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追袭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七个先天圆满,三个筑基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边迅速判断他们的实力,一边在纵横交错的岩洞里穿行,试图拉开距离甩掉他们。

    砰~兀地她身边炸开一团烟,一双手抓过来,她看穿烟里的人,想也不想一剑横切,血雨爆散。

    “靠,情报又落后了,她连先天圆满都秒!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开阵,今日必须活捉她。”苦脸修士当机立断,指走几个先天。

    “终究只是先天,我们三个筑基还拿不下她?!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路太绕了,此子又半分气息都不显露,我俩不能准确找到她的位置,得你指引,着实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本该传送过来的时候就禁锢她,没想到司巡府的筑基也被传了过来,且她太警觉,逃得太快。”苦脸修士似笑非哭,声音似鬼嚎,“但你,休想逃出这个地方!”

    尖细的音浪扩散开去,瞬间切断了岩洞顶上挂着的石笋,一时方圆百米内的岩洞里都下了一场石笋雨。

    湛长风在石笋雨躲闪疾行,突然跃上一块正在掉落的石笋,紧接着着力一蹬扒住一个在上的洞口,这个洞口十分狭窄,成年人根本进不去,她却可以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苦脸修士追了上来,“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哼,以为这样就能逃掉了。”山羊胡修士摸出一根竹萧,急促的箫声幽冷而锐,教人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云观居士等人凝神竖耳,“你们听...那边有人,走!”

    天然形成的岩洞窄而棱角四起,湛长风匍匐前进的这当儿,光衣袍就磨损了好几处。

    所幸苦脸修士诸人的叫嚣渐隐,暂时应该追不上来,湛长风缓下速度思索对策,却忽听沙沙~沙沙~的响声,好似近在耳边。

    湛长风脸色一变,立即用手肘击穿身下岩层,掉到下一层岩洞,此时抬头往上看,就见岩土里钻出许多黄红相间的细蛇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想到了万兽图鉴中的古匪岩蛇,这是一种生活在土中,以石头为食的妖兽,被它的毒液溅射到会石化。

    那些古匪岩蛇下雨似的跌落岩土朝湛长风游来,苦脸修士三人的气息又近,湛长风飞快用纯阴之力扫出一剑,看也不看结果钻进另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“他爷爷的!”山羊胡修士肉疼地看了眼地上垂死挣扎的蛇群,吹动竹萧,更多的古匪岩蛇从他衣服下爬出来。

    苦脸修士,“那个方向有个幻阵,我们往左右包抄端了她!”

    湛长风猫着身子在矮洞中前行,尽头出现了一扇小门。

    沙沙~

    沙沙~

    湛长风撞开小门,掉到一间石室,石室没有一个出口,全是林立的书架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地拿起一竹简,上书:长生帝纪。

    长生皇帝者,承明之孙也,以承明三十七年正月生于上京。及生,名湛,姓易,承明帝眷之,尊号长生,加太子之位。年十岁,承明帝死,湛代立为殷皇,年号亦长生。长生皇帝初即位,尤重武风,立三府于煌州,后为武道圣地。

    帝为人,隆准而龙颜,湛然有神风,眸深灰,洞悉世事。仁而爱人,威仪八方,诸侯咸服。及壮,不立后位,身旁常伴一狐,朝中每谏言献妃,以国事推之。

    竹简哗哗响,湛长风一卷卷看过去,眉头也越锁越紧。

    十六年,涂陵.淮山.日照等西南诸郡有邪风,枉死者不计其数,有言曰:妖魔群舞堕苍生,胡言乱语祸朝纲。大臣谓帝宠乃妖所化也,请杀之,帝不允,遣御史方恒前往诸郡调查,方恒一去不回,残尸剩骨。

    十七年,邪风未止,安国公李瑁携内阁大臣凌晟.大将军于振明,率将士围皇宫,请杀白狐,时情危急,宫人默泪,帝盛怒之下,命禁卫军杀无赦。凌晟之子凌淮之逃遁至日照,策反西南诸侯,天下战起。

    十八年,帝亲征西南,染邪风,卧床不起,及八月驾崩,白狐守棺不去,悲鸣泣血,众将怆然。凌淮之带人中途截道,将白狐剥皮碎肉烹而分食,笑曰可长生矣。后帝棺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湛长风心脏钝痛,吐出口血来,霎时清醒,却见身上缚着绳子,再看周围,哪里是什么石室,分明是一个钟乳洞。

    苦脸修士嘲讽,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料你逃不过这梦缘法阵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挣了挣身上的绳索,发现此绳厉害得很,怎么也挣不开。一旁那不起眼的灰袍修士道,“别费心机了,谅你大罗神仙也挣不开我这捆仙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心平气和,“你们要杀我倒不奇怪,但你们要我的传承干什么,恕我直言,这传承挑人,你们没这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,别人有!”

    山羊胡修士冷目道,“休与她废话,剥离她身上的传承才是正事!”

    这传承还能剥离?

    湛长风头一回听说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她来说,显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先将她关押起来,你去召林钊。”苦脸修士说完,司巡府一众人从一个洞口出来了,戒备地观察着眼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苦脸修士等人带着湛长风往另一个洞口撤,似乎不欲和他们交手。

    湛长风:“等等,我估计我活不成,但不想带着罪名死去,你们能不能先跟对面几位澄清一下食人案不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别废话!”不起眼修士将她推搡进岩洞,“我先带她过去,你们解决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苦脸修士和山羊胡修士挡住岩洞口,盯着对面几人。

    云观居士认出苦脸修士这张脸,当初调查湛长风时也看过她以前报的一起刺杀案,其中有个嫌疑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公孙家的?

    云观居士蓄势待发,“你们策划这一切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吒~

    苦脸修士开口就是一记音攻,与此同时罗照子突然反水,暴起一掌劈向云观居士,云观居士早有准备反手祭出一面小盾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真是你,撤!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苦脸修士.山羊胡修士.罗照子追着几个司巡府捕快就去,各种法术.战技的交锋浑然像是在搞爆破。

    湛长风远远听着声儿,心下沉静,“你们想如何剥离我身上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不起眼修士将她推进一间石室,黑暗中浑浊的气息斑驳难辨,湛长风抬头见顶上吊着无数铁笼,人影重重却俱都没有动静,好似昏迷了般,下方是一地的灵石,即使在黑暗里也散着莹莹的光。

    “算你好运,还能多活段时日,”不起眼修士放下一个空铁笼,链条摩擦的声响在这方密封又寂静的空间里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三省吾心换无心,极意逍遥大自在!

    无心之术又称心想事成之术,湛长风在不起眼修士转身瞬间催术挣脱了捆仙索,透视堪破其灵魂弱点,以魂力一击而中!

    不起眼修士瞪大了眼,缓缓倒下。

    此人是筑基修士,湛长风对付他用的都是逼近自己极限的高端力量,虽一击必杀,但自己也不太好受,大半纯阴力被当做了无心之术的代价,本就不多的魂力瞬时枯竭,透视之能没有魂力支撑,短时间内也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太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