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山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入夜,船行进大坝峡,两岸青山白猿啼,浪卷千层哭重石。船身渐渐有了摇晃之感,但很快被船员们稳定了下来。不少人走上甲板看风景,吹夜风。

    女英搬了个小板凳,一会儿说这山像公鸡,一会儿说那山像两个人,指着月亮都能看出张笑脸来,觉什么都新奇。

    真真一小孩。

    湛长风看她七八岁就有后天圆满修为了,比她当年都要高,出身也不差,不知道为什么会养成这种高傲又单纯的性子。

    船行过一个漩涡,猛然加速,女英没坐稳,摔了个屁股墩。湛长风摇摇头,“你的修为都干什么吃了。”

    女英拍拍屁股起来摆好小凳子,再坐下去就有点低落了,“我又没学过功法,怪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湛长风奇道,“你不会武技也不会法术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拜入上宗吗?”带艺投师总归是千难万难,得等筑基后去云水台通过法会试炼,然如果没有学过功法就简单多了,只要到云水台测试资质和道缘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倒是能解释她为什么现在就要去云水台了。

    不过女英托着下颌,略显迷茫,“我也不知道,我师长不让我炼功法,我觉得没意思就出走了,但我知道我要去找一座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山?”

    “嗯...”女英叹气,“也许你不相信,我也不知道那座山在哪里,不过它教了我一些特殊的术,我想接近它,找到它,我这样想的时候,我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念头,我要去云水台,然后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它在哪里,是如何学的?”

    “可它就在我眼里啊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恍遭洪钟灌耳,收回远眺的目光,定定看着她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大船一个高抛,浪水涌进来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人沸腾,“怎么回事,是不是触礁了!”

    船长洪亮的声音从瞭望室传来,“大家不要慌,前方出现大型旋涡,不宜行驶,暂停!”

    此时众人也听见愈来愈响的隆隆水声,仿佛龙吟虎啸,抬头便见不远处一个旋涡高速旋转着。

    “天,它是不是在扩大?”

    这旋涡直径已经到了十米,旋涡之上隐隐有风雨,不好,这是水龙卷的征兆啊。

    “转帆,回撤!回撤!”船长大吼道。

    大坝峡的水道不足以让这座楼船转身,只能将帆布换了个方向,变头为尾,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楼船一个震荡,停住了,“船长,桨叶被缠住了!”

    这艘船本就是在向下游行驶,桨叶工作一停,顿时朝旋涡滑去!

    “稳住,放钩放锚!”

    船两侧露出一个个洞口,带着绳索的尖枪被射入两岸山壁,沉重的锚也被抛入水中,船终于止住下滑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快去检查桨叶!”

    忽然一处传来打斗声,一看是些黑衣黑头巾水鬼样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船了。

    “有河贼,你们先回房间。”湛长风护着女英和白狐往船舱去,黑暗中一个个黑衣人爬上船,还有一批就势顺着绳索从山上滑到甲板上,未落地便丢出诸多迷烟弹。

    船舱的门不知何时被锁上了,根本进不去,甲板上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捂住口鼻,去瞭望室。”

    瞭望室也是船舵所在,船长看着外面的乱象很糟心,放了几个躲进来的人后,吼道,“下面怎么回事,守卫都上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船长,下面几层被混进了河贼,全是烟雾!”一个收到传音的船员惊恐道。

    这些河贼显然准备充分,船长看着外面的迷烟差点砸桌子,“就算屏息也要给我把他们杀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且慢,我知道怎么应付这些迷烟。”这些迷烟算不得高端,湛长风刚刚以身试烟就分析出里面的成分了,配置解药不难,然现在情况紧急,来不及配药,她也不多说,从玉坠里找出一种叫做天星子的叶子和一种叫做牛南的根须,分发下去。

    “将这二物含在嘴里可保持清醒约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船长眼睛一亮,“半个时辰足够了,小友能提供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八十份,剩下昏迷的人,我能配置水剂救醒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守舱,你尽可做,事了,我镇江关必有厚报!”船长让一人携半数草药去船舱送给其他护卫,自己带十数船员冲出瞭望室杀向河贼。

    这艘船能做环行藏云涧的航运,自然不是没本事的,船的硬件不提,单护卫就有数百人,其中不乏筑基,而这个船长,是脱凡境高手。

    河贼那边似乎也有个厉害人物,上来就和镇江关缠上了,战斗余波将烟雾搅得翻涌腾旋。

    瞭望室里的客人们只能干看着,本有几个人想出去帮忙,这下缩回脚步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友,我要开洞门了,你们后退些。”船副将草药揣怀里,打开地板上的圆门,下面伫着一根钢管,直通底层。

    这小门一打开,烟雾就涌了出来,船副盘住钢管倏然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湛长风关上洞门开始配置药剂,别人也不敢打扰她。

    逃进瞭望室的人里恰有楚芊芊,她没料到湛长风真是懂药的,想起自己先前胡诌的说新鲜灯囊也能入药的事,不由羞窘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本想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,但看到湛长风将藜芦青子放进煮药的砂锅里就不好了,“那个有毒,怎么能用来熬药?”

    湛长风控制着火候,不以为然,“有毒的药材很多,一样能祛病,少量藜芦青子的根,可以催吐。”

    楚芊芊不太相信,“我师傅说藜芦青子不能入药,我看过的方子里也没有用它入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”湛长风偏头看她,“我从来不看方子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喜欢配药,就是喜欢研究不同药性组合起来的效果,里面的规律和时而出乎意料的反应变化叫她着迷,所以让她看方子照配,简直是在扼杀她的兴趣。不过这大概也是她配出的药大多是毒药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那么笃定,带着专业医师特有的张狂,让楚芊芊一下难以反驳。楚芊芊对自己的水平缺乏底气,只能沉默。心中暗暗记下藜芦青子根的作用,等有机会去试试看。

    哐当~外面在砸瞭望室的门了。

    她既然连容颜和性格都换了,当然不能再用剑,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将中了迷药的修士救醒。

    恰时药成,她将药汁倒入几个空瓷瓶里,对众人道,“量他河贼再多,也多不过满船修士,请几人和我进入船舱救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船员率先道,“我去,熟悉点。”

    另有几个修为不错的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瓷瓶分给他们,“一人一滴足够了,也可投入十斤重的水中分喂。”

    几人冲她一抱拳,“有劳道友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其余修士忙道。甲板上高阶修士正打得起劲,河贼又多,怎躲得了,还不如下船舱干点事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话不多说,每层楼分配了些人后,立马顺着铜管下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