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半妖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公孙家临时驻地

    “老祖,葛谷的命牌碎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正龙负手观望着山色,没有回头,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完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恺垂手低眉道,“应该是司巡府那个筑基修士干的,不过谅她逃不出这禁闭场。”

    “司巡府那边有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有,尾巴已经处理好,查不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查到了又如何,他们敢来!”公孙正龙哼了一声,“盯着点,这次绝对要拿到龙甲神章。”

    地下岩洞群

    先回来的是几个先天修士,一脚就踏进了幻阵,这阵用在他们身上可真是浪费了。湛长风出去将陷入幻境的几人杀了,此时没了幻阵的阻挡,风火山林阵就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她将风火山林阵暂时关闭,把原来地上的灵石放回原位,忽然石门咔嚓响了下,她将尸体往玉坠里一扔,跃进顶上的空铁笼,搭上铁门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罗照子和苦脸修士。苦脸修士第一时间去寻找湛长风的身影,看到铁笼里昏迷状的湛长风后才走进来,“葛谷呢,跑哪去了.....”

    待两人都踏进风火山林阵的范围,湛长风祭出阵旗开阵!

    阵中罗照子.苦脸修士跌入风.火.山.林四种境地,每一种皆是死境,他们若想破阵,得先破这四种境地。

    此乃四品杀阵,谅他们筑基也一时半会破不了它。

    湛长风视野一变,出现了熊熊三昧真火。呵,那肥道士竟然在用三昧真火炼化捆仙索。她跳下铁笼,并未进炼丹房,而是在门外念动捆仙索的法诀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!”绳索越勒越紧,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摸到自己的骨头了,这会儿竟被这绳索勒得骨头疼。

    肥道士立马收回了三昧真火,口中浮夸地叫喊,“我的错,我的错!”

    然他敏锐的眼睛却凝重地搜索着除了他外没有活人的炼丹房,心下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再管他,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阵中情况,苦脸修士和罗照子俱都祭出法器破阵,百般手段尽出。

    能量一来一往皆有定数,他们的破坏力越大,阵力消耗得越快,悬浮在四个方位的阵旗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卷起地上的灵石送向四支阵旗,灵石化成元气,稳定住它们的阵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苦脸修士被山石压在底下,四肢渗出血来,“林钊,救我!”

    林钊?

    这是湛长风今天第二次听见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原神州司巡府执事.公孙家的内应,就叫林钊,当时逃走后,并没有被抓捕归案。

    但林钊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而此刻,苦脸修士却对罗照子喊着“林钊”,这罗照子的大腿恐怕还没有林钊的胳膊粗。

    罗照子被火阵烧得秃了块头发,身上衣衫褴褛,散着焦味,他看着苦脸修士,眼神渐渐变得嗜血冷酷。

    苦脸修士脸色哗变,“不,不,你不能这样做,我们是同族!同族!”

    “同族?!”罗照子不屑地勾起嘴角,突然伸手扯掉了身上的衣服,他的嗓子里发出婴儿般的啼哭。

    苦脸修士眼中升起恐惧,想要后退,却被山石压住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湛长风提起警戒,看着罗照子双手双脚变成爪子,身形壮大,成了个人面羊身的异兽,那面孔,赫然是林钊的!

    “嘤~嘤~”

    林钊将苦脸修士拖出山石,啃咬着他的身体,苦脸修士大喊,“你杀了我,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为了家族。”林钊咀嚼着他的血肉,发出刺耳的婴儿啼哭。

    “林钊,你这个怪物,你这个半妖!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林钊先将他的四肢生吞了下去,没有即刻要他的命,直到他还剩最后一口气时,如鲸吸长虹般把他的灵魂吸出来吞噬入腹,再一口将剩下的躯体吞下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林钊的面目开始变幻,无数张面孔一一闪逝,湛长风看到了罗照子的脸,甚至看到了荆楚的脸!

    荆楚是在煌州军演那会儿,她征召来的一名先天,原是西满郡华阳派掌门,会赤虎白云掌,当时在邹廷危尸身上发现了他的掌印,似乎他暗杀邹廷危这件事是不争的事实,而他也确实在邹廷危死后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但现在在林钊的身上看到荆楚的魂魄,事情显然不是那样简单的。

    这林钊到底有什么能力,竟可吞噬人的魂魄。

    林钊的模样像是一种叫做狍鸮的异兽,有记载曰:其状如羊身人面,其目在腋下,虎齿人爪,其音如婴儿,名狍鸮,为物贪惏,喜食人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湛长风就知道他不光光是食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吞了血肉的原因,林钊的力量越来越强大,面目也慢慢停下变化,定格成苦脸修士,这时他的肢体开始扭曲变幻,直到完全变成苦脸修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吒!”胜于苦脸修士数倍却同出一脉的音攻攻向各个方位,风火山林阵阵眼受损,变得极不稳定。

    居然连能力也一样了!

    湛长风灵光一闪,差点骂粗话,这公孙家不会是让他吃了她好修炼龙甲神章吧!

    她自忖接受不了这种死法,一点也不心疼地卷起千万灵石往阵旗填元气。

    林钊身为罗照子时还是筑基初期,吃了苦脸修士后,堪比筑基圆满,要用此阵将其绝杀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湛长风只能先消耗他的力量,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林钊身上伤痕渐多,他疯狂地劈砍着源源不断轮换的罡风.烈火.山石.林木,眼睛赤红,渐有发疯之色,似乎兽性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湛长风还在往阵里补充阵力,原本地上小山似的一堆堆灵石几乎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“真尼玛烧钱。”顶上的铁笼群里忽然幽幽传来一声。

    湛长风凝眸望去,却见一个年轻男子虚弱地扒拉着铁门朝下观望,对上她的视线,还微微一笑,十分端正,但是说出来的话就骚了。

    “大佬,缺不缺小弟,不用喂吃喂喝,只要八百八十八块灵石就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湛长风没理他。

    “下品灵石,只要下品灵石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“别啊您,要不灵珠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....”

    “一百灵珠,不能再少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决定了,大佬,小弟姓靳名野,原是吕阳一破落道观的道童,可惜师傅死得早,只能一个人来闯荡这花花世界,别的不敢说,您杀人,我给您递刀,您挖坑,我帮您埋,绝对兢兢业业童叟无欺!”

    湛长风捏起一颗灵石倏然打中了他的昏穴。她之前也看过这里被抓的修士,全都被银针封住了气感,按理很难自己苏醒,这人倒是有点本事。就是太聒噪了。

    此时林钊重伤,湛长风心中一定,时机到了。

    九霄神雷荡诸恶,降妖除魔天地间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雷光凭空劈向林钊,直接将他劈晕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撤去阵法,走到林钊旁边,他已经恢复成了异兽之体。湛长风沉吟了番,用魂禁封印了他的神志,丢进了铁笼。

    随着苦脸修士身死,她手腕上的紫藤花印记不见了,而几个筑基死的死.缚的缚,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出去,以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身影的山羊胡修士和云观居士的去向。

    倘若真如肥道士所说,这里被外界封印了,想要出去,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