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搅局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场斩旗,第二场擂台,第三场田猎。第二第三场间隔了顿午膳。

    第二场岳昆能作弊,第三场就不会了吗?

    零贰不能赌,所以他选择不管擂台,争取在午膳时直接拿下煌州大别军。

    军演.作弊?

    谁有空陪你玩儿。

    军中伙食分三营,一营给高位将官,二营给大别军,三营给赤血军,今又设了一营,给观礼的乡绅豪族送膳食。

    他早就买通了备酒送膳的伙夫,此时正悄悄和这伙夫碰面,塞过去一瓷瓶,“放水源。”

    这瓷瓶里的东西是湛长风依照驿站厨房搜寻出来的粉末复刻的,不过其中可能差了一味药,不能造成完全昏迷,只是让人力量尽失。

    这点上又有些像公孙靖对她用的迷心散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直关注着校场上的情况,自然知道零贰下一步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到了现在,除掉岳家反而是小事。

    公孙家埋在司巡府的钉子,才是她们收复煌州的阻碍。

    那就玩得再大点,让她看看这钉子的能耐,让她看看司巡府的底线。

    铁盾硬生生拖了岳颂一个时辰,他打熬的这一身皮肉,寻常兵器根本伤不得他,偶尔被岳颂敲上一棍,跟挠痒痒似的。

    观礼台中的紫袍修士以风为媒施展的术法,也不能有效地阻碍他。急得这修士牙口都要咬碎了。

    武修先是修自身五行元气,再感天地元气,用天地元气补充自身五行元气,所以体内自有循环,如果不是真气彻底枯竭,过些时候自己就会慢慢充盈起来。

    但法修引的是天地元气,为的是让自身合乎自然万法,不到筑基凝出道种,以道种循环内外元气,促成生生不息,那储在身体里的元气是用一点少一点,如果刚巧你又在毫无元气的地方,唯有等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天地元气蒙昧稀少的凡间,如同低阶法修的坟墓。

    煌州的天地元气不算多,但也不是没有。这修士倒想停下施法先吐纳会儿,可是擂台上局势瞬息万变,谁知道下一秒谁会出什么招,谁会被踢出场。

    他已经施了数次术,灵魂十分疲惫,恰时风痕一转,他惊讶抬头就见一头鹰隼朝他俯冲而来,他正在施术,来不及回防,就叫这鹰隼啄去了眼珠!

    “啊~畜生!”紫袍修士捂着半边脸破口大骂,旁边的看客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队赤血军不由分说地冲到观礼台,领头的军士满脸歉疚地抓着紫袍修士,“不好意思,我军的吉祥物伤了你,我们一定会负责的,现在就送你去军医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...”

    军士强搂着他,暗中将一根针插入他的腰间,紫袍修士瞬时说不出话了,软软地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放心,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,你坚持住啊!”

    这些观礼的人里,确实有乡绅豪族,但也有一半是岳家人,为的就是遮掩紫袍修士。

    岳家人怎么愿意让赤血军将紫袍修士带走,一个个都要推搡上来,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身体突然酥软起来,根本拦不住一群横冲直撞的后天高手。

    同时擂台上,铁盾一巴掌将岳颂扇下了台,他扇完自己都震惊了,疑惑地看着他那双蒲扇大的手掌,咦了声,“这次居然打中了。”

    岳昆岳颂叔侄简直想吐血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    零贰也愣怔了,殿下这又是要搞哪一出?

    他可不会认为这是个意外,但也绝不是蓄意。

    零贰跟在湛长风手下那么久,多少了解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她的设局风格就像她的棋风一样散,散到各自为子,一眼瞧去毫无关联,散到随手启动一颗子,就能勾出另外一个局。

    湛长风是不在这里的,她也不能及时对现场的人做出指示,但是鹰隼一动,立马就有人反应过来善后,可见这里面早有安排。

    所有可能都有备案,所有备案都会有相应的人执行,不论这个可能会不会实现。

    零贰没有管那边的事,他这里的事情发展还在计划内,在新的变故没有出现前,他只需完成自己这边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岳昆打发心腹去抢回紫袍修士,绝不能让紫袍修士说出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心腹带人追了上去,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眼神不好啊,人都这样了,当然是带他去看军医!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别军里有的是军医,往你们那儿带干嘛!”

    “瞎比比什么,那你还不赶快带路!”

    心腹:“.....”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那么怪呢,这些人好像是真心替紫袍修士着急,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将紫袍修士送进军医营,两队人在营外干站着。

    心腹试探道:“人有军医看着,你们还站在这里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等绝不会逃避错误,一定会等那位男子醒来,与他亲口协议赔偿。”

    这军士头头说得太大义凛然用情至极,心腹都不好意思再揪着不放,只好转移话题,“那头鹰隼是什么来历,竟如此凶猛。”

    军士不满地乜了他一眼,拍拍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心腹定睛一瞧,这才发现赤红战袍上用同色丝线绣着一头展翅的鹰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又是做什么,难道怕我们推卸责任?”

    军士语含质问,好似被亵渎了尊严,心腹讪笑,“里面那位是唐大人府上的贵客,将军吩咐我们保护好他。”

    军士哼了一声,唐大人知道你们这样往他身上引脏水吗?

    那边岳昆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,家中两大先天败,剩下的后天还用上场?!

    岳老二那边又一直没传回什么消息,这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当头,岳昆的侍卫小心地过来禀道:“四小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四小姐岳阑珊年纪小,老是贪玩跑出去,但是现在岳昆哪管她回不回来,爱回不回。

    侍卫见岳昆一脸不耐烦,没有知趣地退下,反而带着点激动道,“跟四小姐回来的还有一人,听说那人是藏云涧君子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岳昆猛然盯着他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假不了,此人原是何家的孙子,后来进了藏云涧直上青云,这事儿小寒镇都传遍了,属下还看见他和各位藏云涧来使打招呼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岳昆眼中爆出精光,与君子院的人攀上交情,可比拐弯抹角抱那还没露面的世家的大腿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有意提了军演,邀他与四小姐一起来观看呢。”侍卫笑说。

    “做得好!”岳昆朝观礼台看去,找到女儿岳阑珊,随即视线黏在了她旁边的少年身上,好个骨骼清俊的小子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