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久侯的追杀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晋升先天,并非都会诞生道胚,这主要取决于对大道的理解程度。

    一般真正有道胚的极少,大多人无非心境更坚固了一点,实力更强了一点。

    但若成道胚,诞生时有小几率会领悟与其道相近的天赋。

    湛长风意外又理所当然地触发了所有小概率,不仅筑就道胚,还领悟了遥视远视透视。

    遥视最强能看透时空,此能目前还不具备实力使用。远视能看到超出视力范围的地方。

    远视加透视可无视地理阻隔。

    湛长风透视了下自己,看到了自己半边骸骨半边人的躯体,墨玉扳指的黑色能量代替断裂的经脉替她维持住了器官的运行。

    当她检查到下丹田时,惊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她的丹田已经破碎,却没想到还在,只不过被黑色能量包裹保护了起来,和她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湛长风眼神骤亮,“是这样是这样!”

    她掏出纸笔勾画出人体经络图,标记剑诀心法运行的周天,在真气不和黑色能量冲突的情况下,她是不是能够借黑色能量模拟出的经脉继续修炼武道?

    黑色能量模拟出来的经脉能承载血液流转,难道就不能承载真气吗?

    不是她非武道不可,而是地魂太另类了,在对修道界没有足够的认识之前,还是不要轻易显露。若能以表面上的肉身修为来遮掩就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且她试过,只要不主动转化纯阴骨,她就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,至少现在为止,无人能看透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然天地越广,高深者越多,对此湛长风是有认知的,只是目前她还不打算被人发现自己的不同。

    她的兴趣都投在真气和黑色能量的共存性上了,控制墨玉扳指将包裹丹田的黑色能量裂开一条小缝,引出一缕真气,小心地接触到一条黑色经脉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冲击,让她吐出了口血,但她更加兴奋,那一瞬的反应,证明真气和黑色能量能共存!有一丝真气到了黑色经脉里面!

    正是这一丝真气撞到了黑色经脉的内壁引起的冲突。

    如果控制好真气的力度.大小,就有可能实现她的设想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边练习对真气的精确控制,一边进行试验,近乎自虐了百十次后,一缕真气慢悠悠地运完了小周天,快点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剑诀修炼出来的真气似乎和黑色能量有一定相斥反应,不小心就会天雷勾动地火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能运完小周天,还是她小心控制不让真气碰到黑色经脉内壁的结果。

    值得欣喜的是,撤掉了黑色能量的包裹,丹田重现,她表面上又是后天圆满的武者了。

    这时她终于有空查探九转往生决的变化。九转往生诀并非完整,而是会针对不同的阶段显现出新的内容。

    之前往生好歹出了几种魂术,九转却是除了一转纯阴骨的修炼方式外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次往生没动静,九转出现了一道术法。

    名曰:九霄神雷荡诸恶,降妖除魔天地间。

    九转的术法,自然要地魂状态催发,这九霄神雷劈的也是生灵恶业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心情有点难以描述,她的恶业也不少,这雷不会没把别人劈死,先把自己劈了吧。

    她暂将这道术法放一边,拿出幽火冥莲巩固地魂修为,之后才开始参悟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石门上的魂印被触动,几乎是同时,一道利光冲着她的门面而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正在参悟雷法的紧要关头,在魂印动的刹那强行醒来,躲开一击,然被迫中断的修炼却叫她血气翻涌。

    来者趁她病要她命,鬼魅的身影兀然冲到湛长风眼前,双刺格杀!

    湛长风对上那双死寂的眼,“魂禁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出现一丝挣扎,湛长风叹然,此人的意志力好强大,竟不能完全禁锢,只停滞了他片刻,但这片刻就足够了!

    湛长风夺下他的双刺反手朝他脖子抹去,用最后一朵幽火冥莲焚毁了他的躯体。

    安静已久的走道上,出现匆匆而来的人影,“此地发生了什么,是何人在斗法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是这数十间地下石室的管事。他们感应到一处门禁被外力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”管事踢向一个矮侍卫,“都是你,拿什么酒菜来,出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矮侍卫不敢反驳,暗道,你不是喝得最欢吗?

    一行人找到出事点,见石门关着,禁制已坏,“里面的人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湛长风压下泛上来的腥甜,打开石门,看向管事的眸子极冷,“贵所的门禁,实在好破,随意人都能进出。”

    戴高帽的管事见只是个小姑娘,便笑说,“我们的门禁绝对没有问题,也有侍卫时刻在走道巡逻,这点大家都能肯定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他追求认同似地朝听到动静出来的修士看了圈,接着道,“你瞧,大家都没出事,为什么偏偏到你这里就出了问题呢,小友啊,是不是你没用过禁制,以为自己开了,其实没开,才叫你的仇人找到了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门禁没启,这是仇杀。管事一段话撇清了关系,将过错全都归到了湛长风身上,其他人一看,嘿,多大点事儿,还不如回去修炼。

    管事对自己的处理很满意,他笑眯眯地看着湛长风,势大不怕她闹,但是预想中的恼凶成怒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湛长风仅是觑了他一眼,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“行嘞。”连反驳都不反驳,管事更加轻视她。

    管事过去瞧石门上的天数记录仪...呃...

    天数记录仪是和门禁勾连在一起的,根据门禁的开和闭计算天数,门禁被破坏,它自然也坏了。

    没有开启,它怎么会坏。

    管事老脸一烫,竟忘了这茬!

    人家有什么好恼凶成怒的,那一眼分明看他是个智障。

    管事恨死了这个记录仪,没事安这玩意干嘛!

    “呵呵,它可能是在你们的斗法当中损坏了。”

    再三泼脏水,那就是真撕破脸了。这脸必须撕啊,要是被上面知道是他们玩忽职守,指不定被贬到什么地方呢,前边那个管事就是因为犯错被派到了鸟不拉屎的偏岛,守着家破客栈到现在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他绝不能步后尘啊。

    但是管事心下却有点不定,她竟还不怒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付多少钱?”

    呀,小孩子就是好弄,管事料想她不能证明自己,也不能反驳他,放心地拿出随身账本,“叁肆号间,无外出记录,已付金额六百下品灵石,后自动续签七个月,未付四千二!”

    啧啧,管事寻思着要不要加个名头多收点,他月俸才八十灵石,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孩出手就是上百上千啊。

    又软蛋又不知事的小肥羊可不好遇到。

    想想还是算了,快点将她打发走,掩盖了这件事,否则将她逼狠了,焉知她会不会直接闹到东家那里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