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鬼祸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场之人,反而是湛长风受影响最少,大半经脉被毁的她,着实没什么气可以逆行的。

    在司巡府面前,湛长风有点顾忌自己的地魂形态,便只以武力相搏,她毕竟曾臻武道后天圆满,身手技法算得上高强,自可以和这法修周旋。

    这愁眉不展的修士看出湛长风不太受他的音攻影响,却丝毫不后退,一直将她往通天梯逼。

    湛长风疑虑他的目的,长剑撩开他的利爪,翻身下台,“上!”

    几道破空声朝那修士袭去,与之同时,人影翩飞。

    铁盾.百里等先天修士将他团团围住,各出绝学,呵,这通天路果真存在,干完这一票,他们也好拿到令箭前往新的世界!

    百里软剑三震,如同无形之鞭,抽在他胸口,一气提不上,尖啸被打断,趁此时,铁盾手持巨盾悍然砸向他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苦脸修士双手轻颤,却是接下了这一击,他好歹是筑基的身体,对上先天的攻击不至于迅速落败。

    但是苦脸修士没有反击,跃身跳上通天梯,阴鹜大笑,“某在藏云涧等着你,等着将你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玉祯等人终于破开了苦脸修士的旗帜,却追不上他了,“他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登记官打开簿子,一看,“石佳明...”

    “明显是假名。”这次司巡府失职失到家了,玉祯愧然,“在下没想到竟有人公然在降天台出手,是我等之过啊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没什么意外,“通天梯那头,也有人守卫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玉祯道,“那边只是落英城闹市的一处传送点,虽有人看着,但也仅有几位启动阵法的修士,毕竟来人的令牌都是事先去司巡府驻点申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这便联系驻点,查清他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是抢了别人的令牌下来的,你也查得清?”

    湛长风看看天色,“到此为止罢,告辞。”

    玉祯叫住她,“你难道不去藏云涧吗?”

    他又想到苦脸修士最后那句威胁,补充道,“若你怕他们在外面暗害,我可以给你联系驻点,让驻点修士接应你,算作司巡府的赔礼。”

    “暂且不用了,孤还不打算走。”公孙家的事还没个结果,三府重立才刚开了个头,她虽想去藏云涧闯一遭,却不会随意丢下手头未完结的事。

    玉祯犹疑了一下,一想人家自己都不急,他瞎掺和什么,于是不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正要收兵回去,突感树林深处几道气息奔袭,其中一道赫然鬼气森森!

    他们行进的方向明显是降天台!

    “今晚事真多。”湛长风没想去凑热闹,“传令回营。”

    此时林中,一道声音大喝,“守住降天台,不要让它进去!”

    “桀桀,你以为拦得住我!”那团黑雾倏然加速,犹如利箭一般冲向通天梯!

    玉祯这回反应快,“结阵!”

    “五行八卦阵!请天雷之力!”

    降天台周遭雷光缠绕,隆隆声势吓住了黑雾。

    天雷专诛邪,黑雾没有靠近就身感透凉,“呸,你们这些伪君子也就会这点招数了!”

    它猩红的眼中射出两团幽火攻向结阵的修士,玉祯被幽火中强大的恶魂所震惊,连连祭出防御的用具抵抗。

    这时燕为山一剑劈向黑雾,打斗中急急朝玉祯解释道,“那邪修与这恶鬼相互勾结,邪修炼修士之血,恶鬼噬修士之魂,现邪修已经伏诛,仅剩这恶鬼,我料想它要逃去藏云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我哪里去不得,何来逃!”黑雾如风般擦过五行八卦阵的边,雾状身躯中掉出一团白色,正是那梦貂!

    “控制你的人已经死了,迷幻他们,否则我就连你也杀了!”

    梦貂惊慌地将前爪拢在胸前,毛发炸起,袅袅箫声荡开来,教人昏昏欲睡似醒非醒。

    五行八卦阵一松,黑雾钻了空子就往降天台闯,燕为山大吼一声守住神志,黑剑擦过自己的手掌飚出一道血线,“血剑阵,去!”

    十八口血色幻剑携浩然正气如急雨般咚咚落在黑雾周身,剑光搅碎了黑雾!

    惨烈的叫声过后,黑雾似烟雨一样,被风一吹,就散去了。

    燕为山操着幻剑对准梦貂,这梦貂胆小得很,当即将爪子举过头顶,眸子里水雾蒙蒙,可怜非常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手无寸铁之辈,然你助纣为虐,事实已成,好好配合司巡府的审查,或可捡回一命!”

    梦貂连忙双爪作揖,任清醒过来的司巡府修士将它抓起来。

    玉祯道,“此番多谢燕道友相助,替失踪的修士们找回了公道。”

    燕为山没有居功,“这都是贵府的修士在谋划,我不过是打个下手,此案具体事宜你询问刘昭副堂主即可,邪修恶鬼已经除掉,当无大碍了,我不便久留,告辞。”

    通天路还有一刻就要关了,玉祯也就没挽留,“道友走好!”

    天上极光逐渐暗淡直至消失,通天路也随之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阴冷的树林中,一缕黑气钻出叶子,片刻后,数道黑气飞来,融为一体,猩红双眼重新睁开,“桀桀,恨呐,恨呐!”

    燕为山的幻剑削了它大半灵魂,大半年来吞噬修士之魂累上来的力量险些功亏一篑!

    “好饿,好饿。”黑雾狂躁地喊着,似乎失去部分灵魂后,它的神志也开始丧失,变得愈加极端.暴戾。

    它刮过树枝草木,树枝草木枯萎,张昭的恶意令满是禅虫蛙兽的林间死静如坟墓。

    擎着火把的长龙沿着山道行军撤退,火光剧烈摇晃,骚乱突起。

    湛长风回望长龙末端,黑雾顿有所感,立马盯过来,陡然间两种不同的阴寒张扬对抗。

    “魂,饿啊。”黑雾找到了让它满意的目标,咀嚼着一名军士的灵魂,朝湛长风飞掠而来!

    多眼熟,不就是害她肉身残损的恶鬼!

    湛长风勾起嘴角,双眸化为赤血之色,纯阴之力从骨髓之中涌出来,注入剑身。

    一剑斩去黑雾一角,黑雾顿感撕裂般的疼痛,斩下的一片黑气无声湮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黑雾的理智拉回来了一点,“你没有正气没有雷法,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伤到我!”

    “伤人者,人恒伤之。”湛长风一手纯阴剑,“枉我找你那么久,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雾在她的剑势之下,竟有几分无从下手,她的力量有问题!

    这...这是能够湮灭魂魄的死力!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凭人身掌握这种力量,不!”黑雾自言自语到最后起了几分癫狂,疯了般压榨全部实力攻向湛长风,绝不能让她活着!

    现在湛长风的地魂形态不会影响肉身,自不用时刻顾忌,见它全力攻来,便也不再留手。

    阴风袭来,人仰马翻,火把尽数熄灭,云遮月,血光起!

    “出来!”黑雾铺展开去,数十道死灵残魂在黑雾中尖叫冲撞,随着黑雾的解缚,如脱缰野马般扑向湛长风,端的是撕裂吞噬之势。

    湛长风压力陡增,顷刻间调魂力护识海,不让它们有附身之机,同时剑招指向黑雾,竟是弃残魂,直取恶鬼!

    恶鬼大恨此人的狠厉,居然浑不顾残魂对自己识海的冲击,早该在开始就杀了她!杀了她!

    “啊!!!我记住你了!!!”它竟然被一个凡间小孩逼回九幽!

    湛长风见雾鬼身影渐隐,似要被一种力量裹挟而去,当即将火球符.金刺符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火光.金剑砰然砸在黑雾身上,渐隐的趋势一滞,雾鬼还来不及重新念回归咒,纯阴之剑已到它的眼前,瞬间洞穿它的右眼!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听完它的怒叫,剑早将它劈成了两半!

    军士们感觉盘在心中的阴冷消失了,月光清凌凌地照映着连绵山峦,又是一片风光霁月。

    前头坐在骏马上的人仿佛没有动过,只浅浅招呼道,“继续赶路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