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邹廷危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且退,弓箭手!”

    掐着时间包围一营的弓箭手闻令搭箭,白虎眼中神光微闪,箭矢竟朝着零贰等人而去。

    零贰背脊发寒回过头来,箭矢已近眼前,骤然数道墨影突降,剑光四起,箭矢不断被击落。

    又数道墨影出现在弓箭手背后,将他们一一打晕。

    这些人皆是墨衣面具,手持长剑,气势肃杀,仿若死地出来的修罗。

    零贰一时不能分辨敌友,直到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剑刺破白虎前胸,玄铁利刃如裂帛般撕裂白虎的皮肉,从前胸划向脖颈,血彪射而出。

    白虎悲鸣一声,居然转身叼起何云天,血遁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”零贰从这突如其来的交手中回过神,道,“要不要将他捉拿回来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一时也找不到,”湛长风略有不悦,此人虽于她还没实质阻碍,却三番两次跑出来影响她的计划,是个麻烦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将大别军的事处理好,其他事稍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零贰看了眼那些墨衣面具人,清扫后续去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盘坐在相对她而言,过于宽大的鎏金交椅上,长剑横在膝上。

    点将台上除了墨衣面具人,就只有缚跪于下的岳昆。

    湛长风主要的势力来自于老皇帝交给她的皇族暗卫和情报网.地下产业。

    但她这个人,说是疑心重也好,独尊也罢,不可能完全信任老皇帝给她的势力,必然会在暗中培养属于自己的死士。

    这些墨衣面具人便是她豢养在外的力量——玄武卫。

    老皇帝没有废除她也就罢了,若当时老皇帝真要当她面扶持李重华,就算没有李瑁,她也会发动政变清洗皇城。

    但这世上,假想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到最后,老皇帝没有负她,她就还会真心称他一声祖父。

    珈蓝公孙氏的第一道防线即将破碎,您会高兴的。

    一杯酒撒地。今日是老皇帝的诞辰。

    天高地远,点将台后面是漫漫营帐,前面是空旷的操练场,大别军的旌旗正在落下,殷朝的斧钺和赤血刀剑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盘旋在天上的两只鹰隼清戾长鸣,流云飘散。

    湛长风轻弹剑身,铮铮似弦响,“公孙许了你什么,还是...”

    她偏首笑,“什么也没许。”

    岳昆咬牙切齿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略有猜测,她说的公孙就是李瑁背后的世家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”湛长风被八月的午后太阳晒得有点懒散,闲闲说道,“孤听说过一个故事,农人想要驴赶车,又不想给驴吃的,就拿一根萝卜吊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说完,被久违的自称恍惚了一下,才接着道,“有人说驴傻,但孤以为,努力去吃那根吃不到的萝卜,总比原地饿死好。”

    孤...岳昆心里一震,是了,她是太子长生。一出生就贵为天子之嗣,命定上位的太子长生。

    加诸她身的尊耀,世人皆有所耳闻,而她一岁一岁地成长,荣耀沦为了陪衬。

    理智.冷酷.智近若妖,是百官对她最后的印象。

    那时就算是怀着异心的诸侯臣子都不得不承认,如果她成年,必定是一代强大而完美的君主,他们的灾难。

    岳昆记得那会儿他还没想到造反,初听皇宫政变.太子潜逃的消息,焦虑得直叹“完了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岳昆惨然而笑,“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自然之势也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道:“我喜欢你说的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岳昆的眼睛慢慢睁大,那一溜戴着手铐脚镣,身穿囚字白衣的人,是他的嫡脉血亲,是他的心腹亲信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算你战败,还是算你谋反,孤都挺想诛你九族的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岳昆愤然不语。

    湛长风道,“日头正好,将他带下去,一起行刑吧。”

    百二十口人跪了一地,刽子手已经举起了刀,哭嚎声一片。

    岳阑珊期望何云天能像在大街上替她教训小痞子一样出来英雄救美,期望英武的父亲能保护她,但是何云天并没有出现,父亲和她一样狼狈等死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想死!”岳阑珊绝望了,身还未死,心已经如枯井。

    岳老太爷大哭,“岳家彻底完了,两千多条人命啊!”

    岳昆陡然一惊,对的,她说了,要诛九族,这两百人只是先走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岳昆终于瘫软在地,岳家百年基业,就在他手上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“阿昆,二弟三弟!”岳烈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岳昆.岳颂.岳老太爷惊喜抬头,便见一群人纵马闯进校场。随即心一沉,才来了几十人。

    再定睛一看,这几十个人竟都是先天!

    有救了!

    岳烈旁边的邹廷危敏锐地扫过四周,暗道不好,来晚了一步,这分明已经是尘埃落定之象。

    幸好他有所准备,“据人来报,有修道界之人干涉凡间国事,司巡府奉命将其全部缉拿归府,反抗者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司巡府修士执灵兵法器冲向点将台,道道绚烂的术法已然就绪。

    湛长风也道,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令旗挥下,一条条铁索自地里飞起,绊住马脚,一千盾兵从两旁冲出来列阵,一千弓箭手紧随其上。

    一个先天能对抗一支军队吗?

    几十个先天能对抗一支后天组成的军队吗?

    火雨比法术更先到达司巡府面前,爆开的箭镞里还燃烧着令人窒息的迷烟!

    邹廷危大惊,这些人早有准备!

    邹廷危不惧反笑,凡间哪来如此多的后天先天,待他回报到府里,就有了名目出动大部队,只需将这些先天后天抓回去关上一段时间,就算证明了他们的清白,也可利用这段时间让公孙的人快速掌握煌州。

    他帮公孙氏做到这份上,已然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邹廷危与几个亲信传音,“将岳昆救出来,煌州还需要他。”

    一位修士飞出一块手帕,瞬间长成屏风大,挡住了火雨迷烟,另一位修士借着掩护挥动大刀在防线上破开个口子,要营救岳昆。

    哪里那么容易得逞,铁盾扛着一人高的盾悍然跳杀,铿锵!盾与大刀相击,脚下的地开裂!

    “呔,哪来的不长眼的东西,跑这儿造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司巡府你也敢打!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儿,没听说过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