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山神祭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山神祭是青白山难得的大节日,家家焚香摆供桌祭祀山神,等到了晚上,篝火点起,几千人聚在一起载歌载舞。

    彼时统考场地轮到青白山,其他社学的学子都已经赶来了,再加上好药山吸引了不少人,倒将这次山神祭衬得空前热闹,同时布防也尤其严密,人群里隐藏着一道道强劲的气息,时刻关注现场。

    湛长风暂居在余笙家中,对山神祭没多大热情,只管摆弄盆栽,说是盆栽其实只能看见黑油的土,中间冒着个绿点。

    “活了啊。”湛长风轻点那嫩芽,眼角余光看见余笙拿着洗净的碗筷进来,便抱着盆栽过去道,“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端端的送我干什么?”余笙放好碗筷,“你养着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养不活,对了,我住处还有一株,下次一并送你。”寻常植株受不了她练功时外溢的纯阴气,她留着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余笙笑笑,轻轻拨弄了下,“这是兰草?”

    太小了,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余笙欣赏的目光一顿,笑道,“你自己送的是什么也不肯定吗?”

    湛长风当真不太确定,当初在好药山发现它的时候,它只有一残根,就觉它和兰草外形相似,便一直将它当兰草了,“左右也是植株,养得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余笙养了许多花草,也喜爱花草,自然是养得开心才养。

    她将它和窗台上的君子兰放在一起,然后邀请道,“天黑了,篝火大会也该开始了,一起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这大概是湛长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青白山的节日,所以也没拒绝,随她一同出门。

    正巧几人一道走来,余笙和湛长风站在篱笆门旁,等他们先过去,因为其中一人恰好是社学的社主。

    两人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阳明先生点头应好,竟还停了脚步,给他们介绍旁边三人,“这是我的三位朋友,罗照子.云观居士.青山道人,今日得空,来游玩游玩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.余笙自然见礼,细瞧这三人,脸长三络须的是罗照子,面和带拂尘的女冠是云观居士,蓝道袍略显富态的是青山道人。

    介绍完了,阳明先生对着那三人歉意道,“阳明有要事处理,若三位不见怪,便由我社学子代为引路。”

    青山道人笑说,“社主去忙吧,我们省得。”

    阳明先生交代了二人两句,又朝那三人表示歉意,便抛下人走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二人陡然接了那么个任务,除了感慨社主心大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走了一段路,那青山道人就提道,“听闻贵处新出了人命案,不妨带我们去出事地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们见阳明先生将自己等人交由这两小友带路,便以为她二人是知情的,所以直接提了要求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二人真是临时壮丁。不过湛长风和余笙的反应很快,左右联想一二,就知道了阳明先生的用意。

    这三人应是司巡府新来的探官,怕是阳明先生亲自带人过去查探,太过显眼,才找了两个学子带路。

    食人案传得沸沸扬扬,出事地并不是秘密。湛长风和余笙也没有多问,直接带着他们去了最近的地点。

    五人走马观花般转遍了八个出事地点,青山道人看了眼掌中罗盘,“此处并无妖气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附在人身上,想要隐藏也很难测出来吧。”罗照子捏了下胡子,转头对湛长风二人道,“能否领我们去见见当初狩猎中余下的五人?”

    湛长风:“我就是其中一人,敢问道长们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湛长风也算看出来了,这些人是法修,就不知降妖除魔的能力如何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了一眼,云观居士道,“这位小友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她从袖袋里掏出一封折好的符,“你且带着,若你遇到邪祟,此符便会自燃驱邪,同时我也会知道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接过,“多谢居士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道,“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在家中,不如先走走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观有多起案子是在家中发生的,可先去他们的住处施加些防范。”

    这时余笙问,“各位先生已然确定那人只会对这五人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罗照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“至少按之前几人的规律,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先去了聚义堂。程之高还待在那里,不敢出门一步,原先高大精神的少年,现在萎靡了不少。

    云观居士照例给了他符纸,然后拿出一支白玉杆的笔,沾了赤红的朱砂,在两侧门柱上画下符文。

    “这是守真符,用于家门,可挡妖邪,你近来不要出这个门。”

    程之高顶着黑眼袋,也不管有用没用,只得了救命稻草似的连连点头,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离开前,湛长风兀地问道,“你们的诱饵计划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之高啊了声,“什么诱饵...哦,你是说那个啊,没有,他们让萧邵白在外面逛了一夜,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青山道人问。

    程之高解释了遍,青山道人若有所思,“若真是狼的报复,萧邵白应是重点,我们去他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湛长风和余笙在前面带路,余笙低低道,“你觉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湛长风瞥了眼身后三人,漠漠道,“人心不古.世风日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怎么扯到这个了。

    五人到了萧邵白家,从外面望进去,门开着,点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,一个小姑娘走了出来,小姑娘挎着碎花布袋,像是要出门。

    她见五个陌生人,怯怯地往门里缩了缩,“请问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云观居士神识一扫,便知屋内没有其他人,和善地笑了笑,“小姑娘不要怕,我们是你们村长的客人,现在过来是给你家驱邪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似懂非懂地哦了声,然后好奇地看着云观居士在她家门上鬼画符。

    云观边画边闲聊道,“小姑娘要去参加篝火大会吗?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还有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呢?”

    “和朋友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和朋友汇合,青山道人歉意地笑笑,“想必两位小友原也准备去游玩的,倒是被我们拘着了,左右仅有一家,把地址告诉我们,你们自己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辛苦三位了。”湛长风从善如流地报了地址,和余笙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客气客气。”余笙负着手,倒退走,月色皎洁,落下清明的影。

    湛长风说,“言由心生,法随言出,和一群真道士客气,道士累,我也累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是假道士呢?”

    “若是假道士,我和他们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余笙抿着嘴角笑,转身和她并排走,“会跳舞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篝火舞也不会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不会跳舞的湛长风只能逛着玩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