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武考改制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篝火会十分盛大,所有人都聚在这里,空地上几条大长桌摆满了食物酒水,随取随用,任凭吃喝,五堆巨大的篝火照亮了整个场地,映红了半边天,歌舞一起,连发丝都是摇摆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逛到一个小摊前,见有空香囊便买了一个,顺手将那符纸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两个面具如何?”余笙在另外一边,隔着阑珊灯火问她。

    木制的面具,一个简单几笔勾勒出狐狸脸,憨态可掬,一个青面獠牙十分唬人。

    “挺可爱的。”取过狐狸面具戴在了脸上,把香囊递过余笙,“上次拿了你的香囊,今日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面具就送你了。”余笙结了帐,手中捏着香囊,薄薄的触感叫人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她站在灯火下,手拢袖,戴着憨厚的面具,异样和气,连倒映了流光和人群的眼眸似乎都存着温暖的错觉。

    某处传来惊呼,两人随意地朝那边走过去,一看是擂台。

    周围挤着许多年轻人,瞧服饰,落英城各社学的人都有,只是没有人上擂台,而是或激烈或惊疑地和身边人争论什么。

    湛长风听了会儿,才知道这个擂台是让学子们比划拳脚的。

    这时李白茅几人过来了,“你们在啊,我正想找你们呢,刚下通知,说是考核项目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试改了,统考依旧?”

    “统考有什么好改的。”李白茅眉飞色舞道,“余笙参加的统考没什么改变,优秀者获推荐名额入司天监,武考似乎多加了几个项目,不再论拳头定输赢,我觉得我有机会进武道院外院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林武走上擂台,“诸位,召集各位在此,是为了通知一件事,往年武考升武道院,俱是按比例选取最强的一批人,但如今旧制新改,除实力外,心性潜力也将列入考核之中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人问道,“若心性潜力高,实力尚低,也有机会进武道院吗!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,见着少年内力微弱,堪堪入门,以往这样的人可是连报名武试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林武宣布道,“此次武试,凡筑基之下的修士都可报名,只要综合成绩符合要求,便能获得名额,某在此预祝各位武运昌隆。”

    林武说完一席话,便干脆利落地走了,余留一群学子讨论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心性潜力如何考,着实让人没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那些高手不是有被刷下去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倒是便宜了那些刚学武的小新人,早早就有了进武道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可叹我怎么不晚生几年,若是被那些新人压在上头,还有何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你看武道院招的一直都是13岁之下的人,但凡能在13岁被称为高手的人,难道还缺潜力不成。该进的人依旧会进,年少有潜力也只不过是提前得到了机会,真正担忧的,是那些不好不坏的中庸者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来,没人敢担忧了,怕一担忧就被说成是不好不坏的中庸者。

    少年在一片静寂声中挑着眉头,张扬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落千山这人还是如此嚣张。”李白茅嘀咕了一句,也匆匆告辞,他得为明天的武考做准备,可不能松懈了。

    余笙看向湛长风,“你也会参加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报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恒都的风景不错。”

    天色不早了,明日一个要统考,一个要武考,点到而止的放松后,便打算回去了,偏偏迎面而来两个人,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萧邵白神色不显,眼中却是掩饰不了的意气风发,他挡在余笙面前道,“适才我拜访了秦师,商量了我们俩的婚事,秦师答应只要我进了武道院,就将你嫁于我。”

    余笙默然不语,这情形看在萧邵白眼里便是默认,他喜上眉梢,即将到来的功名美人让他顿生豪气,“你放心,我定会在这次大会上一展身手。”

    江天也笑眯眯道,“我这兄弟是不会亏待家人的,你尽可安心过来,等你们成婚那日,我就将落英城最好的酒楼包下来,为你们宴请先生同窗,办它个风风光光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将余笙的陌生和懵然看了个清楚,想也知道被自家老师做主了,最后才来通知她一声。

    师娘确实多次找过她,给她介绍萧邵白这个人,老师也明里暗里说过这个人的好话,但是每一次她都当面拒绝了,谁曾想到他们无视她的态度,突然来这么一下。

    余笙心有伤感,面上却依旧温和有礼,“不好意思,你们找错人了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听到这冷柔又坚定的声音,笑容微敛,眼神沉了不少,“师命你也不听。”

    余笙微微一笑,没有温度,“从现在开始,他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邵白没想到她如此倔强,恼得去抓她的手。

    旁观着的湛长风拇指一推剑格,剑弹出鞘,柄头撞开了他的手腕,锵,又归鞘中。

    萧邵白捂着麻痛的手腕,阴狠地瞪向湛长风,湛长风懒懒道,“想打?”

    有人慢下脚步,朝这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!”萧邵白冷哼了一声,大步离去。江天不满地看了她们一眼,赶紧追自己的兄弟去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跟她们置什么气,反正已经跟秦师约定了,她又不能做主。”江天拉着萧邵白低声道,“你要真是非她不可,等生米煮成熟饭,她不认也得认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冷笑,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女子拒绝,也从没想过有人会为了拒绝他,做出不认老师这种事,那一刻,他的自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哼,这样的妻子要来干嘛,”萧邵白狠狠道,“今日她如此羞辱我,他日我定要在众人面前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要恢复萧家贵族的光荣,教如今轻视他的.拒绝他的.侮辱他的,付出代价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

    江天劝慰了他一会儿,打气道,“老哥相信你,就看你怎么在武试大会上打他们的脸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点点头,“我还得谢谢你的狼皮软甲,这玩意防御力极高,凭它,想必没人伤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,我也是偶然得到的。”江天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走吧,一起去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就算了,今日早点回去休息。”萧邵白告别江天,顺便又去接了妹妹萧依依。

    萧依依玩得很开心,都有点不舍得回家了,临近家门口才想起来出门时的事,仰着小脸道,“哥,有道士在我们门上画了符,说是驱邪捉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邵白闪了闪眼神。

    他将萧依依送到家门口,“你先去休息,我去找江天哥哥商量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哥哥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..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