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驯化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边三人津津有味地看着戏,等两小孩打得差不多了,男人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小男孩白嫩身体上的新鲜抓痕,嘿嘿笑了两声,和女人耳语几句,走过来将小男孩带走了。

    窄而长的门重新关上。

    小女孩哭着捶门,声嘶力竭地喊,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,明明是我赢了,明明是我赢了!”

    那犹如泣血的声音传染了很多人,没一会儿,这个小屋子里就充斥着铺天盖地的哭声.叫声.喊声。

    好像要把心肝脾肺全都呕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湛长风仿佛看见了被捣碎染黑后缝起来的灵魂,明明新生不久,偏偏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什么是御,掌握他的心理,引导他的行为,给他恩威,接受他的成败。

    什么是驯,让他跪下,让他爬行,然后,按照你的指令,直立。

    殷朝的王说,“对于我们来说,这世上只有两种人,子民,敌人,前者用御,后者用驯。”

    但一个伟大的王,他的御和驯从来都是不着痕迹的。

    那才是为王的艺术,湛长风从小就沉浸在这种艺术中,她自认学得不够精深,因为在这里,她看到了最赤裸裸的驯化——亲眼。

    施者恶意昭昭不加掩饰,受者不明不白反而追捧。

    而湛长风最无奈的是,面对这样简单粗暴白目的驯化局面,她竟无能为力。这种根本上的无能为力,不是她现在炸了这间青楼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咕咕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从后面在她耳边吐气,幽幽道:“你的肉好香。”

    那刻湛长风眼神一沉,放肆。她脚一点凌空翻身瞬时出现在了那人背后,将此人踹趴在了地上,一腿屈膝压上去,一手撑在这人头侧,阴测测道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在之前还可以称得上淡漠,但是经历了公孙氏的囚禁追杀,又糟心地目睹底层惨剧后,她现在要多狂暴就有多狂暴,这是种隐忍不发的狂暴,没人触她霉头自然无事。

    但好巧不巧,这小孩撞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又是久久的沉默,要不是被压的身体正在小幅度颤抖,她都以为她用力过度把人踹晕了。

    “别哭,说话!”

    其实这人刚出声的时候,湛长风就知道是那个傲得死去活来的小女孩,但那又怎么样。

    湛长风蹙了下眉,将人翻了过来,距离太近的后果,便是她能较清晰地看见小姑娘慌乱地拿手臂横在眼睛上,贝齿死死抵着唇,压抑的哭声被堵在喉间,成了小兽般的呜咽。

    然后她莫名其妙地心软了。

    不欺弱小,不得迁怒,不...湛长风默默背了遍宫规冷静冷静,然后再看小姑娘倔强抹泪的模样,心虚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殿下很不善道歉,她只能撤掉压着小姑娘的腿,让她哭得顺畅一点,然后盘坐在一侧,如同面对一份重要文书般斟词酌句,好在客观陈述实情的状况下起到表达歉意的作用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道歉这种事,她是没有经验的,她能知道自己的错误,但是绝对不会跟底下人承认,当然以前也没人敢要她道歉。

    不过女孩倔强的模样太像那个给她挡剑的赵氏姑娘了,这促成了她一瞬的心软,甚至滋生了哄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湛长风最终柔声道:“抱歉,我不习惯有人在我背后。”

    她难得低声下气,却像是打开了一个什么不得了的开关,明明想哭但强忍着死也不要别人看见她哭的小女孩突然“哇”一声,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那委屈劲儿,直戳戳地指着湛长风。

    所以我该干什么?

    一个懵,一个哭,俩倒霉孩子都尴尬了。

    女英谁啊,从小被家里人捧在手上的宝贝,清寮国有名有姓的大小姐,根骨天赋俱佳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她被关小黑屋就算了,纡尊降贵跟人打个招呼,居然被踹在地上,更可气的是这人还抵着她的背,威胁她。

    大小姐的琉璃心顿时碎得稀里哗啦,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她。但大小姐是不能哭的,大小姐要哭也不能让人看见。

    可今天,大小姐的狼狈是一个人造成的,也被一个人看见了,大小姐的委屈溢得连心也装不下。

    于是在那柔柔的一句算不上什么道歉的话后,大小姐的委屈终于兜不住了,连着和家人失去联系.被关在青楼的焦急和怕,痛痛快快.酣畅淋漓地都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哭得太忘我,一时半会也停不下。

    湛长风默默看着她哭了半个时辰,然后想,肺真好。

    等大小姐抽抽搭搭有了止哭的势头时,湛长风问:“你刚想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大小姐两眼泪汪汪地盯着她,然后“哇~”又哭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:“.....”

    我说了什么吗,我有说什么吗,我到底说了什么?

    藏云涧的小孩都那么不可理喻吗?

    湛长风不去理她了,管自己打坐。她知道她今天的情绪波动有点大,还总是想起政变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是被作为天子教导长大的,对百姓有种天然的保护心,见到这幅景象,难免不被触动心境。

    这刻她也深深地知道,她注定成不了避世的清修者,她要么再次成王掌握世界执写规则,要么成魔屠尽天下。

    就算诵了一遍遍的心经仍心有郁结,还有压制不住的暴躁。

    她好像化作了两个人,一个目下无尘冷冷静静地分析出逃可能性,一个叫嚣着“毁了它,毁了它”,去他么谨慎,去他么低调,全都毁了!

    湛长风被自己气火了,要是带着这种心性修炼,她还不如不修!

    不对,她到底在烦躁什么。

    是厌恶自己的无能为力,还是不喜欢他们对灵魂和生命的恶意玩弄?

    不,即使一无所有,她也不会让自己像个废物一样感到无力,她的自信和底气会告诉她现实会被她改变,不管是过去.现在还是将来!

    毁灭是最简单,也最愚蠢的事,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湛长风去除杂念,守住灵台,她还是高估了自己,竟因接二连三的挫折差点生了心魔。

    幸好反应得及时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她睁开眼,看着扯她衣袖的小女孩,“有事?”

    女英听她蓦然冰凉的声音,差点又哭了,这喜怒无常的家伙好可怕。

    湛长风也怕她再哭啊,耳朵疼。只能缓了脸色,“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...法...出去吗?”女英中间打了个哭嗝,又努力维持着严肃的小脸说了下去,大小姐的骄傲矜持隐隐有恢复迹象,但配着那湿漉漉的眸光.通红的眼眶,实在好笑。

    “嗯?”湛长风侧头,目光睨着她,似乎在惊讶她怎么会问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女英涨红了脸,大小姐能说在一堆哭哭啼啼的小鬼中,你那句冷酷无情的“门外没有人”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吗?

    女英在六岁就引气修炼了,夜视能力不错,她在黑暗当中很轻易地看见了各人的动态,而湛长风这个人,简直是从头冷酷到尾,合了大小姐的眼缘,觉得是个同道中人,可以一起商量商量逃跑的办法,就算商量不出来,待在一起也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安全感什么可以去见鬼了。她就怕她一言不合又揍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