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对峙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皇祖父说天下最难懂的是人心,最易控制的也是人心,所以他走了攻心之道,一如我和李重华,他都选了,也都没选,只是准备好了场景,等将来我们谁能杀了谁,谁最终上位。偏偏,我们都以为他选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给了李重华圣旨,给了她天子剑,最后的遗言仿若她就是易家的未来。

    不能否认,这种重托真的能让人无怨无悔地为此付出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可惜,”湛长风垂着眼眸,“攻心太麻烦,我没心思去学,所以我只会设局,当局势已成,人心也不过是环境下任意左右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崔固焦急而走,她从容转身煎茶,因为一切都在意料中。

    但是军士后脚递进来的消息,让她产生了些微好奇,有了上面那一番言论。

    消息是说,被何云天劫走的岳阑珊,自己回来受缚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不计人心,但也不得不承认它的奇妙,它没有逻辑,甚至有时会在概率之外,”湛长风沉思了下,“如果有一天我失败了,也许就是因为错漏了某种人心。”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后,湛长风凝望着那个沉睡的她,语里多了一分无奈,“易长生,我再等你十年,若你还不醒...我便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茶凉之后,湛长风睁开了眼,兴之所至,拔剑起舞,剑影之中天光乍破.雷龙咆哮。

    她生平最不能释怀的只有两件事,一是那座不存在的山,二是易长生的沉眠。

    都是那么的突如其来,没有来由,没有防备,她只能被动接受。

    玉祯沿竹林小径进来,纷飞竹叶之中剑光横行,待看清她的招式,眼皮一抖。

    湛长风自然也注意到了他,未经通报擅进军营后山,某种意义上就是司巡府的警告。他们能来无影去无踪,亦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毁掉她的军队.大炮。

    收起势,湛长风随手搁下剑,盘坐在席上,地炉水沸,“席位有限,诸位随意。”

    她如此自然,好似不是他们唐突到来,而是相约已久。诸位执事不语,看向玉祯,玉祯撩起袍子在她对席坐下,开口却是说,“剑客崇尚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,可不会随便放下手中的剑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斟了茶,也就给了对席一盏,“孤非剑客,孤只是擅长用剑。”

    玉祯哈哈而笑,有点莫名的意味,“不知太子师从何人?”

    “云游野客罢了。”

    玉祯见湛长风不欲多言,也点到为止,开始进入正题,“我司巡府应通天路存在,足有三千年,不曾徇私枉法,不曾涉足人间事,在邹廷危事上恐怕有误会,太子可让我看一看证物证词,如果当真确有其事,司巡府定会给太子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来而不报家门,孤焉能信你。”

    玉祯一抚长须,“司巡府副堂主,玉祯,监察在位执事,总管府内事物。”

    他竖起一掌,“这几位都是司巡府执事,总领具体任务。”

    崔固.林钊等人纷纷报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一听过,“倒是辛苦诸位跑一趟了,有一点孤很遗憾,邹廷危在昨天晚上就已经被人暗杀了。”

    暗杀?

    这和死了有极大的区别,不止执事们交耳议论,玉祯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湛长风又道,“幸好,他死之前就录下口供,按下押,认罪状早早送到了孤手里,不然当真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“录下口供?”林钊存着几分不信任,“录而不是他亲手写下,这认罪状有几分真还有待调查,毕竟画押死人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玉祯直言,“是否让我们看看邹廷危的尸身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湛长风抬了下手,“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玄武卫行动迅速,没几口茶的功夫就将尸身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月份,天热,尸身放了一天就开始散恶臭了,掀开白布,尸斑赫赫。

    好在现场众人都见怪了生死,没什么惊讶的。

    “吴用,你来。”玉祯朝湛长风解释,“这位执事最善尸检,死因死法不说,就是死于何种功法武器都能道得上来。”

    吴用不苟言笑,戴上薄皮手套,携着一箱工具上前,瞧着邹廷危尸身上的刑伤倒吸了口冷气,随即面无表情地一项一项地分析伤口深浅来历。

    什么鞭伤烙印盐水,什么骨裂韧断,听得诸位执事眼刀直往湛长风身上戳。

    邹廷危怎么也是他们的同僚,甚至与他们的关系不错,想到他生前受了如此刑罚如此屈辱,怎能不怒,要不是理智尚在,都想跟湛长风动手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有人出声讽道,“邹执事能挺过如此多的刑罚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有点屈打成招的暗意。

    湛长风权当做听不见,倒是对吴用起了兴趣,这吴用果然是专业的,连几时几分多少力度都能说上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历来尸检官中流传着的一句话:尸体是会说话的证据。现在细想,遗落在世的躯壳是生命最后的遗言,能听懂它的话,也是一门极有深度的艺术。

    湛长风突地一顿,若她早点学会拘魂术,哪还需要陪他们翻尸体,趁邹廷危的魂魄还没消散,直接拘了,岂不是更省事。

    只是她前面三个魂术都只学了皮毛,加之魂力有限,无法支撑第四个魂术了。

    她那么一神游,吴用已经讲到致命伤了。

    吴用指着尸体胸口的青紫掌印,“此掌震断心脉,一击毙命。以我对神州武道的了解,此乃西满郡华阳派的赤虎白云掌,以刚猛迅捷见长,但求一身猛虎劲,一颗白云心,观其掌力,当在先天。”

    林钊凛然,目锐如刀,直直盯着湛长风,“据我所知,太子身边就有华阳派前任掌门,荆楚!”

    竹叶簌簌,清甜中杀意陡起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“太子是不是该解释解释。”玉祯沉声道。

    湛长风摇摇头,“这没什么好解释的,荆楚昨夜就不见了,只能怪我识人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未免太轻巧,一句不见就能揭过?”崔固鄙薄,“谁知你是不是在自导自演,掩饰错杀司巡府之人的失误,或者...”

    他诛心而言,“这根本就是针对小寒镇,针对司巡府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轻撩眼皮,“你的脑袋还在家里睡觉么,如今神州战乱,殷朝岌岌可危,孤在此时惹上一个没什么干系的不明势力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崔固连同有这个想法的执事们被群嘲中伤,又怒又疑。特么想想居然还有几分道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