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名额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湛长风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,流言根本传不到她面前,即使注意到某些人看她的目光有异,了解一番便安静地去看她的书去了。

    别人是解意而历事,她是历事而解意,天下的道理通天下的经义,所以社学教授的诸如治世的《天问》.修身的《雅书》她理解起来没有什么难度,就是有时候会相左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,她要么说服自己,要么与先生辩论。修炼组的先生们安慰了,这学生终于去祸害文化组了。

    于是文化组的先生们一边欣喜社学多了个勤奋的好学生,一边又被她种种刁钻.偶尔离经叛道的问题弄得气短烦闷。

    一日余笙进先生们坐班的明经阁听教,脚刚踏进门槛,就被授《天问》的林先生叫住了。

    老人家愁眉苦脸地问,“贤者治国,圣者治世,有何不对?”

    余笙想到路上碰到的人,语中一点无奈,“怎说?”

    “她说贤者不常有,圣者不常在,建议我改成法以治国,律以治世,别弄空大假。”

    对,《天问》就是他在二十年前联合长老会议旗下数位鸿儒主编的。长老会议实行的治理之法中的诸多理念,都来自《天问》。

    连统考都没考过的学生的话,着实没什么分量,搁以往他顶多是笑笑。

    可仔细想想湛长风的话,好像又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林先生将脑中的想法揉一边,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,“律法无情,圣贤有情,无情百事衰,有情地老天荒。”

    余笙见他只是随口一问,不是真想听她的想法,便道,“您自己坚持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是来找阳明先生的吧,快去,”林先生和蔼地看着她,“以你的能力,早该去司天监了,秦焕非得拖着,呵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也是怕我年纪小,学问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他就是担心司天监里的人认为你是走他后门进去的,污了他的名声,这迂腐的老小子。”林先生摆摆手,“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司天监是培养长老会议议员和掌占星之术.监察天象之所。亦是除了六院外最权威的地方。

    余笙现年十四,两次六院选拔失利后,已经过了招生的年龄,她对法武本也不大感兴趣,反而对治世一道执着非常,便一心以长老会议为目标。

    司天监无疑是她必须的一个跳板。

    每个社学有一个举荐名额,可免统考直接进入司天监。阳明先生前段时间跟她说,会在她和于之淮.范思远间择一人。

    范思远是望梅居的杰出学子之一。

    望梅居聚着学问最高的一群学子,她和于之淮其实都有望梅居的水平,只是她因拜了秦焕为老师,而待在了秦焕教授的兰心亭。于之淮则是为了拜秦焕为师才选择待在兰心亭的。

    此次叫她过来,想必是举荐名额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余笙到阳明先生的书房,却发现秦焕也在,“见过阳明先生,见过老师。”

    秦焕道:“余笙,你家里人在你的居室等你,先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余笙微敛眉,望向阳明先生。

    阳明先生叹了口气,“也罢也罢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余笙有点迷茫,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,但想到家里人...

    “学生告辞。”

    青白山后山有学生舍间和先生居住的院落,余笙算来也是从小在青白山社学中长大的,自己在此建了座小院。

    她的小院上了锁,左右也不见家里人,于是朝秦焕家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看见她的爹娘在和师母聊天,她未来得及说话,于淑就盯过来,道,“你该把钥匙给我们一把,我们当爹娘的连你屋子也进不得了?”

    于烽板着脸,亦有不满,“把钥匙给我们吧,每次都这样多麻烦你老师师母。”

    师母打圆场,“都是一家人,哪来的麻不麻烦,阿笙,你爹娘不容易,你要好好孝顺他们,唉,我去拿点水果,你们先聊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,不用麻烦了,我想爹娘更想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不用麻烦了,我们还要找她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余笙带着夫妇俩回到自己的住处,奉上热茶,“爹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翅膀硬了,这是你对爹娘讲话的态度!”于烽拍着桌子怒斥,他凶狠的样子比虎狼还狰狞,余笙记得每次逢年过节去爹娘家送礼,便见她那些兄嫂弟妹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就差跪着迁就他了。

    余笙有时候也挺感慨,要不是她当初被扔在了流民堆里,要不是她为了生存独自一人颠沛流离过,要不是她机缘巧合引气入体被青白山收下,她也该在这位父亲面前卑躬屈膝,上交所有选择。

    于烽从孝道扯到了祖宗典法,又从祖宗典法里拎出了忠义,“于家是我们的根,是我们一生要侍奉的对象,你不要以为自己傍上了秦焕先生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你要记得,于家才是我们的未来!”

    于烽原本不姓于,他是于家的家臣,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,跟了主人的姓。

    余笙原本也不叫余笙,记忆太久远,要不是重新见到爹娘,她都快想不起她本来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余笙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取的,她觉得挺好,没必要再改回去。

    “您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于烽自觉铺垫已够,命令道,“你放弃司天监的举荐名额,给之淮少爷。”

    于淑动之以情,“之淮少爷进了司天监后,未来可期,于家定能重振先主的光辉,到时候咱们就是功臣,你也不用辛辛苦苦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于家曾是一方领主,坐拥数座城池,内中先天高手无数,另有筑基强者坐镇。

    不过在几十年前被对头打败了,举家逃亡,现在安住在落英城。

    于家没有放弃过复兴,于之淮有个大哥武道天赋不错,是于家的重点培养对象。而于之淮聪明,他们就指望着他能进长老会议,给复兴之途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但这些,关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于淑见她不说话,以为她动摇了,就过去拉着她的手,“娘知道你读书好,但你一个姑娘家无依无靠的,就算进了司天监又如何,这天下的水深着呢,没点背景哪里动弹得了,你只要让了名额,老爷夫人一定会记得你的好,夫人上次还夸过你呢,我看夫人对你蛮有好感,说不定能让你嫁给两位少爷里的一位。”

    于淑越想越美,“要真是这样就太好了,你可一定要抓住机会,到时候之淮少爷进司天监,不跟你进司天监一样吗?”

    余笙感觉到了一丝寒冷,就像当初自己被遗弃在冰天雪地里,所有人都走了,就剩下一头豺狼准备吃她的肉喝她的血。

    余笙礼貌地抽出了自己的手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还能说什么,“举荐名额由师长决定,就算没有我,还有另外的候选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不用担心,只要你放弃,名额一定会给之淮少爷。”于烽说道。

    余笙观察着他的神色,疑惑甚大,“你们...是不是跟秦师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没说话,然余笙已经明白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