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新程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待到又一个深夜,客栈的灯火都熄了,两人才从马厩出来钻到厨房找吃的。

    大小姐吃两口,吐一口,连带着湛长风的胃口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大小姐也很委屈无奈啊,“你试试盯着一坨屎几个时辰看,你试试带着满身臭味吃东西看!”

    湛长风炯炯有神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大小姐虚了,扭捏道:“你行我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去浔阳河里涮一涮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锅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笑,又问,“这里的治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问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贩子拿着画像满城抓人都没有人管?”这势力若不是背后和城主府有勾结就是实力太大。

    女英也见到出来追捕他们的都是些先天修士,这护院队的力量赶得上一些中型帮派了。

    女英也想不出大概,记起家中长老的谈话,表述道:“普通人干涉不了修士的事,低修为的指责不了高修为,只要有实力,就能无视一些规矩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了一个词,“对,他们说这叫做强者为尊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不太认可,“强者为尊应该后面还有一句,叫天行有道。”

    “强者自强,应当更加克制,而不是放肆。”

    女英:“强者不是更加自由吗,为什么还要被拘束,强者是制定规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自由不等于肆意妄为,真正的强者比寻常人更有底线,他们制定规则也遵守规则,因为规则本身代表的就是公正客观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拍拍稀里糊涂的小姑娘,“道心所至,自成天地,这便是大自在,便是众生眼中的尊威,其他不过是小打小闹。”

    她曾是一个民族的少君,不是因为她血统高贵,而是因为她生来为道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不用教,自然而然地就理解了,天地就是她的老师。

    湛长风是个乐于研究规则的人,所以看待新事物,她最先注意到的往往是它的存在原因.内部架构。

    女英半懵,于是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原想如果可以的话就向城主府求助,但我好像高估了这里的律法。”

    其实最初听那个小男孩说他是在睡觉时被人闯进家门抓走的,她就估计了两层,一是这些人背景大,二是城主府执法不严,目前来看,两者都有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借势,只能另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女英伸出手,又想戳她的脸。被她打开了,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咦,你的麻子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湛长风胸中一滞,逃习惯了竟忘了她现在易着容!

    但那也不行,她原来那张脸比这张的危险系数大多了,焉知公孙家没有找到宗政家领地来。

    关键还得出城把玉坠拿回来,否则她身无分文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你师长可以来接你吗?”

    女英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我打死也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个人要上哪里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女英小脸一皱,“我要去云水台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挑眉,“但是云水台在清寮国南面啊,你怎么跑到东面来了?”

    女英不可置信,眼眶渐渐盈出泪水,马上就要“哇”地哭出来,湛长风算是怕了她了,连忙捂住她的嘴,“消停点,我们还在躲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~”

    湛长风也不能丢下个七八岁的孩子不管,且她武道院的报到已经错过了,想想去六院其实也没什么意思,谁知那里有没有公孙家的人等着她。

    她对筑基的方式已经有点心得,如果能在近期突破筑基,还不如直接去云水台参加上界法会试炼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云水台,你不怕我卖了你就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女英抹眼泪,“我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值钱还要来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特别值钱,特别!”

    湛长风也不逗她了,她的实力已经恢复地差不多,天亮可以准备出城了。

    但是天亮上街,她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青楼护卫的影子没看见,倒是看见了城门口张贴的通缉,赫然是她的头像。

    “拿出通关玉牒或者牙牌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检查得那么严格?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上面写的嘛,偷窃公孙家重宝的贼人逃到我们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英拽拽她的衣角,“我的通关玉牒被他们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看样子真不能用真脸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得先去做一次贼了。”湛长风跟着进城的农人到一条小街上。

    藏云涧有少部分人是普通人,提不出精气神做通关玉牒,所以他们的身份证明是牙牌,仅是在木石上录刻了籍贯姓名从事,这是最容易伪造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偷拿了两个进城赶集的菜农的牙牌,用无心之术改变了上面的姓名出生。

    女英心挺虚,小声道,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日渐中午,赶集的人陆续出城。湛长风见那俩菜农开始收拾东西,先一步拉着女英混在出城人群里等检查。

    “把手搭前面那个老伯的箩筐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女英照做。

    守卫并没有起疑,只当他们是跟家人来赶集的小孩。

    离开一段后,城门口传来惊叫,“我的牙牌呢,明明进城的时候还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的怎么也不见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带了啊,兵爷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将两张牙牌上的内容改了回来,再用无心之术传了回去。无心之术,心想事成,论作用还是蛮大的,但是她现在实力太弱,就显得献祭的代价有点大了。这么弄下来,抽走了她大半真气。

    她们没走多远,路旁蹿出只白狐,头上顶着杂草,委委屈屈地还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湛长风无奈,“你也知道怕。”

    她拎起白狐摸摸它的骨头,算了,才两岁半的奶狐狸,实在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    女英看着好玩,“你养的灵兽吗,我可以摸它的毛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等等,跟我一样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白狐不太高兴,朝湛长风呲了呲牙。湛长风哪里惯着它,立马就把它放地上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突然心头一悸,有人在破坏她留在玉坠上的魂印!

    “你们留在这等我,我去去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狐瞧着眨眼飞掠消失的背影相顾无言,忽然女英弯起嘴角,伸出带着婴儿肥的白胖爪子...

    嗷呜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