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斗棋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盯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”李白茅耿直地说,“大概是看你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还没问呢,李白茅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道,“你是不知道,他可是咱秦师的忠实崇拜者,你刚来就怼上了秦师,还在秦师面前现了眼,他可不就记住你了嘛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斟酌道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现眼是贬义词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吗?”李白茅想了一会儿,大概没想通,胡乱道,“意思就是你在秦师面前做足了存在感,他吃醋啦。”

    被李白茅丢下的对手追了上来,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,“笨蛋,你怎么还没被人套麻袋,一句话骂了两个人就算了,还敢重译一遍。”

    韩之高按着他的脑袋向湛长风道了歉,这才道,“于之淮在秦师这件事上心眼有点小,但他不是坏人,你不用理会他。”

    李白茅小鸡啄米似地点头,“就是就是,反正他第一记恨的是余笙。”

    旁边正跟人下棋的余笙手一顿,她大概要去打听打听麻袋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蠢小子渲染道,“于之淮一直想拜秦师为师,但是秦师收了余笙,他那叫一个求而不得,不好去求秦师,便隔三差五拿着种种名目刁难咱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湛长风的关注点好像偏了,“秦师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这回别说李白茅了,韩之高.王熙都惊异地盯着她,仿佛她是从哪个疙瘩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白茅推推余笙,“别下了,这儿还有人不知道你老师是什么人的呢!”

    余笙微笑,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李白茅没管,“长老会议前采风官,当代鸿儒,藏云涧通史就是他主编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湛长风也有点惊讶了,不过没纠结于这个问题,转而问道,“下午只教授书法棋术?”

    “一般关于修炼的课程都放在上午,下午则主要是人文方面的练习,至于晚上,那得看先生的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余笙落了最后一子,拿出一张纸,“这是七天内的基础课程安排,你可以记一记,但保不齐哪个先生会突然兴起弄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谢过。

    余笙抽手回来时瞥见棋盘上的形势,眸光微动,笑道,“我们来一局?”

    湛长风将纸放一边,用镇尺压住,“乐意之极。”

    王熙赶紧起身让开了位置,他知道自己赢得“意外”,实力远不如湛长风,所以非常乐于看见余笙来试探这人的真实水平。

    余笙才从座位上起来,于之淮过来了,“你下完了?这局我与你下。”

    李白茅脱口而出,“你属狗呢,专门蹲人。”

    “粗鄙愚蠢之人。”于之淮不屑和他说话,只抬着下巴瞧余笙。

    余笙柳眉微蹙,“我棋力不足,你另找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了?”

    “你顶了天与余笙五五之分,哪有不敢之理...”李白茅还没说完,韩之高就将他的嘴捂住了。

    韩之高有时候真想将李白茅的嘴给缝住了,就会好心办坏事。

    以余笙的性格是不会和人积怨的,偏偏有个李白茅在火上浇油,为了护着他,余笙一次次和于之淮交手,矛盾已经从学业上扩展到生活中了。

    于之淮追随者一群,隔三差五来捣个乱,李白茅能没心没肺地还回去,他能不放心上,但是余笙怎么面对半夜被砸碎的窗户,突然出现在家里的蛇鼠。

    三人在社学里是一直在一起的,有什么都一起面对了,好似没什么困难,要不是韩之高有次归家晚,遇到独自在外晃荡的余笙,还不知道她出了社学遭遇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余笙不愿将事情放大,韩之高除了义愤也无能为力,唯看余笙的决定。

    余笙选择了避让,化小平息。韩之高便帮忙捂住李白茅的嘴,他敢肯定,李白茅的下一句就是余笙和湛长风约好了,不用想,于之淮肯定会找湛长风挑战。

    湛长风输赢都不好,输了,高下立判,名声旁落。于之淮会踩着她,再跟余笙邀战。

    赢了,那就是下一个出门被堵截,回家被砸窗的人。

    因此余笙开口第一句就将湛长风摘了出去,半点没提和她下棋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闹他们的,湛长风没吭声,嘴角噙着一丝没有意义的笑,将刚收了十来颗的棋子一个个按原样摆回棋盘。

    这时于之淮说,“不是不敢,怎么,是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于之淮这种紧追不舍的态度着实让人疲倦,余笙想起自己曾委婉地向秦师说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秦师回,“年轻人意气之争是常有的事,争,亦是进步。”

    他摆明了不会管。只是恐怕这“争”不是“争”,至少于她而言,称得上无意义的纠缠。

    于之淮这是逼着她承认自己不如他。

    但这可能吗?

    余笙正要答应约战,斜来一道声音,“那位姓于的朋友,听说你是棋盘上的高手,敢不敢跟我来一局。”

    于之淮不虞,谁这么没眼力见来搅局,他目光一利,逼退有意无意挡着湛长风的韩之高,俯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,“无名小卒,有何资格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惯不会仰视人,她坐那儿,看也不看于之淮,把玩着手中黑白子道,“那是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反问都不用,笃定结尾。

    于之淮冷笑,目光划过余笙,“也好,我便当个善人,帮人回到现实,田里出来的泥罐镀了金也上不了高堂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余笙抿着唇,清眸略深,竟显出了几分凌厉的气势,一字一顿道,“金丝雀离了主人还在回顾牢笼。”

    气氛霎时剑拔弩张,尽管大多人都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湛长风笑说,“我观你们战意甚浓,不如在我这残局上一决胜负。”

    王熙下意识看那棋局,盘上被拿掉了几子,适才分明已经分出胜负的棋局,因缺了两子竟又变得势均力敌。这...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她往旁边让出一位,“余笙。”

    姐妹,你搅得一手好局啊。韩之高内心苦兮兮,这回是不战不休了。

    余笙低眸看她,她不正经地盘坐着,一腿屈起,上面随意地搁着一只手,那一只手像是被施了法,黑白两子在骨节分明的五指间轮转跳旋,却始终没有掉落。

    偏了下头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清清凉凉的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余笙跪坐下去,两人衣摆交叠,她感受到了一丝近乎无的冷幽之味,好像清涧泉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掺进来,这本也与你无关。”余笙低声说。

    湛长风换成了盘坐,理好袍子,余笙抬眼,见那近在咫尺的眼眸里,存了半分认真半分玩笑。

    “嘘,你听。”湛长风压低了的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某种神秘,“弦太紧,会崩。”

    对面于之淮也已经坐下了,寒着脸色一言不发地观察残局。

    湛长风,“此局三人比,你二人执棋比输赢,我与你二人比结果,你们若能将此局打破,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。”于之淮哼了声,与余笙猜先,他执黑棋,她执白子。

    余笙不想其他,专注于棋盘上的局势。

    下残局,首先要揣摩明白布局之人的路数和意图,之后再决定是跳出按自己的风格,还是延续之前的思路。

    然当她将心神沉入棋盘,却发现白子畅通无阻,可阡陌纵横,一落子细思,又四面悬崖峭壁,根本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那厢于之淮亦是捏着黑子,骨节发白,迟迟未落。

    这两人各自凝神思考,一时视周遭如无物。完全不管越来越多的观棋者。

    授棋术的老先生偶然一瞥,挪不动步了,看了半响,急冲冲地寻老友摆谱子对弈。

    社学授课时间是卯时至申时,从日出到日昳总共五个时辰,棋术课之后,下午的学习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管还在思考的两个人,自己走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