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何云天助场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大人,要不要去请四小姐和她那位朋友过来?”侍卫低声道。

    岳昆瞧了眼和岳阑珊说笑的少年,摇摇头,“这样反而不美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老糊涂,君子院弟子的身份代表一种潜力,当做一条长期发展的线倒是极好的,却不能助他解决当下困境。

    锣铛铛响,擂台上盘膝调息的铁盾站了起来,目光盯向岳昆这方。

    裁判喊道,“第四次擂台即将开始,请挑战者上台!”

    岳昆望了望校场出口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老二在搞什么?!

    玉珏是李瑁差人送来的,说是有事可前往那个地方求援。岳昆也是看出了玉珏背后代表的价值才选择上李瑁这条船。否则帝都离煌州那么远,要他冒着覆灭的危险在易裳眼皮子底下称王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裁判催促了几声,岳昆指了个后天大成上去,“尽量拖,别和他正面杠。”

    岳烈道,“要不要让埋伏在猎场的先天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第一第二场比斗都是为了削弱赤血军的实力,等他们进入第三场早就设好陷阱的田猎,才能快准狠地将其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但他认真预估了赤血军的力量,却没算到他们还有数个先天,以至于到现在,他们都没被消耗多少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这几个先天,一切就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岳烈现在的境地实在不尴不尬,难道要他规矩地弄完军演,然后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欢迎赤血军入主?

    哪能甘心!

    岳烈摸出一封信,“大伯你替我办件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岳老二已经去联系了,但如此时辰都没回来,恐怕出了什么岔子,他不能将希望都寄托在岳老二身上,只得遣岳烈跑一趟。

    这封信不是玉珏这样的信物,却是他和李瑁的亲笔往来,那人看到应当会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后天和先天差着一个境界,再如何躲,都不能次次好运地逃过先天的攻击。

    且这后天躲得太狼狈了,场外之人全都唏嘘不已,连大别军里的士兵都想丢臭鸡蛋了。

    正面杠啊,还有没有一点军人的尊严!

    “肃静!”岳昆刚朝大别军喝完,那后天就灰头土脸地滚下来台。

    三千赤血军长枪顿地,气势恢宏,“赤血英魂,佑我袍泽,寸土必争,保我山河,横刀立马请君侧,万古烽火我先开!”

    铁盾在军人们的高喝声中,热血涌上心头,“对面的儿郎,可还记得你们手中举着谁的旌旗!承的是谁的番号!守卫的又是何方家国!”

    殷朝的军队,除了诸侯私军外,大部分都是常备军,将领是流动的,所以荣誉在整个军队,在承载的番号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大别军沉默且混乱,少有的几声响应在纷杂声中低弱下来。

    零贰脸色冷硬,“别,从冎从刀,别觡伸钩,剔敌血肉,而今却连自己番号的宗旨也喊不出来,当废。”

    岳昆还不想在这时撕破脸皮,怒不可遏地吼道,“干什么吃的,喊回去!”

    稀稀拉拉地声音响起,重来了几遍,才统一成完整的口号。教对面的赤血军鄙薄不已。

    观礼台上的何云天轻佻地点评道,“一方瞎吼,一方气弱,都是些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岳阑珊不服气,“云天哥哥,虽然你可能见过大场面,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可是不能当着我的面这样说爹爹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少女嗔中带娇,颜色喜人,何云天连连讨饶,“我口不择言,还请岳小姐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岳阑珊故意板起脸应声,下一秒破功和何云天一起笑起来。

    歇了会儿,岳阑珊忧愁道,“这些外来人如此厉害,爹爹恐怕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大不了重头再来。”何云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云天哥哥你有所不知,如今神州大乱,诸侯并起,四处兵戈,唯有煌州在爹爹的镇守下安定如初,但现在那帝姬却要来抢夺煌州的兵权,着实让人心寒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心里觉得好笑,这煌州原不就是殷朝的吗,你父亲只是个被任命的将官,还真当军队是自己家的了。

    什么寒心,分明是野心。

    他脑筋一转,煌州确实是个好地方,如果他何家能在煌州站稳脚跟,待他日遇水成龙一提拔,说不得就是神州大地上的豪强,也算是他对生养家族的馈赠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岳昆和帝姬相争,非出头的好时机。但...

    岳昆不像是猪脑子,此时近乎明目张胆抗拒殷朝来使,定是有后手在,也许他能捡个漏。

    “阑珊妹妹说得极对,黎民颠沛,皆殷之过,易家实非良主。”

    岳阑珊心道,男子最迷人的样子莫过于指点江山,此话当真没错,“云天哥哥果然见识卓绝,叫小妹敬佩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话下来,擂台上已经比过三场,大别军输了又输。

    还剩最后三场,若岳昆依旧叫后天上台,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岳阑珊看到岳昆的神色,也没那么大的心跟何云天谈天说地了,紧张地看着台上的比斗。

    但是第七场,大别军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何云天翩然摇扇,“妹妹莫急,待我上去会会他,只是...”

    他眨了下眼睛,“你得给我找身衣服来。”

    岳阑珊听懂他话里的意思,些微感动,却仍是阻止道,“云天哥哥你不要乱来,你的好意妹妹心领了,可不要为了我伤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单纯的姑娘。何云天的笑意真诚了不少,“如此先天还伤不了我,你且看着我拿下胜利。”

    岳阑珊脸微红,小声道,“我先去问问爹爹。”

    岳昆已经放弃擂台了,只等着下午的田猎一较高下,既然君子院来的小天才想玩,就让他去玩吧。

    他亲自给何云天送去一套大别军的战袍,感叹道,“何小友当真义气,阑珊交了个好朋友啊,不论成败,岳某在此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当真拱手下拜,何云天上前一步扶住,“岳将军忠义无双,我最敬佩的就是像你一样的勇士,你放心让我上场,我必拿对方的血回报你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话里的狠让岳昆眼睛一亮,他如此说话,可见对赤血军毫无好感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在裁判的催促声里,何云天飞身上台,对着铁盾道,“打败你何需各位大哥出手,只我一新入伍的小兵就够了!”

    嚯,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铁盾没有轻视,摆出起手式,“光说不练假把式,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鹰眼收尽云下的场景,向远处掠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