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其实上面那章蛮重要的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新秀榜是海世图九榜之一,网罗了修道界筑基之上极具天赋能力的年轻弟子,无不是底下修士仰望的人物。

    得到肯定答复,玉祯又纠结了,生怕堂主干了丢脸事,这种背景强硬的修士,能被她随手召来?

    但是燕为山来了,来得还非常快,庄重地揖礼,“君前辈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听到前辈,玉祯镇定了,这堂主果然是被上面贬下来的。

    君问酒倒是有种类似肝疼的无奈,算了算了,连师叔祖都有人叫了,她还会听不惯前辈的称呼?

    “燕道友,太子长生涉及一起案件,然有人观她所用剑法酷似你们剑宗,正好你在这里,便寻你来问一二,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连铺垫都不带,当堂主的果然不一样。玉祯默立,将自己虚化成了背景。

    燕为山就是当初在小寒镇外,莫名其妙出来问责湛长风观书换人力,又莫名其妙离开的青年。

    他咀嚼了一下君问酒的话,不确定地比了下自己的腰,“前辈是问那个小孩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君问酒转头问玉祯,她没关注过这件事,连太子长生几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玉祯回道。

    燕为山淡定了,“此子用的确实是本宗的基本剑诀,但是宗内哪位看中的弟子还不知晓,若她牵涉司巡府中的案子,秉公处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在来煌州的路上,偶然看见湛长风击退土匪,才认出她的剑法的,所以多加注意了一分。

    湛长风以观书为利,差遣他人造屋,本无大碍,但是他们剑道之人眼在剑心在剑,讲的是一个真字,行的是一往无前,执着苦修,对于这种充满利益性.投机性的做法是摒弃的,它对剑修之道没有好处,只会滋生惰性,让人拿不稳手中的剑。所以那时他会出面阻止,但是显然,湛长风并没有听他的。

    君问酒只道了句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玉祯却是隐晦询问,“既然是贵宗看中的弟子,此次通天路开,应该会离开吧?”

    玉祯觉得太子长生实在太能搞事了,最好快点让剑宗打包带走,安安分分修道去,别来折腾他们了。

    燕为山很耿直,“想必那位传法的同门有所安排,离不离开,我不能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道友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玉祯听君问酒开始寒暄赶人,就没再说话,但万万没想到,君问酒下一句是,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,正好岭山那边说找到了邪修的老巢,可惜那帮家伙光吃饭忘长膘了,到现在都拿不下这邪修,你要不要去试试,薪酬按编外人员来。”

    噫,我们豪放不羁的堂主,这是拿大宗子弟当劳力使了。给的还只是编外薪酬。

    燕为山的关注点显然也不对,“多少灵石?”

    以为燕为山会严词拒绝的玉祯木然了,你们剑宗那么缺钱吗?

    其实湛长风也很缺钱,整顿三府.建立兵书院什么的,易裳那边是拨不出款的,煌州府库里也没多少资金,所以这会儿正忙着给人抄家。

    当官的能有几人清白,商贾身上又干净得了多少,加上三府重立,规矩职责多有变动,一些思想顽固又或不肯放权的人抗议激烈,也该抄些家让他们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日子一忙,转眼就到了八月半,通天路开启的日子。

    为了不造成太大动静,通天路一般是在月上中天后出现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对湛长风来说非常关键,公孙家的反扑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她受追杀不要紧,但是绝不能让公孙氏的人马进入神州帮助李瑁。

    今年的八月半,注定是不同寻常的,煌州七郡午时后便紧闭城门,不准出入。近万军士开拔,入夜前封锁了西岭。

    西岭正是通天路将要出现的地方。

    军队一动,众修士就起疑了,他们可从没遇到过朝廷突然干涉西岭事务的情况,再细一观察,司巡府的人马似乎也多了一倍,气氛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这是要出大事的预兆啊。

    只不过军队围在西岭外面,司巡府守卫着里面的降天坛。

    今次通天路,司巡府执事除去外派任务的,几乎全部到场。守卫登记名录等事项,更是由玉祯亲自主持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知道军队是来干嘛的,但总有几分不舒服,崔固耐不住,上前问湛长风,“太子可是信不过司巡府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你就不能客气点委婉点!

    “这次我们会严格调查清楚每个人的来历的。”崔固感觉脸好疼,生硬抛下句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其他竖着耳朵的司巡府修士眼观鼻鼻观心,选择没有听见,却也没有再上去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崔固走到玉祯身边,忍不住抱怨,“这太子说话当真直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生来就在权力之上,还需考虑你的心情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叫人顾忌,到了藏云涧,世俗的身份可不顶事,那时再如此不敬前辈,得被人套麻袋。”

    玉祯失笑,接着又有几分怅然,“那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虽然燕为山没有直接承认她的弟子身份,但在玉祯看来,她进九极归一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九极归一宗那可是上界大宗之一,真正承有道统的宗门,以剑道声名三千世界,享万剑归宗之誉。

    要入其门难于登天,藏云涧六院中人也没几个进得去。

    但一入此门,道途之宽广,哪里是他们比得了的。

    戌时

    天空出现一道极光,光芒投下来,落在降天石台上,光中一条向上的阶梯半隐半现。

    降天台旁三重守卫包围,只露出两个口子,一进一出。

    “要去藏云涧的修士可以过来登记了,登记好后上石台,将血滴在令箭上,自可走通天梯!”

    等待已久的修士激动上前排队,喜悦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此时阶梯上也出现了向下走来的人影,神色却或多或少带着点释然迷惘。

    阶梯之中,一上一下,两种境遇。上去的人未必得偿所愿,下来的人未必能得心安,但是至少此刻,都拥有了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孙行义携孙女过来时,看见了湛长风。

    她还是一身玄衣从容地站在那儿,后面跟着车夫,仿佛没什么改变。然孙行义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是在自己面前,这个身份遮掩得太过,明摆着不想让自己知道,孙行义自不能去揭穿,唯有上前道,“小友啊,我要走了,希望来日能在藏云涧相见。”

    声儿有点轻颤。

    毕竟曾是一代忠肝义胆的抗蛮英雄,湛长风也不想他临老再卷进战争,所以始终瞒着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索性他看破不说破。

    湛长风颔首,“孙前辈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目送祖孙俩上了通天梯,身影隐没,湛长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出口上。

    由藏云涧来的修士要经过重重审核。比如年纪.修为.来此为何事,要历练还是定居,期限多久。

    全都符合标准后,再将个人资料归入档案,留下一缕精气。

    每年神州进入藏云涧的名额不定,只要拿到令箭就可以了,藏云涧进入神州,却只有一百二十个名额。毕竟神州尚脆弱,容易被高一等的文明搅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