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护道(四更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湛长风一无所觉,她稳住翻涌的真气,使它趋向稳定,如一团气雾悬在虚无无边的气海当中。

    这时湛长风才发现她的武道修为已经突破先天,连跳两级,到先天大成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重新内视气海,真气团几乎要凝聚成液体,其中蕴含的力量与之前就像是大江和小河之别。

    真气团之下,还悬着三滴元精。

    元精是性命之本,这一滴中的力量,就赶上整个真气团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巴拉了一下,发现了被消磨得只剩一丝丝的生气,随手丢进真气团吞噬掉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舒展筋骨,竟觉衣服有点吊着了,因为肉身损坏导致身高止步不前的境地被打破了,一下竟拔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幸好她储物袋里备着各个阶段的衣物。

    也不是她自己备的,是易裳提前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换了套合身的衣服出门去,顺便看了眼失去屋顶后的天空,挺蓝的。

    她从摇摇欲坠的门楣上取下留影石,还不待看,石耳两人就上前来了。

    石耳眼神很复杂,语气客气了不少,“今事已毕,可否将册子交给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将册子交给他们后,他们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到底是和谁在打,具体又是争什么,湛长风不是很清楚,于是将神识探进留影石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竟是鬼城见到过的那个真君和慕云玺。

    湛长风略微思索了一下,若今次不是在司巡府,事情就不是那么好了结了。

    力量层次相差过大,道理不通,甚至不需要什么道理,为了自己的道,就是最大的道理。

    修道界里的性命,当真是最昂贵,也最低廉。

    她能借势一次,却不能次次借势,想要别人听你说话,还是得有实力撑腰。

    湛长风以为最后是司巡府出面周旋,但留影石中的景象放到如何真君的无形大手掀翻屋顶时,突然变得一片模糊,过了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,这时的画面里已经没有如何真君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疑惑中间的模糊片段,理应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,除非来者的力量层次过高,无法被人窥视,或者被抹掉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疑问放一边,打算先去询情殿把案子继续报完,青白山社学那几桩杀人案恐怕不是人做的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一路去询情殿,道上竟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询情殿大门敞开,望进去只有那纪光吊儿郎当地坐在首座上。看阵势,是等着她呢。

    “府师。”湛长风执道礼。

    纪光搓了下手臂,“你可别,我慌。”

    他仔仔细细打量湛长风,少年之姿,身骨神俊,一分克制的冷,九分从容的狂,当真是斯斯文文一禽兽,给他们司巡府找了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纪光虎着脸,“你要从哪走啊?”

    湛长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只按着自己的日程表道,“还不走,我要跟张讼师录好案情。”

    纪光又不高兴了,居然还不走!

    “是青白山那事吧,我们已经派人过去调查了,陪你来的那个黑铁也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感受到纪光的瞪视,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了,果断道,“如此最好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纪光又急了,“你那护道神将,低阶修士虽看不见,但筑基以上的修士多少是能感觉到的,现在不知多少人盯着这里想探个究竟呢,你还敢从大门走!”

    护...道神将?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湛长风心思转了一圈,直觉和模糊掉的画面有关,试探道,“被找到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莫不是傻,就你现在的水平,身份透出去,不是被你们归一剑宗的对家弄个身死道消,就是惹上一堆狼子野心的人....”纪光说着说着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,有护道神将守护的人会问出这种问题?

    他感觉有点不好,“你...知道归一剑宗吧?”

    湛长风点头,“现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就不待见你们这些学帝王术的人。

    完了,这还是个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,妈呀,不会是哪个老祖宗的转世吧,否则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被祭祝福了。

    纪光又一想,也可能是归一剑宗即将通过考核的传承人,被先一步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哪种情况,妥妥未来宗派的大佬啊。

    唉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湛长风再问,他打死也不说一句话了,无论她是在经历考核的传承人还是等真灵觉醒的轮回者,都属于归一剑宗的机密,他要是胡乱透露了些什么,那群剑疯子能砍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该你知道的时候,你就知道啦,别说话,我带你从地道出去。”纪光又道,“你闭关了十余天,所以我就先让那黑铁回去了,说留你调查刺杀未遂一事。”

    从刚才的交谈来看,司巡府确实是在帮她隐瞒踪迹,不论怎么说,她都欠了司巡府的人情。

    湛长风正色道,“这次有劳司巡府各位了,若他日司巡府有难,我一定竭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难什么难,你可别乌鸦嘴,”纪光嘴上嫌弃,心底好受了不少,能让一个有潜力的人承一份情,怎么都不是坏处。

    湛长风从司巡府的地道离开后,出现在了一处山坳,后又赶了十几里路,回到了青白山。

    青白山的村庄里外多了不少人,都是为探好药山而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入社学便得知武考提前了。

    阳明先生对她说,“之前武道院的院长来过好药山一次,估计是看好药山变故后来这里的修士极多,所以想收拢些高手,就将落英城的武考提前了两个月,卡在十天后举行。左右以你的情况,留在社学也学不到再多的东西了,不如试试这武考,也好早点进武道院。”

    武考面向所有筑基之下有天赋的修士,所以不是以社学为考核点,而是以一座城为考核点,那意味着,到时会有成千上万的修士一起参加考核。

    湛长风倒不是怕人多,她是还没想好要不要进武道院,“我再考虑考虑,但受度的事...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急,若是进了武道院,武道院会安排未受度的修士,统一受度。”阳明先生宽慰了几声,道,“还有那食人一事,司巡府来的探官说极有可能是妖怪所为,目前还没进展,你尽量留在社学,不要乱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石耳和白芷找到醉酒了几多时日的川断,一刻也没有停留地返回了门中,三千年前的神农门不叫神农门,叫神农宗,直到丢失了神农册才沦为门派,神农册乃道统所在,今日将圣物找回,恢复神农道统指日可待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