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岳家之祸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何云天能从诸多人眼皮底下抢到化生冥水,不是纯靠运气,是有几分手段在里面的。其中少有人知道的一点,便是他法武双修。

    他生来根骨不好,修不出真气,这是他内心的疙瘩,即使最后他能修法,也迈不过去心里那道坎,幸好偶得奇遇改变了体质。

    所以他会术法,却只拿着术法当暗手用,平时最喜用武力战斗。

    何云天知道这场擂台不能用外物比斗,但是过程并不重要不是吗?

    何云天仗着灵活的身法和铁盾周旋,招法精彩,频频转危为机,引得场外的士兵高呼。

    他心中谨慎,先天的气势不是盖的,烈烈拳风扫过脸颊,泛起刺痛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,奎生,迷惑!

    ——我来。

    铁盾挥空一拳后立马横向砸去,但是在众人的眼里,他挥空后就收手撤退,似乎要等到时机,何云天却直逼而上,竟以一招秋风扫落叶将下盘稳如磐石的体修撂倒了!

    “好!”岳昆爆出大喝。

    大别军一齐举戈叫好。

    校场位于煌州南郊外,过去五十里就是秋葵山,也是田猎的场所。

    当校场里喝彩连连时,秋葵山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岳长明咽了口口水,血从他的额头滑落,滴在脚旁的草叶子上,“那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几人屏息躲在灌木丛里,面目紧绷,不断颤动的眼珠却暴露了他们的恐惧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时辰过去,幽静的林间响起蝉鸣,才有人支持不住地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快,我们得赶快将此事报告大人,”原本他们按照计划埋伏在秋葵山各个点,只等着将赤血军一网打尽,然而百般手段还没使出来,自己人却悄无声息地被各个击破了。他要不是遇到旁边几人,共同退敌,恐怕早就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岳长明扶着树干站起来,“嗖”,一支利箭贯穿了他的胸腔。

    箭雨连连,身旁人不断响起闷哼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地向上望去,浓密的树冠后头,箭镞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最后一眼,草木分路,模糊的影子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看了看日头,解决那几个先天费了不少时间,好在来得及。

    她甩去剑上血水,“走,干正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殿下。”丛林中人影憧憧,一瞬又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前去小寒镇的道旁沟渠里,爬出一个光溜着身子的半大老头,上下就只有一条红裤衩。路人见了,捂着嘴直笑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岳烈羞红了脸,突然脑子一激灵,连忙摸着身子找书信,到底是哪个畜生偷袭的他,被他抓到非得碎尸万段!

    岳烈气得七窍生烟,翻了沟渠都没找到书信,顿时又如坠冰窖,一热一冷,脸都青紫青紫了。

    能自己修得先天的都非等闲之辈,岳烈豁出去了老脸,抢来路人的马匹,一挥鞭子直奔小寒镇。

    树上的鹰隼梳了梳羽翼,打起了瞌睡。小半个时辰后,马蹄震动地面。

    校场

    “云天哥哥真是厉害,竟连胜三场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厉害,是他们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笑笑,不多言语,让岳阑珊看得更加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岳昆左右瞧瞧少年少女,拍拍何云天的肩膀大笑,“小友果然是少年英雄,走,与我一同去一营用膳!”

    “这不太好吧,”何云天推辞,“我不过一小辈,怎么能和诸位大人同饮。”

    “嗳,你可是我大别军的英雄,我岳昆的上宾,有什么不能的。”岳昆脸一虎,“难道你看不起岳某人?”

    岳阑珊也劝道,“云天哥哥,你就和爹爹去吧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再三推辞,最终答应了下来。甫进一营,数道目光看来,两边首席各是煌州刺史唐显.使臣方恒,下面是诸营将官。他面对那些质疑的目光一点也不怵,微笑地跟着岳昆在第二席坐下,对面就是赤血军的将领。

    唐显打了个圆场,赞道,“这位少年实力极为厉害,且不卑不亢,极有高手风范,岳大人是不是该给我介绍介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他的实力可不是我能一言概之的,在我军中倒是委屈他了,”岳昆笑着询问何云天,“可自我介绍一番?”

    何云天道,“在下姓何,名云天,请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这便完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堪比先天,自然不会责怪他的高冷态度,反而觉得理当如此。

    唐显观察得细致入微,岳昆那么傲的一个人,怎会好言好语地哄着个晚辈,此人定是大有来头,赞美之言脱口而出。大别军系的将领一看,也不吝褒奖恭维。

    说得口干舌燥.其乐融融后,唐显端起酒杯,对方恒.零贰道,“今日上午的比斗着实精彩,两方全都是一胜一败,打了个平局,就看第三场的田猎,谁能笑到最后了,我这里先预祝两军军演圆满结束,咱同朝为官,比可以比,但千万别伤了和气。来,我先敬你们一杯!”

    “唐大人说得是。”方恒喝下一杯,又倒了一杯,“诸位大别军将领都是身负家国重任的栋梁,这一杯我敬你们,不管下面的田猎如何,我等都是同向操戈的袍泽!”

    零贰也举起了酒杯,“来,干!”

    岳昆和大别军将领也都举起了酒杯,至于田猎如何,他们心中有数,只是现在还得演一副兄弟情深,“干了!”

    何云天也将酒杯凑到嘴边,学着诸将豪气地一饮而尽!

    营帐里都是觥筹交错的声音。何云天琢磨了一会儿,佯装担心地阻了岳昆的饮酒动作,“岳将军,下午不是还有田猎吗,可别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岳昆抬头饮尽酒,遮掩了眼中的深思,放下酒杯一副笑模样,“小友啊,你可知道人生有哪四大喜事?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”何云天念说,“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,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,四大喜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这是普通人的喜事,不是我的,”岳昆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,“醉卧美人膝,醒掌天下权,风云际会时,化龙乘云去,这才是我的喜事。”

    他又自嘲,“可惜后两句我今生是没办法实现的。”

    醉卧美人膝,醒掌天下权,风云际会时,化龙乘云去。何云天反复念了几遍遍,心被触动,却道,“前两句对我倒是可有可无,后两句才教人心驰神往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的机会可比我大多了。”岳昆摇了摇酒壶,“我是俗人啊,我只想喝完烈酒,大干一场。”

    这老狐狸。何云天笑道,“那我们正好互补,岳将军有什么事尽可找我帮忙,我与令媛以兄妹相称,不介意的话,我就叫您一声伯父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少年英才,谁人不慕,倒叫我捡了个便宜。”原先岳昆还不将他的实力放在心上,但经过擂台,对他另眼相看,一个现今就可以比肩老辈先天的后生,不能不让人侧目啊。

    小寒镇那边还没回应,他急需的就是像何云天这样实力高超.下手狠辣.未来无量的人。

    岳昆不用思量,便打算过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对何云天游说一二,正好何云天也有此意,可谓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零贰撇过岳昆的笑容,扫过唐显微醉的眼,心中默数。

    三!

    二!

    一!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赤血将领拔刀而起,斩向对面之人,蓬蓬血雨爆散开来。

    岳昆本能向旁边一滚,刀砍在了肩头,一提力气,竟软绵绵地用不上来,心中悚然。

    何云天也是吓了身冷汗,咬了口舌尖保持清醒,“奎生,快出来帮我!”

    一道光从他腰间的口袋飞出来,化作二丈长的白虎,巨爪朝来人劈去,将他摔出营帐。

    此虎凶猛非常,来得又是那么奇异,一时将赤血众人震慑住了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零贰也没想到这会儿居然出了个程咬金,他指挥道,“别慌,先控住这何云天!”

    岳昆见势大喜,“云天,快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白虎拦在何云天面前,怕他们伤他,不敢乱动,只呲牙怒吼。

    该死的。何云天不曾想自己会中如此陷阱,赤血军必须付出代价,“奎生,我没事,你给我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白虎气势大足,冲向零贰等人。

    这畜生速度委实快,力度更是如铁锤,零贰被它的尾巴抽中一击,肋骨竟断了三条,“且退,弓箭手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