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好药山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萧邵白和他妹妹相依为命,住在村庄西头。

    王素素三人先找了江天,江天比他们大几岁,出了社学后文不成武不就,倒是成了附近有名的打猎王,曾经入山一夜,打了三头虎.两只野山羊,被人称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在骆县开了间客栈,算得上年少有成,今次正好回青白山看老朋友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同是孤苦之人,所以这几人常常玩到一起。

    四人打包烧鸡烤鹅,拎着酒去了萧邵白家。

    萧依依开的门,眼眶红红的,江天闻到浓郁的药味,大惊,“依依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萧依依见是熟识的哥哥姐姐,一下子就哭了出来,“哥哥被狼抓了,现在躺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王素素等人约莫有点感觉,难道是昨天上山打猎出了事?

    江天已经冲进门里了,“兄弟你怎样了,怎么不通知我们声!”

    萧邵白讶然地望着急急过来的四人,笑容平缓,“这点伤算什么,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...”周一茹拍拍他的手,“有事说一声,我们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邵白转头抽了抽鼻子,“好香,有酒有菜,还是你们懂我,快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。”何广知将东西给了萧依依,“你还是好好躺着吧,这些是你现在能吃的?”

    “依依,快拿去藏着吃,顺便给你哥端碗白粥来。”小姑娘哎了声,眉开眼笑地跑去了厨房,真心觉得哥哥有这些朋友真好。

    那边萧邵白叹了声,“交友不慎,连肉也不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几人笑闹了一会儿,王素素提出了正事,“邵白哥,你看依依还小,出了什么事能做的有限,你这次伤了,也没个人照顾你,要不考虑考虑,给我们找个嫂子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沉默了一会儿,他以前觉得修者志在四方,成家结道侣是种束缚,但是这次重伤,他也想明白了,家里还是有个人好。

    能照顾依依,能照料家务,再留下一子,承了香火,他就能安心地去追求自己的武道了。

    “素素有什么好人选吗?”

    “素素觉得兰心亭的余笙就挺不错,人美才好,虽然有点清高,但修炼天赋不好,至多就是筑基的料,正适合放家里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也听过余笙的名字,心略动,且她和自己一样无依无靠,门户相当。

    清高不是问题,她又没父兄,到了自己家还不是依靠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“她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周一茹道,“你追追看啊,有我们帮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邵白哥你别忘了,你是萧伯侯的后人,能与你结合是高攀了。”王素素提醒道,“而且,伯父曾救过秦师一命不是吗,俗话说师如父,你只要请动秦师,找好媒人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齐了。”

    江天觉得这是好事啊,拍着胸脯道,“兄弟,你若成婚,彩礼我包了,给你弄个十里红妆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心下已经有了决定,“等我养好伤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看,有戏啊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,众人告辞。

    江天离开前想起什么事,折回来道,“兄弟,我早上收购了一张狼皮,贼棒,等做成软甲送你吧,老哥等你在三个月后的武考上大放光彩,进武道院给我们长长脸。”

    萧邵白心下感动,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那厢湛长风见过阳明先生,申请了受度事宜,顺便被询问一番笔架山之事后回到自己的居处,随手拿书看了起来,她对这方世界的地理习俗.历史政治.人情世故已经大概了解,在知识储备上做好了出去闯荡的准备,接下来等六院选拔就够了。

    六院实际上各有不同,君子院主要教法术,万秀院盛行乐道,御灵院御使灵物,机关院.武道院如其名,还有一个百草院是培养医师的。

    听闻每个院的背后都有一座相对应的上界大宗,具体是哪些宗门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他们将选拔的年龄限制定在六岁到十三岁,最大的原因是这个年龄段已经具备一定自主能力,而又处于懵懂阶段,还没开始真正修道。可塑性比较强。

    但年龄限制是其中一个常规标准,除了君子院对这个标准卡得比较严格外,其他五院都会视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比如御灵院觉得你的通灵天赋可以模糊掉年龄标准,就会收下。

    又比如武道院,它除了会在六院招生时收门徒外,还会提前进行武考,选走一批过了年龄的修士。

    湛长风有考虑过直接参加武考进武道院,但联系自身的实际情况,进武道院是不太合适的,毕竟她现在肉身不完整,真气不能大动。

    所以她比较看好御灵院和百草院,前者是因为她有天眼,对鬼神方面有一定优势,后者是因为能接触到珍奇药草和配方,说不定可以找到解决她身体问题的方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面的事,不是她现在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得了空,湛长风找到宫七弦表达感谢,就是不知道这个问竹楼的名人有什么疾病,大热天穿着立领,还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寺庙求符。

    另外笔架山上的事被压了下来,不论是村子还是社学里的人,知之甚少,但听送钱来的程之高说,教头们为了防止狼群下山报复,在笔架山下蹲守了十几天。

    十几天,社学半年一次的大考也到了。

    答完题,笔墨一收,湛长风就走了。因为狼群的事,笔架山暂时封了,她打猎不成,便将注意力转到了好药山。

    有些草药的价值比皮毛更加高,不失为赚钱利器。

    她认全了草药品种,又打听好了进山路线和常见草药的分布,背着药篓,挎着剑,拎着小锄头进山了。

    采药一般清晨进山,找个一整天。晚上是不去的,毕竟好药山山路不好走,山峰又是险峻,深处还有迷障。

    只是社学除了春种秋收.祭神迎祀,不带休假的,湛长风只能借申时至日落这段天还没黑的时间去。

    但一两个时辰终究有点少,不够她走远。

    平日里的考察都由先生单独审查,但这半年一次的大考却是全社学一起进行的。这次考核分了三天,前两天上午考文试,下午复习,第三天集中考察修行。

    她不太在意复习的事,只是觉得终于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进山了。

    好药山的草药长势非常好,品种奇多,是其他两山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六识非常敏感,甫进山中就感受到一种沁心的舒适,也不知道这山有什么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她碰到两个采药人,俱是不说一句话,独自走开。这点和狩猎者相似,一般狩猎者是不会把野兽出没地.栖息地告诉别人的,采药人也不会把哪里长什么草药大咧咧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过多停留,直接到了上次的地点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过来的时候,往一个方向寻找草药,渐渐觉舒适感在加深,然后在她最后止步的地方做了标记,下次来的时候,直接从这个地方开始探索,然后再做标记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多次,她发现了一个规律,往西南方向去,舒适感越强,找到草药的可能性亦越大,其品质和山里其他地方找到的草药相比,略高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