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以毒攻毒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两个分发药汁的修士见到她们,过来打了声招呼。湛长风想到那个被掳走的少年,“这里有发生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吧,哦对了,刚好像有几个药铺的伙计说店里少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,还有少人的呢,刚刚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挺急的。”

    前一刻,镇江关先后收到两条传音,第一条自然是湛长风的,大意是河贼在四层抓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镇江关此时被一个脱凡高手缠住,哪管抓不抓人啊,也不看看死都死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来的一条传音,却是气急败坏极为严厉地一顿吼,“我太叔家的少爷要是被人抓走了,你们全都等着死吧!”

    太叔家?

    他船上什么时候有太叔家的人了。

    镇江关狠狠地皱了下眉,脑中电光火石一刹那,飞身跳到船栏上,果见一艘小船正要行驶开去,立马跃下船,一掌扫开女修等河贼,女修也不过筑基初期,哪受得了他的力量,根本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追过来的河贼头子目光一沉,“镇江关,将他交给我,否则我便屠了你一船的人,看以后谁还敢坐你的船!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小子,何必大动干戈,这里的过路钱我可是给足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知道这小子多值钱!”

    三层窗口趴来一人,厉声吼道,“镇江关,你要是敢交出我家少爷,你也不用活了!”

    水浪涛涛,龙卷天!

    镇江关的脸抽了一下,望向船楼上高扬的“镇”字旗,他这名号屹立多年,怎可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接好你家少爷!”镇江关把人甩向太叔家的人,亮出雪亮的大刀,一道十丈长的刀光劈向河贼头子。

    河贼头子被他视死如归的气势骇住差点忘了躲,反应过来便是怒气高涨,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    两人又缠斗在一起,血花乱渐。

    湛长风听着上面越来越凶猛攻势也是无语了,水龙卷都要来了,全都杀红眼了,不顾天时是么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说话人手中拿着一个未点燃的火把,全身上下都蒙得只剩下眼睛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四层所有有行动力的人都是这副打扮。

    “管他们干什么,一帮废物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瞧着微笑的小姐姐,心肝有点颤,妈呀,千万不要得罪玩药的。

    “开始。”湛长风道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磷粉撒到火把上,火把自燃起幽蓝的火光,与烟雾一反应,烟雾里泅开一团绿色。

    这火把用的是她特制的燃料,产生的气体和烟雾反应会生成另外一种迷药。

    是的,她打算不管敌我先来个群迷。其他等把船开出水龙卷的范围再说。

    事先服用了解药的众人奔向各楼层,这种气体和烟雾的反应十分快,他们本来担心遇到河贼袭击,结果河贼还未见影,光听到接二连三的倒地声了。

    几乎不用一刻,全船惨白的烟雾就都变成了绿色,瞧着像是中了什么邪毒。

    正在甲板上和河贼头子打得难分难舍的镇江关心差点漏了一拍,河贼头子更觉不好,瞥眼就看见一个个河贼踉跄着跳进河里。

    “老老大,有毒!”

    镇江关心慌时收到传音,脸色顿时变得古怪,哭笑不得,“老贼,再打啊,我邀你同归于尽敢不敢!”

    河贼头子见自己的兵进去了,没出来的,大觉不妙,飞身逃跑,“这账我们以后再算,先留你一命!”

    “呸!”镇江关跌坐下来,捂着断臂,流了半身血。

    他大声吼道,“给我留个副手把舵,顺便把缠在桨叶的网除了!”

    “安排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镇江关望着施施然走上甲板的人,笑骂了声,骂完取下腰间的酒壶大灌了一口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喝不喝!”

    “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喝茶咯,我下次去籍兵山带一罐最好的云丝茶给你尝尝!对了,你说过你要开花种店,那一定喜欢花种,我遇到了全给你留着!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楼船摇晃起来,正重新启动。

    湛长风给他一颗解药后就进船舱了,“这烟一时半会儿散不了,前辈先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镇江关吞下解药,处理了下自己的伤口,把断臂包了起来,赶进船舱,发现众人已经在收拾残局了,迷晕的自己人放一堆,河贼放一堆。

    一个颠簸后,船动了。

    镇江关左右看看,发现自己没什么可吩咐的了。一切都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等烟雾彻底散去,水龙卷也已经歇下了,只留了一甲板的鱼虾。而湛长风也已经将所有解药配置好,让人分发下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想如何处置这些河贼。”

    “先弄醒吧,到时候找他们的头子换钱!”

    镇江关还是痛心的,船客死伤了八十几人,但自己的船员死了两百,伤了四百,其中大部分人是因为解药不够,屏息作战,最后积毒而死的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这次都是因为他们。”镇江关气道,“把他们放最后喂解药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无不可,毕竟这船也是遭了无妄之灾,损失巨大,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太叔家的。”镇江关随意道,“早有小道消息说,太叔家有个流落在外的旁支小孩,这次武道院测试,好像被检查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体质,这不巴巴地要把他接回去嘛,没想到上了我的船。”

    时运不济,还好得以回转。镇江关瞧湛长风简直像是在瞧自己的贵人,“这次多谢道友相助,今后你就是我镇江关的座上宾,有事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既在一条船上,帮人就是帮己,前辈不必挂怀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,我不记着,天记得呢,可别让我于心不安,咱年纪修为有差,但专业无差,给面子的话,咱就互称道友,这艘船你以后任来去。”镇江关说得是江湖话,神色却郑重。

    湛长风微微一笑,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对了,我们去那边坐一坐,我就怕他们醒来把你打了,嘿,你可真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没这个年纪的稚嫩,言辞自有风雅道韵,算不得博古通今也足以了彻世经,和镇江关这个年纪修为从事的对话,没有一分压力,倒叫镇江关真的将人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镇江关后来跟副手说,我与那老贼打架时注意到几个俊才小辈在下面奋勇杀敌,谢罪宴上也特意夸奖了番,但却不提她。因为在绿烟冒起后,在船没有我的主持下依旧有条不紊时,我就知道,有人是少年英雄,有人是英雄。力挽狂澜者,有目共睹,不需要我再去锦上添花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