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绝境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地下岩洞群里的通道错综复杂,湛长风沿着人迹寻找,迎面就碰上了山羊胡修士,此人捂着肩膀似乎受伤很重。说时迟那时快,一道雷就给他劈了过去,山羊胡修士手中的竹萧都没来得及举起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杀他,照例下了魂禁将他丢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一路寻去,陆续出现了些公孙家门徒和司巡府捕快的尸身,倒是没看见云观居士的,至少有二分之一的存活几率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公孙家那伙人找了一遍,确定没有遗漏后,寻起出口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在一条岩洞的尽头看见了扇石门,只是上面被下了封印,碰触不得。

    她用剑劈.雷轰轮番试了一遍都没有效果,当下不信邪,拿奇门起了一局,竟预测出这石门是地下岩洞群的唯一出口。

    湛长风回到炼丹房拎起那肥道士,“说,出去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着什么急,要想出去也简单,你先给我解绑,容我恢复恢复力气。”肥道士料到她已经查看过周遭,心里有了拿捏,顿时表现得跟二大爷似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察言观色,忽得勾起唇,却没有笑意,只是冷酷讥诮,“你在等什么,等外面的人察觉到不对劲进来查探?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命还在你手里,我还能说瞎话?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禁闭场,里面的人怎么可能出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怎么不听我说...”

    湛长风卸了他的下巴,随手拿了瓶药往他嘴里一倒,又帮他把下巴装了回去,“你有半柱香的时间告诉我你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呕,你给我吃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别走!”

    湛长风关上炼丹房的门,一剑斩开所有铁索,铁笼全部咣咣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大佬,你终于要救我了,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!”靳野揉着摔成八瓣的屁股不忘憨笑。

    湛长风透视了他的身体,发现他的穴道异于常人,所以针对他穴道的手段效果会削弱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被抓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...”靳野在湛长风的注视下渐渐低了声,咳了咳才严肃道,“那日我上翘楚楼和心爱的姑娘谈谈人生探讨探讨风花雪月,正打算实现生命大和谐的时候就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翘楚楼是谁家的书阁,你心上人也被抓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靳野攥着铁条整张脸都拧巴了,大佬未成年怎么办,她没听懂我说的怎么办,不过这翘楚楼确实有点问题,否则他也不会在这个鬼地方醒来。

    “翘楚楼...背后东家还不知道,我前心上人是翘楚楼的人员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听了,认真道,“看来她对你早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靳野痛心疾首,“都怪我太单纯,遇人不淑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问了他一点个人情况,又弄醒了十几个人,同样询问了一遍,发现他们出事的方式不尽相同,身份上却有个共同点,都是独来独往的散修。

    她主要是想看看公孙家的势力究竟有多大,目前牵出来的有翘楚楼.古道客栈和绿肺山上的一伙悍匪。

    同时她又根据他们出事的时间地点,交叉推测了这个地下岩洞群的大致位置。

    “灵犀?”靳野在地图上画了个圈,“这里确实是公孙家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“他爷爷的,真是这帮孙子!”几个暴躁的修士气得抄家伙就想去将山羊胡修士.林钊等人砍了,却被湛长风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不杀他们难消心头之恨,你拦着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都要一辈子被困死在这里了,还不允许我们解解恨!”

    “你们杀了他们只会死得更快。”湛长风冷目一扫,“公孙家是要将你们炼成人丹,此等毒术绝不可能暴露在世人眼中,换句话说,你们应该都听过命牌这个东西,若他们都死了,难保公孙家不会提前进来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靳野眼睛一亮,“大佬想得周到,你们谁能肯定外面没有公孙家的人时刻盯着,噫,到时候他们的命牌一碎,大队人马直接进来开火,我们逃得出去?!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怎么办,这里不是没有别的路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再去找找,不是说好些钟乳洞里有水潭吗,说不定能通到外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顺势道,“也好,你们出去搜寻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佬,那剩下这些昏迷的人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再弄醒,人多了乱。”

    诸人脸疼,立马想起自己刚刚醒来时乱叫,被揍得那叫一个惨。

    湛长风回到炼丹房冷觑着肥道士,他面色青紫,浑身痉挛,“我说,给我解药解药!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许是因为林钊的半身是吃人的异兽狍鸮,他的道种天赋是换命,只要吞噬人的血肉灵魂,就能将自己替换成那个人,得到那人的所有力量,而他只要突破脱凡,他不光能得到力量,还能将这力量剥下来,转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把我的力量转给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公孙家请来的供奉,我只是听差办事,真的真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“封印只对林钊放行,只.只要林钊修到脱凡境,他就能走出封印,然后外面的守卫再撤去封印放出我们...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灵犀桂水!”

    湛长风得到答案后晃了晃药瓶,“哪瓶是解药?”

    她给肥道士吃的是肥道士自己的毒药。

    “那那瓶贴着‘蚀骨毒’的是解药!”

    湛长风一挑眉,将‘蚀骨毒’喂给了他,果见他的脸色好转起来。但在下一息,他又开始吐起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好像拿错了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湛长风一点愧色也没有地趁他气弱,废了他的功力,然后收回捆仙索,“我想了一下,你唯一的价值就是保留性命迷惑外面的人,毕竟锻造人丹的炼丹师死了,会让他们立马察觉到这里已经出事。”

    她又将真正的解药喂给他,吊着他的性命,之后就不去管他了。

    靳野看见湛长风从炼丹房出来,上前道,“大佬,我们潜了几个水潭,发现那些孙子把能堵住的地方都堵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,难道要在这里等死?”一个叫竹潇潇的女修拧着湿透的袍子,脸色十分正经,就是肚子忽然咕噜了一声,然后好几人的肚子都跟着叫了,场面一度沉默。

    湛长风挥出一堆干粮,“石门那边的封印只能到脱凡境才有出去的可能,恕我直言,我们在场的人,想修到脱凡境,少说要十几年,这个可能可以放弃了,为今之计,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啊,大佬。”竹潇潇啃着肉干,十分利索地跟着靳野改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凿出一条路。”湛长风道,“我们现在是在灵犀桂水一带的地下岩洞群,属于溶蚀性洞穴,这类地质通常在河谷两岸,并伴随着地下水系,只要凿通岸或者凿进一条地下河,就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往哪个方向凿,如果凿进山里就白费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西北方!”靳野飞起眉毛,“灵犀桂水在公孙家辖地的西面,毗邻宗政家领地,我们要逃,只能逃往宗政家领地,万不能再进公孙家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点头,“把剩下的人都弄醒,最好三天内就凿出一条路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是不是太短了?”

    “只能是三天,不然等着死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苦头陀也死了?”公孙正龙拧眉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而且据落英城那边传来的消息,云观居士已经通过传送石逃回去了,父亲,他们会不会查过来,要不要转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地盘都不安全你还想转移哪里去,私人斗争,司巡府管不到!”公孙正龙道,“这筑基逃了也好,放禁闭场才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咱三个筑基都还在,计划应该已经在顺利进行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