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岔道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明寺和飞灵瀑在灵岩山脉,山脉下有条街道,客栈成群,售卖佛珠佛串佛玉的摊子更是四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前边有个村落,居住的都是佛道信徒,这些摊子也是他们摆出来的,佛气是有点的,不过道友感兴趣的话,可以去前面的抱佛斋看看,那边卖的是大明寺开过光的器物宝具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瞥过摊子上的小饰件,想到佛道对灵魂心觉算是专攻,可能会有温养灵魂的法宝,便道,“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乌晓将她引到抱佛斋,“道友,我去那边笑弥勒客栈一下,我预定的是明晚的房间,看看能不能改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按原本行程,是该明天到飞灵瀑,不过因为没去看朝天观就提前到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给了他一袋灵石,“我看今日人潮拥挤,恐怕难有空房,你先拿着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周到。”他也怕老板因着这番热闹坐地起价,也怕房间没了,还好自己这雇主性情宽和,不为难自己,如此,更得做好事情了。

    抱佛斋中熏香袅袅,门廊挂着黄色幔帐,进门是一座插香的香炉,后面一道绘着众罗汉的雕花屏风,转过屏风才到大堂。

    大堂中间两排矮柜,靠墙两处博古架,东西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妨看看这尊佛像。”

    此人穿着宽袖海清衣,手上挂着串佛珠,慈眉善目,是名持戒的在家居士。

    “居士何出此言?”湛长风虽这样问着,人已经顺着他的指向,到那座木雕佛像前了,近处观望,竟隐隐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居士只是浅笑,“佛看缘,缘因果,因善果,因恶果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指她有恶果缠身。湛长风没有生气,双手合十,低眉,“恶果已成,破去即可,居士有无解法?”

    “末学功力不足,未破因果,不能给道友解忧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我亦惭愧。”

    三大古教中的修行方式各有不同,佛教最早是修心觉神通道的,后分因果密宗.愿力密宗.心觉密宗,其中愿力密宗只需以众生愿力修已,所以尤为繁盛,其他两宗就显得凋零了。没想到在这山里,还有人修因果一道,此非大智慧不可得。

    这居士能看出她身负恶果,已然有些功力在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居士这里,有没有温养灵魂的宝具?”

    “温养灵魂的宝具实不可多得,末学这里并无,道友有意向的话,倒是有几件安神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能对我没有作用。”

    居士沉吟,“道友或许可去大明寺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走出抱佛斋后,陆续有几人进店来,这居士就微笑招呼,“道友不妨看看这尊佛像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不错啊,镀金的吧,多少灵石,卖吗?”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

    ....

    “拂衣,快进来,白叔说看到人进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跟踪的癖好什么时候能改改。”

    雨清晨拉着柳拂衣进店来,环视一周,叹道,“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居士上前,“两位道友可有中意,没有的话,不妨看看这尊佛像?”

    雨清晨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去,“咦,玉佛啊,开光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何来玉佛,不是一颗舍利子吗?”柳拂衣惑道。

    居士浑然一震,看向柳拂衣,时而皱眉时而微笑。雨清晨吓着了,这人病的不轻,忙拉着柳拂衣要走。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居士快步取出舍利子,递向柳拂衣,“你与此物有缘,请将它带走。”

    柳拂衣淡眉轻蹙,却也没有感觉到恶意,“有缘不敢当,我买下吧。”

    居士叹气,“也罢,收你一千中品灵石,算是了结你我因果。”

    雨清晨差点跳起来,“一千中品灵石,你抢劫呢!”

    一千中品灵石可是一百万下品灵石!

    就算普通筑基修士的身价也达不到百万。

    柳拂衣抚着手中的舍利子,心头有一丝悸动,再看居士清亮含神的眼,道,“好,一千中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姐们儿,我们还是先去一趟医馆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湛长风到笑弥勒客栈门口,正碰上向外走出来的乌晓,见他神色有差,问,“房间订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乌晓像是才看见她,一边还她钱袋一边道,“订了,一共五十灵石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收了钱袋,“我明日想上大明寺看看,你若有事忙,不必时刻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乌晓惊然,一瞬以为她知道了什么,但又觉她确实是个独处的性子,而且大明寺除了用眼睛看,也没什么好介绍的,“行,通向大明寺的山道只有北面山脚下一条,你从这里走过去就能看见了,需要找我的时候用传音鸟即可,我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房间钥匙先给我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到了客栈房间,焚香沐浴更衣,打坐了一夜。第二日,日未出前,慢步上山。

    这时山脚下已经有很多人了,推挤着赶上三尺山道。

    “佛莲还没开啊,是不是消息有误?”

    “唉,要不是飞灵瀑那边守满了人,连个落脚地也没有,我何苦来回上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抱怨的,我都来回三日了,瞧衣服都酸臭了。”

    也有几个信徒从第一阶就用三拜九叩的朝圣之礼跪拜上山,修士们没有推搡他们,一些人还跟在他们身后弯腰膜拜,求个佛缘。

    湛长风缓步而行,拥挤和糟乱没有使她皱一分眉头。到半山腰时出现两条岔路,一条通向大明寺,一条通向飞灵瀑。大部分人都朝飞灵瀑涌去,带走了一波喧闹。

    她往清静处去,身边就剩下几个信徒。

    山道掩在古树间,蜿蜒曲折,看不见尽头,常常有峰回路转之势。信徒拿头叩在石阶上,沉闷的声音和林中鸟鸣一样清晰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越过他们,只慢慢跟在后面,偶尔听听鸟叫,看看石阶上长着的青苔。

    她是不会有很多情绪的人,不是因为她想得不多,而是因为想得太多。正是因为想得太多,才需要全然的理智保证自己思绪的通达。而理智下的冷静和心无旁骛的安宁是两种本质。

    她曾经不是很理解这种了无牵挂又心存信仰的状态,就问白马寺的方丈。

    方丈说她心有猛虎,锐进却不能收刃。多看看美人和花吧,她们会让你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执行的可能有点偏差,因为她眼里的美人,都是经世之才,或者有经世之才潜质的人,见到他们,只会让自己更有野心。当然她也试图养过花,可惜并没有功夫打理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问题,只有两个是最难的,一是怎么让易长生苏醒过来,二是如何印证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在求道的路上,两难的问题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明明想盛世安泰,却要手握屠刀。

    明明说好言行如一,却又戴上假面。

    有时入戏太深,把握不准虚实.真假中间的那条基线,连自己都怀疑自己哪个动作是真心,哪个动作是应景。

    在先天大圆满进入桎梏,后天三宝即将化作先天三宝,离筑基只有一步之差时,她意识到,她需要找到真正的安宁,让自己出鞘的利刃,能够自如收回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