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救援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大人,青白山姚俞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纪光头更疼了,“这都什么时辰了,他怎么不消停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避避。”云观居士道。

    “避什么,你还见不得人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她这不是怕不好交代嘛。

    姚俞先生和余笙进来见到云观居士大吃一惊,“人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云观是用传送石脱身的,易湛被困的那地方,有不少人在追杀她,恐怕现在已经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何地,又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姚俞先生冷声,“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纪光斟酌了几分,“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,据阵法师测量,传送范围在232.8公里,目的地在地下,具体方位.是生是死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干的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司巡府是不打算管了?!”

    “范围太大,我们也只能尽人事。”

    姚俞先生甩袖离去,余笙连忙跟上,“这便算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懂吗,这事他们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去找?”

    “没有目的能上哪里找!”姚俞先生停住脚步,眼里带着一丝遗憾,口气冷漠而强硬,“出了这社学,你该知道生死有命,修道界每天都要死个十几万人,哪有空管你什么时候死的,为什么死的,我们该做的都做了,已经算是对得起她了。”

    姚俞先生心里叹了口气,也许那信物只是由她手流落出去,去到该去的人手中,他身为守祠人,责任已经完成,余下的只要保护青白村就行了。

    世上事情那么多,哪能样样管到。

    余笙默然半响,看着姚俞先生的背影消失在司巡府大门外。

    “云观居士。”

    云观居士走出大殿便见那姑娘站在石阶下,远处的日头露了一线,清辉淡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回去?”

    “可以跟我说说事情的具体经过吗?”

    云观居士愣然,“你用什么身份来问呢,这可都是案情要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余笙想了一会儿,笑,“可能是单方面惺惺相惜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相惜可没单方面的。”云观居士瑶瑶头,“你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云观居士的厢房,云观居士大致描述了一遍当时的情况,其实也好奇她能问出个什么来。

    听到地下岩洞群时,余笙紧接着问了地形地貌和温度,“距离232.8公里的溶蚀性地质,房山营村.张界武原.贵阳濉河.灵犀桂水.织金官寨...”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,云观居士在旁听得不由紧了呼吸,喝了口茶压压惊,心上冒出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咳,”云观居士见余笙看向她,脸色不变道,“你知道易湛的来历吗,了解一下可能会对你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她原姓易名湛,是神州殷帝国的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么。”余笙双眸微荡,若有所思,结合她的气度学识,倒不吃惊她的真实身份,不过对于神州,自己知道的不多。

    她忽得想起前两年司巡府和公孙家的扯皮,扯的就是神州政权。

    “公孙家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余笙眼微眯,232.8公里.溶蚀性地质.公孙家,灵犀桂水。多么简单的推测,司巡府难道没想到吗,无非是想到了,不好出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第一次玩政治,玩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易湛此次遭了诬陷不说,还是司巡府亲手将她推进险地的,我想司巡府不会袖手旁观吧。”

    云观居士脸色似不虞,“事已至此,人迹难寻,我们也有心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能助一臂之力呢。”

    司巡府不想耗费人力时间,在得罪一个世家的情况下,营救一个生存希望渺小的人。但又不愿失了公道。纪光的想法就是最好有人代表个人立场去做这件事,他们从旁提供些信息帮助。

    本以为姚俞追得那么紧,会一直查下去,没想到过了这道门就放弃了,反而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但以余笙的力量恐怕进了公孙家的领地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云观居士思忖之下,立时打断了她后面的话,道,“你总不能让司巡府无头苍蝇般浪费人力物力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给你免费使用各地司巡府驻所的传送阵的特权,再帮你召集些人手,至于结果,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司巡府显然不想卷入斗争,余笙点到为止,没有再过多要求,“先谢您的帮助,对了,那只魅妖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我想提醒你的,”云观居士捧着茶杯,斟酌道,“地下一行后,我们对它用了些手段,知道了点事情,据它说,它是一个叫‘林钊’的半妖的相好,这林钊有吞噬人血肉灵魂后,化作此人的能力,罗照子便是被他吃了。所以你要注意点,也许你碰到的某人,不是真正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余笙记下,“您多久能召集人手,我想尽快出发。”

    云观居士看看天光愈盛的窗外,得,今日就别想休息了,“两个时辰后来领人吧。”

    余笙出了司巡府连忙赶到湛长风之前租住的临湖小筑,她需拿一样她用过的东西作引,到时好追踪到她的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结果余笙翻了整座小筑,硬是没有找到一件有用的,椅凳也好,卧榻寝具也罢,甚至是茶盏.碗筷,丝毫痕迹没留下。

    余笙瞥了眼空荡荡的书架,“这什么毛病啊。”

    这人把个人痕迹处理得实在太干净了。一时也不知道该夸她安全意识强,还是气结。

    无法,她只能去社学找她留在先生那里的笔墨作品。

    “谢秦师。”余笙拿到湛长风曾写下的一篇策论,微喜。这篇策论竟生了文气,以此为引,更容易确定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余笙。”秦焕叫住她,欲言又止,萧邵白的事着实不在他的意料中。

    “秦师不必多言,您和师娘对我的照顾我铭记于心,只是此生一行,还请让我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秦焕目光复杂,到头来,她也不在他的意料当中,“你所言的自己做主,就是放弃司天监的报到,去找一个也许已经死了的人?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最是光明磊落的时候,她知道自己有几率找到她,带回她,那么便会不顾一切地去做。

    余笙告辞,抽身,迅速而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范思远.李白茅.冷易安.冷于姿.落千山等人在集合的队伍里看见一人一马奔向远方,怅然若失,也许此后,就是殊途...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