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注定要成为黑历史的遭遇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轰隆,右边的岩洞冲出气浪,随即左边也发生爆破,大地震颤,岩石滚落!

    之前为了防止人刺探而下的禁制成了他们的掣肘,公孙正龙的神识不能在地下延伸,一时无法判断方向,“待着干什么,都给我进去找!”

    爆破接二连三响起,山体震荡,公孙正龙化作一道遁光以令人畏惧的速度在各个岩洞穿行,脱凡境强者的威压辐散开去,叫人颤颤。

    湛长风数到十的时候感应到了飞速接近的威压,迅速点燃手中最后一个震天雷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爆破的位置都是这个岩洞群的承重点,手里这个威力最大的震天雷给岩洞群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!

    轰~隆~

    山体坍塌,巨大的岩石砸落截断了即将靠近的威压。

    公孙正龙脖颈间青筋鼓胀,双目怒瞪,口绽莲花,射出一道金芒,这道金芒洞穿无数落石朝湛长风打去,湛长风无处可躲,刹那祭了无心之术瞬移到通道。

    “大佬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她压住无心之术的反噬,“砸!”

    一个大汉抡起铁锤砰然砸向石壁,裂纹蔓延开去,大水凶猛地倒灌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早有准备,抓着通道上的铁钩避免被冲走。

    公孙家的人却被冲了个措手不及,伴着大水.爆破.落石怎一个乱字了得!

    公孙正龙的怒吼被大水淹了,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待水势稍一缓,众人争先恐后朝凌江河游去。

    至此,生死有命!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立刻往岸上游去,下潜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坍塌的山中冲出一道光,公孙正龙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,凌空而立,“给我往河里搜,往岸上搜!”

    顿时好些条船开上了河,一队队修士地毯式铺散开去,运气差点的人,刚从河里冒个头就被抓了。人心惶惶!

    脱凡境强者的神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逮人那叫一逮一个准,只是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,不可能,她人呢!

    原来湛长风用无心之术把自己幻化成了一条鱼,朝下游游去了。

    桂水的这场大坍塌动静可不小,引得附近城镇的修士争相观望。余笙和帮手们辗转几个传送点来到桂水时,便见远处的山体缠着烟雾.水浪崩溃塌陷。

    那正是追踪术所指之地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一个人压了压草帽,救人迫在眉睫,情况又不甚清楚,都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。”余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施展风烟引,见术没有被打断,放心下来,人还在。

    “人在移动,应该是逃出来了。”余笙推测了番,道,“你们几人假装散修去凌江河下游逛逛,看看能发现什么,其余人跟我去齐柏城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游出十几公里后,终于支撑不住无心之术,冒头爬上岸,看了眼仍能见到影的塌方之山,跌跌撞撞地朝山林里跑去,用不了多久,公孙家的人马就会搜寻到这里,何况还有一个能在天上乱飞的脱凡境强者在。

    她一刻也不停地朝宗政族边界跑去,放开的神识陡然感应到一艘船靠了岸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胸腔火辣辣地疼,视野乱晃。魂力献祭后的后遗症要发作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计算着距离冲进宗政族边界,手上不断地从玉坠里掏出各种药膏往脸上涂抹,并且一边跑一边将自己的头发剪掉,跃下一处低地,把身上衣服换了,又连忙跑开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几个在山里巡逻的宗政家守卫听到动静,打起了神,“嘘,怎么好像有好几处地方有脚步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去那边,我们去那边,有问题放信号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背靠着一棵古树,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整个人昏昏欲睡。乾位一人,巽位一人,她咬破舌尖,执剑在手。

    “咦,原来是只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你看,那边放信号了,快走!”

    脚步声远去,湛长风不敢耽搁,此时她不能向人烟多的地方去,又要远离边界,只能往山坳子里闯,极不凑巧的是,一直用真气压制着的毒素这会儿快没心力去压制了,而毒素的爆发,加速了本就所剩无几的真气的流逝,腿脚都要软下来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时不支滚下山坳,朝自己身上点了几个穴位,封住经脉防止毒素扩散,只要不动真气,这种毒素就会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她扔了个杀阵出来,意识昏沉,眼前的景物全都对半开了。恍惚中她看见一只雪白的狐狸蹲在不远处瞧着她,额心生着赤色火纹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来由地想要叹息,也许是想到了撞树上的兔子,也许是想到了逆流而上咬钩的鱼,也许是想到了它又乖又哀的眼神,也许是想到了幻境中被剥皮碎肉烹而分食的白狐,“如果你是来找我的,守到我醒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志陷入识海,沉睡自卫以修复魂力。

    白狐跳上一块石头,卷起身子一错不错地看着她,每每有人声动静靠近,就去引开。

    叶落了几番,白狐百无聊赖地在湛长风附近打转,伸出爪子扑了张叶子,忽得一支棱耳朵,试探着朝湛长风接近了几步,发现之前的危险之意消失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阵旗失效了。

    啊呜~~白狐低低叫了几声,小心地拿头蹭蹭她,这一蹭就把原本盘坐的人蹭倒了,吓得白狐蹿出好几米。

    嗷~白狐挪过去嗅了嗅湛长风,立马炸开了毛,蹿进山林里去。老半天叼着几种草药回来放在旁边,扒拉她的袖子,可惜人不醒,又撅着小白腚释放出一股奇特臭气,人还是不醒。

    它急得追着尾巴打转,最后倏然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山下有个凡人村落,时有人进山挖药拾柴打猎补贴家用,白狐还有几分聪明劲在,本能地选了个普通妇人,将其引到山坳。

    妇人是进来收野菜的,陡见那么一只有灵性的白狐一步三等地勾着她,还以为狐大仙显灵呢,又惊又怕。但想到家里都揭不开锅了,死了算解脱,得了机遇是中奖,没什么好损失的,一狠心就跟着白狐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,这是哪家姑娘啊.....长得忒丑了。”妇人瞧瞧一头狗啃似的乱发和面黄肌瘦长麻子的脸,差点都不想看。

    嗷呜!

    白狐扒拉扒拉地上的草药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喂她吃啊,”妇人犯了难,“总不能生吃吧,我得把她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白狐歪了歪头,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妇人把草药塞进腰间的小竹筐,背起湛长风下山。白狐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
    妇人家在山脚一个茅屋里,进门老大一股烟味,“你咋又抽上了,省点钱买粮食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几撮碎叶子值多少钱!”干瘦的男人见她背着个人进来,皱眉,“咋回事啊,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...”妇人兴奋地把今天经历讲了一遍,,“兴许咱把这姑娘救了,狐大仙天天给咱送野味呢!”

    男人磕了磕烟,到门口张望了会儿,啥也没看见,骂道,“做什么美梦呢,哪来的狐大仙,要真是大仙还轮得到你救,充其量就是只有点灵性的小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啊。”妇人被那么一说也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能咋办,过会儿人牙子就来接四妞了,让人一起带走,收个七八十灵珠。”他又看了眼湛长风,“四五十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”妇人搓搓手,有点怕得罪狐大仙,又想要那四五十灵珠,于是就去将药熬了喂她喝下,算是给狐大仙一个交代,然后美滋滋地给她理了理头发,卖相好点说不定能得个六十!

    “等等,”男人眼睛一亮,从她脖子里摘下一枚玉坠,“真是狐大仙送财啊,这成色,能卖几百块灵石!”

    “哎,这里还有枚戒指!就是有裂纹了。”男人还想把墨玉扳指也撸下来,却怎么也撸不下,恨恨啐了口,“什么破玩意儿,要不是怕影响价钱,早把你手指切下来了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