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修剑吗(五更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妖怪所为?

    湛长风理所当然地想到了那头狼王,也想到了余笙。

    射礼考核那天,她发现余笙身上沾染了一点妖气,这妖气不易察觉,但恶性很大,恰好她的住处在重修,就顺势提出住余笙家去了,可惜好药山变故后,她根本没有时间见余笙。

    湛长风想到这儿,脚步一转就去找余笙蹭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得知道,虽然已经过了二十来天,但是我找的那个木工在我消失的第二天就没来干过了,屋子还是破的。”

    余笙无语地瞧着一本正经的某人,她也没说不让住啊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不光个长高了,脸皮也越厚了。”余笙没忍住,直接怼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不以为意,看她好好的,身上也没妖气,就提了另外一个话题,“冒昧问一下,你进雾的时候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将自己看见的狼藉景象大致说了下。

    余笙都不知道今天自己要惊几次了,“怎么可能,虽说我认不全里面的草药,但是可以肯定,那里面是药园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仙家的药园,其中浩渺景象,世所罕见。”余笙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药园可还看见其他?”

    余笙回忆了下,“没有了,只有仙草,且唯能带一株出来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估摸了一下,大概猜测,这仙家药园被洗劫了,且洗劫之人困在雾里和那蟾蜍打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有人看见一男子将整片烽火引收走了也可能是真实事件。

    说不定那男子就是洗劫药园之人。

    然这些都不是她能管的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把神农册交给神农门了,有什么因果也沾不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好药山的事先不管,笔架山狼群那事,却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湛长风留在社学的几日里,都去山上僻静处练剑。

    三年前肉身破损后,她就研究纯阴骨,领悟魂术,很少专心地练剑了。

    剑要练,就练基本功——挥剑。

    怎么挥剑?

    在视线之处定一个虚无的点,使自己每次挥剑都不偏不倚地落到这个点上,这是水磨的功夫,分毫偏差都不能有。

    她开始时,人太小,剑太重,举都举不起来。

    慢慢用木剑,用铁剑,用八十六斤的玄铁剑。

    挥剑次数,也从挥一百次剑,偏了四十五次,臂酸不能举,到后来挥剑一千次,偏了一百零一次,差点握不住剑柄。

    再说基本剑招:刺.劈.挂.撩.云.抹.绞.架.挑.点.崩.截.抱.带.穿.提.斩.扫.剪腕花.撩腕花,而每一种剑招又有众多形式,例如刺剑细分有平刺剑、上刺剑、下刺剑、低刺剑、后刺剑、探刺剑,劈剑细分有左抡劈剑、右抡劈剑、后抡劈剑,挂剑细分有上挂剑、下挂剑、轮挂剑。

    要将每一种招式练到极致.练到分毫不差,不是简单的时间和努力相加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挥剑的同时,都在计算剑行角度.力量大小.身体动作的幅度,她将自己当成了可调试的机械,只为了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心.身.剑,逐渐达到了统一,心之所向.身动随行.剑如臂指使,挥剑的坚持次数在升高,失误率在降低。

    终于,她用了整整四年,一个时辰内挥剑一万次,百分百准确率。身体形成了本能,不用刻意计算,每一次出剑都准确到不偏分毫。

    但是她现在发现,她的剑开始偏了。

    用无数时间堆积的本能,也可以因为一时的懈怠而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湛长风拄着剑,汗水淌下脸颊。纪光说了归一剑宗四个字,她唯一能联想到的就只有长须老道。

    她身边与“剑”有关的,也只有长须老道教她的剑诀。

    剑道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是执剑的人,却从未想过成为剑客。

    但是抛开长须老道和剑道,她目前还没从已知的宗门和人物中找到跟九转往生诀相似的。

    九转往生诀的特异性注定目前阶段不能过多暴露,所以武道院对她来说是最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她也希望在这个武字上,找到自己学剑道的理由。

    脚踏罡步,点刺上挂反撩,势如雷霆肆意洒脱,风的方向.草叶的摇摆,仿佛都被她手中剑牵引着,形成奇特的韵律,这一刻她似融于万物自然,也似凌驾众生,体内蓬勃的真气冲击着经脉,势在一层层叠加。

    “喝!”骨骼清鸣,奔腾的真气突破身体的禁锢随着横扫一剑,漫出强大的力量,眼前一棵三人合抱不过的参天大树枝叶剧烈摇晃,仿佛被飓风撼动了般。

    两人从树后转出来。这一剑可以说是间接斩向他们的,其中惊心动魄的感觉叫人发憷,他们也没想到几个月前还停留在“弱质芊芊”印象上的人已经强得有点深不可测了!

    这两人就是笔架山上遇见过的冷易安.冷于姿兄妹。冷易安眼神发亮,战意烈烈,沉沉道,“好剑。”

    冷于姿观执剑那人,心中不由一惊,这人似乎更加冷了。

    先前虽神色冷锐,但到底存着几分温度,如今她看向他们,神色如常,可就是太如常了,无悲无喜无怒无哀,好似收敛了所有情绪。

    那种冷,不针对任何人,只因高而冷,如同雪山之巅抚琴的仙人,月华深处煮酒舞剑的方外客,广袖长袍地站在那儿,带着世族的清贵和世外的飘渺,偶尔一瞥眼,看见了人间的他们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只看着他们,叫人拘束。冷于姿硬着头皮解释道,“我们不是有意偷看你修炼的,只是刚好过来,没来得及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收起了剑,顺手勾了一把水壶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冷于姿心宽了点,道,“我们此来,是为了食人事件。”

    据她从好药山下来已经一个月了,中间好像又死了两个人,凶手没有任何踪迹,她不太关心这事,只是偶尔路上有些人在谈论,她就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那边冷易安单枪直入地说,“十三个人,现在只剩下你.我们.程之高.萧邵白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总靠人保护也不是办法,何况他们学武之人,出入还要小心翼翼,实在让人不痛快。

    那东西总会向他们下手的,还不如设计将其引出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脑子一转,大致明白他们的想法,“你们那么肯定是狼王在报复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可能了。”冷于姿道,“最近一起食人案已经证实了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?”

    冷于姿奇道,“你不会没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没工夫听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兄妹俩不由侧目,你这是不放在心上还是修炼成狂了。

    冷易安语意坚定道,“最近一起食人案发生时,民兵团在尸骨旁找到了一缕狼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怀疑是那头狼王所为,能出入村庄而不被发现,又能对付得了武者,除了那头狼王恐怕没有东西能做到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