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面具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凡人就是没眼力界,拿着上品法宝级的储物空间当玉石,给他个一百灵石就笑得找不到眼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笑声溢出马车,小厮连连谄媚,“要不怎么说主子您福缘深厚呢,去收个地租还能碰到这种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切不可对付声张,你知我知便行!”男子挥了挥手让他专心赶车,迫不及待地要将玉坠祭炼变成自己所有了。

    这上品法宝级的储物空间里面的东西定然不会差,说不得他就此飞黄腾达不用看上面几个哥哥姐姐的脸色了呢,要再有本高阶的功法,呵,这浔阳的支脉家主可能得换他来当当!

    宗政浩心里着了火,连脸也烧红了,远看就像是长了褶子的圆苹果,他可等不到回家了,当下就变幻手法祭炼玉坠,只想得到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突然天降雷电,库擦劈开了马车。小厮回头看见一团黑,直接翻白眼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跃下树木,抽走玉坠,赶去和女英汇合。

    “如果要去云水台,需穿过齐柏,再沿绿江南下,快则一月,慢则两三月,你确定不联系自己师长,要自己跟我去吗?”

    女英郑重地点头,“他们对我虽好,却不会放我出门,这次我一定要成功到云水台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离家出走不止一次。”湛长风不会因为她年龄小就忽视她的意愿,只要她有自主选择能力,她就不会去干涉她的一切行动,全然尊重。

    显然女英虽在人事方面单纯了些,但灵智已经完备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先走一段路,等到下个落脚点买马匹。”

    她们在天黑前找到一间路边客栈,不出意外,湛长风又在客栈的门柱上见到了她的画像,这公孙家到底和宗政家许了什么协议,能让宗政家帮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?”见是两个半大的孩子,掌柜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两间房,另外帮我们雇一辆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二位跟小二上楼吧。”

    天色已经较晚,女英老早打起了哈欠。

    “让小二烧水上来,沐完浴就休息吧。”湛长风见她身无长物,就拿出一套没穿过的新衣出来,又装了些灵石给她,“也许不太合身,将就着穿,等到了城里再做几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女英一愣,扑到湛长风身上,被她拍开了,扭捏,“我就是想抱抱你~”

    “没事抱什么抱,”湛长风捞起白狐扔她怀里,“抱它去吧,我有洁癖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不知道谁在马厩蹲了一夜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。”湛长风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去洗澡。”女英拍拍白狐的脑袋,觉得手感不错,又揉了揉。白狐窝着装死,啊呜~

    湛长风坐下没多久,有人来敲房门,神识一探之下十分惊讶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余笙的表情在门开的那瞬凝固了,然后低头看看指尖缠着的一缕烟,继而微妙,“易湛?”

    湛长风让开身,方便她进来,见她身后没有人,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担心你怎么在公孙.宗政两家的封锁下出去,现在倒显得担心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惦记我,我怎能不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余笙欲笑还忍,看得她都觉辛苦,“你要不去外面笑够了再进来,这世人,果真是太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”余笙仔细打量了她那乱糟糟的头发和略显磕碜的脸,正经道,“相,品貌。人往往看中了你的容颜,才会想去了解你的内在,一如你刚刚的那句话,若用你的原貌说出来,我会很高兴,甚至能感觉到一丝丝温情,但若用你现在这张脸说出来,我会觉得你在自作多情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想了想,笑,“那是你不够单纯,你都不知道我长成这样,还有小姑娘闹着要抱我。”

    “咳,”余笙差点一口茶喷出来,她忙放下茶盏,推远,这个话题实在太危险了,“你过得挺滋润啊,看来我可以打道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不会只是赶来看我一眼吧?”药膏的时效要过了,湛长风干脆站起来将它全都洗掉,露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余笙在旁看着,点点头,“我觉得我还能聊一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余笙决定拐回正事,她先将食人案那事说了一遍,然后道,“你的事,司巡府没有证据不便插手,不过我能一路到这儿来,也是他们在背后帮忙。另外现在公孙和宗政两家联手封锁了旗岭流域,包括两家名下的所有城镇.村落.关隘.水道,对独身一人的十二三岁的人盘查得尤其严格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倒是有点数,早听说七世家同气连枝,现在只有两家通缉我,已经算是极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笙听出她的自嘲,“躲倒是容易躲,但你也不可能长久躲着吧,且他们的通缉罪名亘在前面,对你的前途总有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察觉到她的话中话,“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桂水的山坍塌是你干的吧,”余笙确实挺佩服她的,被人囚禁了,还能弄出那么大一手笔,“我们在找你时,顺手在凌江河那边救了几个人,听说公孙氏在炼人丹?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事,”湛长风面色严肃地拿出十几个瓷瓶。

    余笙打开一个瓷瓶,倒出一颗肉色丹丸,凝重道,“我以前从古典上看见过食人之族从生灵血肉中提炼力量以供自需,却没想到今时此法还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除了这些瓷瓶,没有直接证据针对公孙家,而我与他们本就是世仇,证言不可信,还容易被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。不过有这些瓷瓶在,再加上那几个被救的人,我有把握说服司巡府干涉公孙家,就算不能揭露他们炼制人丹的事,也能给他们找点麻烦,运作得好,将你的通缉撤销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一来人丹属邪术,本就是司巡府该管的,二来司巡府有亏,三来她察觉司巡府对湛长风特别关心,有这些基础在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余笙的眉微微压着,一边思索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人丹,神情认真而冷。

    湛长风低笑,“统考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余笙勾起嘴角,“正常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

    余笙放下手中瓷瓶,拿出一个匣子,“通缉撤销也只是少了点明面上的阻碍,我想在你和公孙家的事没有彻底解决前,他们是不会罢手的,这个面具本来是想帮你走出封锁,但也许,它的作用时间还能再长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通关玉牒,里面是空的,你可以自己录入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进城倒是方便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