表示深切的鄙夷,就是一张胖脸肉太多,透不出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白狐龇了龇牙,伸着脑袋叫。

    大胖橘猫冷哼一声,扭头蹿进花丛。

    湛长风瞧着它们这番互动,微微勾起嘴角,“看来我确实不怎么负责。”

    她疏冷又文雅,噙起笑意就是副墨色晕染的山水画,女子清浅的眸光也跟着染上笑意,“柳拂衣,道友可进来喝一杯茶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