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下品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测骨石估计很稀少,两千多人排了一队,等待测试。渐渐有人站不住了,就地坐下休息,又或抱怨者皆有。

    湛长风排得不前不远,却也站了一个多时辰,终于轮到她,细看着青黑滑石,上面还有一格格刻度。

    石头旁站着两个裁判,一人拿着拿着名册,一人观察考生。

    观察考生这人是相师,将脸型身材从同、田、贯、日、身、甲、气、由进行评判,然后记下分数。

    另一个裁判是先前讲话的人,也是主考官,胸前的铭牌上显示着他的名字,叫袁桥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考牌交给袁桥,等袁桥从名册上找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将手放在测骨石上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依言放上去,手下石头温热,仿佛有一种吸力,一会儿,那几个刻度的颜色开始加深。

    袁桥点点头,将成绩记在名册上,又录在考牌上,然后将考牌给相师,相师说了句“品貌上佳,骨骼清奇”,也在考牌上记了分数,这才还给她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看,根骨下写着“下品”,品相下写着“九”,裁判也没说明具体标准,她不知道这两者到底是怎么算的,然她知道下品可不怎么好,按照常理她应该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她再如何也是在先天阶段就筑成了道胚挖掘了道种天赋。

    “这测骨石是不是出错了?”

    袁桥好笑,“测骨石是天生的,不会出错,你瞧瞧你前面一千人喊过出错吗,有根骨就不错了,下一个!”

    后面的等了老半天,这会儿急了,“好了快让开,别耽误别人。”

    那个相师解围,“有什么问题等此项考核结束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,怎么那么慢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前面的别堵着啊。”

    排队的人急躁起来,一刻也等不了,连连抱怨。湛长风瞧了眼袁桥,没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林武注意到这边的动静,等她回来就问,“刚刚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姚俞先生开一条眼缝,“哼,有的年轻人,没认清事实前总觉自己天赋很好,什么事都干得成,等事实摆眼前了,还不肯认。”

    “姚俞先生,”湛长风拔出了剑,“我想再认认事实,你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她先前不计较姚俞的态度,还真当她会一直惯着。

    “易湛,快把剑收起来,做什么呢!”林武忙阻止,“让人看了笑话!”

    姚俞嗤笑,立起身来,“你让开,我倒要看看她有几分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姚俞先生啊,你跟一个学生计较什么,这考核着呢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跟姚俞同时道,“那就到外面去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林武愁啊,眼见着他们真往外面走了。

    已经测完根骨的李白茅.冷于姿两人表情很微妙,那什么,他们还真要去打?!

    “你俩干嘛,留下等考核结果!”

    李白茅不高兴收回腿,“姚俞先生是筑基高手,易湛出了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冷于姿跟着点头,她挺想看看他们会不会真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姚俞先生知道轻重,你们安心在这里。”林武喝了一句,这些崽子咋那么闹心。

    姚俞.湛长风两人,一个看她不顺眼,一个看不顺眼,到了僻静处,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起先用的是后天圆满的实力,姚俞便也压制到了后天圆满,一只手还背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姚俞周身缠着玄妙的气,只手画圆就将湛长风的剑推向了一边,心中却是一惊,好精纯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湛长风的剑顺势绕肩回砍下去,陡然爆出了先天小成的势,姚俞目露精光推手向上,托住剑身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剑像是陷入了泥沼,不能动摇,她知筑基和先天存在差别,却没想到两者差那么大,以一窥二,她就算爆出先天大成的实力也很难打赢筑基,不过不试试,怎能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。

    但是姚俞显然不会按照她的节奏走,“你这一身剑术倒是像模像样,然我可不会跟你比武。”

    他身形后掠,如履平地般走上一个垂直而立的杆子,“我修的是法,心在何处,身便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姚俞一直走到杆顶,俯视着她,“我在这里,你能打得我吗?!”

    湛长风一剑砍掉杆子,姚俞跳到旁边的墙上,整个身子与地面平行,他定定站在墙面上仰着脸笑,以湛长风的角度看过去实在怪异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打得到我吗?!”

    湛长风提剑上墙,飞檐走壁,姚俞躲过一剑,哈哈哈大笑,疾步在墙上行走起来,好像在地上一样。

    但湛长风的轻功显然不能让她一直平行于地,没出一段距离便提气飞上墙头紧跟着姚俞,寻找着出剑的机会。

    姚俞微微抿唇,此子气息久而不衰,真气精纯,功底倒是极好,他先前以为这人小小年纪就到后天圆满是靠丹药堆积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姚俞先生,你知道武和法差了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姚俞脚下不停,侧头看向上方与他成直角的湛长风,这个状态她的剑是砍不过来的,便闲闲回道,“差了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...”湛长风突然停下飞奔,跳下墙头砸向姚俞,“一种弄不死你算我输的狠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的力聚在腿脚,犹如沉重的炮击冲撞下他的身体,姚俞先生眼睛睁大,立马身朝天空,两臂格挡,“砰”,身体晃了两下,一腿后撤稳住,但随即湛长风的剑向下刺向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!”姚俞凝力推开剑尖,翻身腾挪,一个筋斗落地,湛长风紧追而上,剑锋破空。

    “厮剑如此,还找我来学什么法!”姚俞两手抱圆遏住剑势,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“不论武法,我只学一个理字。”

    “哼,凭空说大话,理有那么好探究的?!”姚俞说话依旧不客气,却少了一分刺人的味道,他两指夹住剑身,不让寸进,“什么时候便做什么,先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恰时林武找上来,“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快点回去,第一项考核已经快结束了!”

    湛长风收起剑,“有劳姚俞先生指教。”

    姚俞先生眼中多了分莫测,一甩袖子大步向前,“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跟我去找那裁判!”

    林武瞧瞧姚俞,瞧瞧湛长风,“找裁判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重测!”姚俞先生撇撇嘴,多解释了一句,“虽然这次武考中根骨高低占的比重不多,但真正进入六院,却是完全根据根骨分配资源。武道院分内院外院,真正通过六院选拔的天才是直接进入内院接受正统教导的,从武考进去的人只能在外院打打杂,接些外派的任务,顶了天就是做某个筑基的记名弟子,别想接触到核心道法。”

    他不屑道,“你们以为武考是干嘛的,不过是招群打手罢了,她这根骨进去,恐怕还没发光发热就先被埋死在庶务斗争里了,到时候再好的资质,错过了授道的时机,也进不了内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初听这等内幕,微微敛眉,“谢姚俞先生提点,然测骨石已经鉴定,恐怕很难再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你倒不自信起来了,”姚俞先生不耐烦,“赶紧去重测,你绝不可能只是下品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