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好药山的变故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四射,井仪!”

    井仪,要求四矢连贯,在靶子上呈井字。

    于之淮上箭,连射而出,但他终究站得太远了,有一箭脱靶。

    “好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于之淮箭法不错,若非退了一尺,肯定不会比易湛差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她想干嘛?”

    于之淮瞳孔一缩,只见湛长风四矢同射,瞬间呈井字,他的一丝侥幸被敲得七零八落,再不能用自己站得远来安慰事实。

    两箭同射已经极难有人做到,何况四箭!

    此时谁都看得出来,比箭法,他输了!

    但事实上湛长风落后了一分,因为有先生觉得她最后四矢同射有争强好胜.卖弄之嫌。

    射礼结束,余笙和湛长风一前一后上交弓箭,余笙道,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惜。”

    余笙摇摇头,带点好奇,“你为什么要同射?”

    据她了解,湛长风可不是那种好胜心强的人。

    湛长风觉得没什么好说的,“难道还留着他过年?”

    分明还是那副冷睿漠然的模样,余笙却感受到了一种内敛的.灼烧的光,眼中掠过一丝惊讶,随即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你的对手是一件可怕的事。”余笙瞥过人群后面于之淮的脸,他显然气压低沉,还没从自己不如湛长风的打击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湛长风所为,其实是彻底碾压他,杜绝他再来找麻烦碍眼的可能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错过她一瞬间温软的神色,心微动,“我想我们是有缘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湛长风不答,反道,“能被我当对手的人尚未出现,不过我很期待他们的出现。”

    余笙问,“那你期待的对手是怎么样的呢?”

    湛长风坦荡,“你有这个潜质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余笙惊讶。

    “可能罢了。”

    余笙大方道,“如此我要努力努力,以免辜负了你这句可能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不置可否。忽然定定地看着余笙,又抬头,目光从整个骑射场逡巡而过,视线一顿,眉略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余笙看她神色有异,不由问。

    湛长风严肃道,“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太过正经,余笙心一提,也正色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住处在重建,今晚就要流落街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真是件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余笙不想轻易松口,“客栈。”

    “灵石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邻居。”

    “不熟。”湛长风眉一低,“罢,去路边搭个帐篷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我那还有空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带犹豫的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晚上回来。”湛长风一点也不见外。

    余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,回想着她刚才的视线转头望去,一个少年正和旁边的人说话,许是感觉到她的目光,抬头看来,露出一个笑,举步想要走过来。

    余笙好似没看见,面无表情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萧邵白的脚步一顿,终是没有追上去,拧着眉,“刚刚在她旁边的那个就是易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就是我们遇狼群那夜见到的人,没想到她是兰心亭的人,巧了。”

    是巧了,萧邵白阴狠地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射艺是上午唯一的考核,结束得早,湛长风又没兴趣观看其他三室的比试,提前去测试了修为后,早早离开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想再上一次好药山,她自幼灵觉非比寻常,冥冥之中感觉那里有一件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踏上好药山的那刻,湛长风心里一根弦绷紧了,周遭并无异常,她却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压抑。没有耽搁,直接朝着薄雾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湛长风走进薄雾里,天地改换,睁眼只见一片光秃秃的地,她心中一惊,俯身拨弄着地上的一茬残根,这原来应是植被覆盖的,现在好似被谁收割过了,满地都是坑坑洼洼的小坑洞,或者残根断叶。

    悲哀笼罩着这片地,半点呜咽传入她的耳朵。湛长风锁着眉,顺着唯一的动静,小心地寻过去。

    呜咽就在耳边,然而左右观之,并无他人,湛长风侧了侧耳,慢慢蹲了下来,声音在地上。

    光秃秃的地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湛长风盯着脚下的地,几片断叶,几个被挖过的小坑洞,一株枯萎的兰草。

    那株兰草枯败得十分厉害,倦缩的叶,枯黄的根茎,软塌塌地贴着油黑的地,好像死了很久。

    但是湛长风知道它在哭,兰之泣,亦是君子之泣。

    君子之泣,唯哀德行沦丧,公允失衡。

    湛长风拿出小铲,连着周围的土将它挖了出来,然后细细地掰开泥土,在众多枯竭的根络中找到了一截尚存生机的根。湛长风又挖了抷土拿布包起来,把那根须剪下来埋在土里,放在了小药篓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湛长风继续查探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好像无穷大,她走了许久没有看到尽头,这个地方又好像小的很,她所见始终是相似的狼藉模样,给人一种在原地转圈的错觉。

    湛长风不由起了些微烦躁,那种压抑萦绕在她心头,挥之不去,教人抑郁。

    随着越走越远,不知何时起,又有薄雾漫上来,这薄雾黑蒙蒙的,满是不祥。

    她碰触这薄雾,骤然听见了雾中的震慑之吼和毁天灭地的打斗声。

    湛长风直觉不好,转身想退,然而这时已经来不及了,她已经完全笼罩在薄雾中,与之前的景象断了联系,好似被裹挟在另一个不得出路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湛长风始终找不到出路,原来装着烽火引的鼓鼓的香囊瘪了下去,她拆开来来看,里面只剩下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湛长风心一横,干脆朝着传来打斗之声的地方寻去,每走一步,周身越沉重,余威一浪一浪袭来,像是要将人的骨骼捏碎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影子跌跌撞撞地跑来,湛长风刚将手按在剑上,明明还离着十来米远的人,竟转眼撞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嘶~”一个小童抱着脑袋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湛长风亦是退了一步,神色冷冽,只见这个小童穿着藏青玄纹的衣袍,双目紧闭,额心竖着一只眼,眼周缠着青纹,玄异神秘,浑然不似世间人。

    那小童警惕地看着她,腿后撇了半步,欲跑,兀得竖眼闪过一丝金芒。他面色微变,又惊又喜,“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不动声色,但见这个小童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塞到她手中,一把将她往外推,焦急地喊道,“快走,不要再上山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手推来的重力和恍若溺水的窒息感先后传来,她好似穿过了无形的壁障,眨眼居然出现在好药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湛长风震惊地朝山上望去,只见薄雾蒙蒙漫下山来,仿佛山雨欲来。

    那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湛长风拿起手里的册子,似金似石的触感,冰凉凉的,却无一丝特殊气息,如同烂大街的凡物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打开,身后突然传来众多脚步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