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再生变故(三更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心脏最后一下跳动落下时,九品回春丹中的生机续上了。

    咚.咚.咚...

    心跳复苏,筋脉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塑,血液开始流转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骨指动了下,筋肉覆上来。

    光束里,剔透的皮肤下有细小青色血管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了眼睛,动了下身体,撑起身子盘坐,内视己身。

    破损的半边身子已经修复完整了,然还有部分裹挟着生气的药力滞留在身体各部位,如果不去管它,很快就会溢散消失。

    湛长风当然不会浪费,她运转剑诀,丹田内被束缚已久的真气以大小周天路径炼化药力,顺便开拓新生筋脉。

    此时外界已经过了九天。

    在这第十天上,司巡府上空飘来一朵云,紧而下坠漫开烟雾。

    石耳从打坐中惊醒,严肃地看着烟雾里出来的两道人影,这,他心里一咯噔,作揖下拜,“见过如何真君,真君您...”

    此人身穿太极道袍,手持拂尘,正是当日鬼城中现过身的如何真君,他旁边还有一个蓝衣魂魄,恰是那慕云玺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找你们的,”如何真君见净室周遭植被旺盛非常,大叹,“我与天南星以数灵脉易回春丸,磋磨两年,未尝能如愿,却被他暗里赠予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天南星是神农门掌门的称谓。

    石耳对如何真君跟师尊求取九品回春丹的事早有耳闻,却不想他会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神农册事关重大,师门应该已经封好了消息,他到底如何寻来的?

    石耳身上大汗,“真君见谅,九品回春丹已经被炼化了,您要为令徒重塑肉身可去烟海台求天一真水。”

    如何真君默然,什么肉身,他要为慕云玺塑的是法身,真龙骨.白虎筋.凤凰血,天一真水为媒,现在就差九品回春丹中一缕夺天地造化的生气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决计不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如何真君手探向净室,石耳布下的禁制在他手下如脆弱的布帛般寸寸裂开。

    石耳拦身上前,“如何真君要与我神农门为敌吗!”

    神农册就在里面,此册关乎神农门数万年的道统,他要是敢出点闪失,恐自裁也不能弥补自己罪过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在等什么!”

    白芷见他如此着急,心下凝重,恐怕湛长风身上的册子远非门中遗失之物那么简单,顿时不敢大意,连连抛出几座大阵拢住净室。

    这几座大阵都是来此之前师门赐下的法阵,真君也不一定能破。

    如何真君有一丝震惊,似没想到石耳会以神农门相要挟,但那又如何,这一缕生气,就算是剥,他也要从里面之人身上剥下来。

    “过后我会向你们师尊请罪的。”如何淡然地挥动拂尘,一化十,十化百,百化千,霎时有数千道摧枯拉朽的罡风打向大阵。

    地颤屋抖,司巡府的防御之阵被触发,立刻将这片地方隔绝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耳和白芷没想到他会这样步步紧逼,只能勉力维持法阵,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“师妹,向师门求援!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九品回春丹还是师门接到消息后劈通道传送过来的,只是送物容易,送人难,最起码也有个十几天啊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先向师门递消息,你跟司巡府求助,这事发生在他们的地盘上,他们不会不管。”

    如何真君出现也有半刻了,如果司巡府真要管,早该出现了。

    石耳迟疑了下,还是应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掐诀化出一只鹊,这只鹊飞离动荡中心,在府内高手的重重监视下绕过长廊水榭落在了一个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袖子微荡,这只法鹊就散成了元气。

    一旁的纪光忍不住摸下巴上的胡茬,“这事难办啊,而且我们连什么情况都不清楚,瞧神农门两人的作态,她身上的东西肯定关乎门派大事,而依如何真君的执拗,九品回春丹定势在必得,听说他那个徒弟只剩了元神,应该是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纪光思虑,“这慕云玺怕是他们宗门的道传弟子,竟能让一位真君为他做出强夺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说来,这是两宗的法脉之争,我们确实不该掺和。”府君随口应了一句,撒下一些鱼饵,金线锦鲤争相聚过来,水面波纹骤起。

    纪光又觉得这样不好,“若我们无作为,岂不显得司巡府有名无实,怕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两方之争,我们没必要作为,”府君笑了一下,“司巡府该管的苦主,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纪光无语,差点忘了她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知道外面在打,不过他们之间战斗的层次,显然不是她目前能左右的,与其担忧,还不如管好自己。

    湛长风心大地继续炼化药力。

    九品回春丹中的力量大部分用来修复了肉体,余下部分被炼化,只是九品回春丹能量巨大,仅这炼化的药力就堆积如山,差点要将她的筋脉和五脏六腑撑爆。

    湛长风引导着它一遍遍地梳理奇经八脉,打通人体十八个气穴,终于在最后一个气穴开了后,真气流浩浩荡荡地冲向了下丹田。

    她先前瞧狼王元精元神具在,于是也想开辟气海凝聚元精,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换灵药的原因。

    比起什么神农册,显然自己的筑基之路更重要一点。

    以自身真气为锤,以丹田为铁,在日夜不停歇的锤炼中,鸡子大的丹田变成了一道气流状的薄片,却又似无限宽广,就像是另外一方空间。

    湛长风见此,摒弃杂念运转剑诀,更加用心了。因为此象是气海开辟前的重要一关,名曰:力证。

    以精气神三者之力,证己身气海之钥匙。

    凭真气还不够,五脏六腑五行气来!

    还不够!

    湛长风舒展灵知,感受到周身的天地元气,吸纳!

    净室周围的草木摇曳不止,石子颤动,石耳.如何真君等人抬头就见天地元气如旋涡般钻入净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炼化药力吗,怎么变成突破了!”石耳牙疼,瞧瞧虎视眈眈的如何真君,更疼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他们累死累活,她可好,突破去了。

    如何真君微微压眉,如果那缕生气被炼化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“无尽破碎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法咒落下,神农门的大阵就好像被巨手撕扯一般,坍塌!

    石耳.白芷先后受反噬,哪拦得住他,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把掀开了净室的屋顶!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时,湛长风体内的真气流越壮越大,终于在锤炼丹田的时候,先一步将自己打磨成了一把巨剑,那一瞬,她精气神高度集中,调动巨剑就朝那丹田劈去。

    轰隆~

    心底响起开天辟地的声音,丹田裂开一道缝,无数真气蜂拥而入,撑开一个全新的广阔空间。

    外面的如何真君等人却听剑音铮铮,兀然一道神光天降,神光中一位三头六臂手持擎天巨剑的凶煞大将圆目怒睁,挥开如何真君的无形大手,叱咤一字,“退!”

    如何真君心神大伤,瞳孔紧缩,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那边打算给净室开启防御的纪光,吓得笔都掉了,“护.护道神将?!”

    “这是...”府君讶然,“归一剑道的护道神将,她是归一剑宗的道子?”

    就算不是道子,也是什么重要人物,否则归一剑宗不会降下护道神将。

    护道神将守护本脉道统,只有被本脉师长祭了祝福的人,才会在突破被阻或者真灵被灭时,上达天听,引来护道神将的守护。

    护道,即保证一脉的延续,所以平时伤了就伤了,死了就死了,只要真灵不灭,宗门就还能送其轮回,但如果是突破被阻,或真灵被灭,无疑是在破坏本脉道统的传承,这时护道神将必然降临。

    如何真君深吸了口气,敛眉卷起观战的慕云玺离去。生气一事还是另想办法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