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是夜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照子拉着长脸,提着灯笼,在黑暗的河边行走,这差事真是不好干,他转遍了青白山可没发现一点妖邪的踪迹,死了几个人就往鬼怪身上推,这不是折腾他们嘛。

    他兀然脚步一顿,遥遥水声从河面上传来,细看,河中一簇芦苇后水声动荡,一圈圈的纹漾开来。

    罗照子暗生警惕,大喝一声“是谁!”

    猛然芦苇摇动,水声荡荡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仓皇逃窜。罗照子哪能让它逃,张开手,如大鹞扑兔般飞入芦苇丛,五指成爪,抓向那东西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女子惊恐的呼喊吓坏了高歌的青蛙,霎时一片寂静,罗照子只感觉到手下光滑的皮肤和鼻尖香甜的体香,直惊得这个道士松手。

    但哪想,他本来是飞掠之势,打算抓到那东西就直接丢岸上,现在一松手,一岔气,自己也掉到了水里,和那女子来了个面贴面,胸贴胸。

    月光映着女子挂了水珠的圆润肩头,一张姣好的脸庞鲜艳欲滴,嘴唇轻咬,又恐又惧又羞,“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哎...”罗照子被密密的芦苇包着,想转身都不行,刚往后退了点,视线略低就看到了半掩在水中的柔嫩,下腹不由火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罗照子掩面快速朝岸上游去,气恼道,“你...你这女子,怎么半夜三更在此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白天如何来洗。”女子后悔地嘀咕,“早知道和婶婶们一道了。”

    罗照子身上湿哒哒一片,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如此走掉似乎又不好,撇到旁边盛着衣物的木盆,忙道,“你快将衣物穿上,我不看。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背对河,却听那女子沉默良久,忍着羞意哭道,“我...我腿软,没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罗照子将眼闭上,“那我拉你上来,你攥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湿而滑的柔荑攀上他的手臂,他一用力,整具柔体撞进怀里,香气悠悠。

    芦苇轻荡,双影成蝶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月色甚是撩人。”湛长风躺在藤椅上,仰望着夜空,搁在扶手上的手中拿着酒樽,里面装的却是水。

    她不太沾酒,一来容易降低反应速率,二来十有八九会误事。

    湛长风摇了摇酒樽,目光瞥向篱笆外暗影重重的树林,笑道,“今儿吃的不饱,半夜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一簇草丛动了动,过了会儿蹿出只灰毛兔子,直愣愣地冲过来,啪叽撞到了她的藤椅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...”湛长风叹道,“兔肉吃腻了,不知狐狸肉如何?”

    蝉鸣冒了个头,一团雪白扒开草丛,蹬蹬跑过来,离她五米远的时候又踯躅地停下了,仰着脑袋,双眸明亮地盯着湛长风,随后又在湛长风的注视下缩了缩头。

    尾轻拂,抬首挺胸。它通体雪白,额心生着赤色火纹,骄傲高贵地像是女王,如此优雅地漫步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湛长风波澜不惊地看着它,它在原地磨磨蹭蹭,委屈地瞧了一眼这人,上前几步,将脑袋往她小腿上一磕,眼一闭,腿一蹬,躺地上装死。

    “小狐狸,你给我送兔子.大鱼,这会儿又将自己送上来了...”湛长风两指拎着它后颈的皮毛,将它提到眼前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小狐狸垂着四肢,晃着身子荡圈,满是无辜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它那么小,那么软,让人心生怜爱。湛长风将它放在怀里,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狐狸的耳朵抖了两下,往她怀里蹭,然后又被拎着后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单手撑着脸颊,眼微眯,“撒娇也没用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将它放地上,“回到山里去,好好修炼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呜咽了声,往她腿边凑。

    湛长风只管看它闹。小狐狸没有撒泼打滚的爱好,就那么蹲坐在地上,仰着脑袋看她,又乖又哀。

    一个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一个泪泡朦胧。

    有情的总是先败。小狐狸一步三回头,定在草丛边,回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终于逃也似地钻进树林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湛长风躺在藤椅上看着深邃的夜空,“草木动物成精本也不易,何必与人发生瓜葛。”

    幽然的语气,也不知她是在叹小狐狸,还是叹什么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湛长风和余笙一同出门,却是分了两路。

    一路往落英城演武场,一路去社学,那分别是武考.统考所在。

    今次林武带队,姚俞辅助,将一众参加武考的学子护送到落英城中的演武场。

    原本露天的演武场已经筑起了结界,禁止外人靠近,只有考核者和特许宾客才能进入。林武嘱咐道,“你们尽量表现得好一点,旁边不止有武道院的考官,还有些大家族和帮派的来使,就算最后进不了武道院,被他们看上也是一种出路。”

    学子们不由手心冒汗,事关前途,行不行就看这遭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考生全部到齐,一行白袍人入场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他们背后绣的黑金武字,瞬时激动了,“是武道院下来的裁判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裁判上台宣读规则,“此次考核分三天,第一天测根骨,第二.三天实力排位。参与者,落英城两千四百二十一名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考生何在?”

    两千四百二十一名考生肃穆地对着裁判,“在!”

    “与我宣誓,谨以此生,行我武道!”

    “谨以此生,行我武道!”

    “纵业火加身,天弃我心,困顿一生,我亦武魂不死!”

    “纵业火加身,天弃我心,困顿一生,我亦武魂不死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考核开始了,那裁判唤人抬上一块一人高的青黑滑石,“修武于外讲究师承功法,于内讲究根骨,根骨有二,一乃先天素质所显,于道谓之道根,于佛谓之慧根,囊括性格.心性.运气.累世修行福报种种先天因素,根骨佳者,修行事半功倍,二则指全身骨骼,我等习武之人,身体乃重中之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此次根骨测试,分两项,一为测骨品,二为观相,诸位考生排队前来测试。”

    根骨一事,实在神奇,众考生或疑或惊。有些人不以为意,有些人却已经意识到了根骨的重要性,不由整个人绷起来了,望着那块青黑滑石很是严肃。

    “无骨相者,不与之。”湛长风想到了曾看见过的修道常识。

    如那裁判所说,根骨代表着先天素质,也影响性格命运等后天作为,重要之极。修道者格外讲究道根仙骨,没有骨相的人,是不会传他道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