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坦白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感谢的词,小友想必也听厌了,老朽不再多说,但凡你以后有什么地方用得上老朽,尽可开口,老朽一定竭力而为。”孙行义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孙淼心知祖父为了这枚令箭九死一生,不忍他老来无闲,还要去承担恩情,抱拳,“令箭为我用,今后有所成,一定厚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。”孙行义哪不知道她的意思,失笑,“先等你成了再说这话,哈哈,让小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道:“前辈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一老一少一打哈哈,孙姑娘自己闹了个大脸红,端正坐那儿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孙行义欣慰.酸楚都有之,可惜他只能送孙女到通天路前了,他对湛长风道,“我原以为,我这孙女在武学上也算是有天赋的,见到小友后才知道天外有天,现下倒是不放心她独自去藏云涧了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一眼看穿孙淼的修为,道,“前辈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孙行义踟躇问道,“凭后天小成的实力,到那边就能自保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的资质万里无一,不跟我比,令孙的天赋确实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孙行义哭笑不得,这样堂而皇之夸自己,真的好吗,弄得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一看那大汉,还在认真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小友肯定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对自身要有充分认识,如此才不会妄自菲薄亦或自尊自大,更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产生卑小或者傲慢的情绪。”湛长风正经说,“一个心性坚强的人,不会因为谦虚而在别人面前故意贬低自己,也不会因为骄傲而拒绝示弱,前辈以为呢?”

    孙行义琢磨了一下,确定他以为的夸,在她眼里,只是在陈诉事实。只是“礼”教我们谦虚谦虚,一时不能适应她的说话方式。

    他骨子里也有豪迈,想通之后大声道,“是我的失误啊。”

    孙行义转头对孙淼说,“我以前因你是姑娘家,教你何时进何时退,教你低调保存实力,生怕你处于危险当中,却无人相帮,但现在一想,修士本是与天争命,武道更是拼着一身血性,今日再借小友之口,教你当进则进,不留余地!”

    孙淼瞳孔微睁,应道,“是!”

    孙行义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拿起一杯酒,“藏云涧果然人才辈出,小友之言,让人耳目一新,老朽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胸襟宽宏,不愧大侠之名,我这里以茶代酒,”湛长风饮了一口,道,“有一件事,我未曾说明,却教前辈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孙行义稀奇,想来想去,也没想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“孙前辈对我家确实有恩情在,然我非藏云涧之人。当日顾虑那位修士在藏云涧的地位,怕他纠缠不休,才随口捏造了一个身份,对此,晚辈深感抱歉。”

    孙行义初听确实不能相信,但非失望她不是藏云涧的人,而是这样一个能在鬼城来去自如的小修士居然不是藏云涧养出来的,“使不得使不得,你也是因为老朽之故才那样说的,有什么可抱歉的,反而是老朽给你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孙行义沉思了下,歉然,“那修士名何云天,与我家有段恩怨,为人眦睚必报,在藏云涧又是修道院的弟子,小友要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能坦白,便说明我已经不用顾虑他,前辈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她的沉着笃定,叫孙行义讶然,“我现在倒是好奇神州有哪家能培养出小友这般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只是微微勾了下唇,没有作答。火候差不多了,她也不愿继续扯下去,“哪家的并不重要,然晚辈却有一事需你相帮。”

    孙行义没有犹豫,“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有一仇敌,可惜不能手刃,恰好今次在鬼城收获颇丰,与当铺换取了几块令箭,欲以令为悬赏,征召几名先天高手。”湛长风看着孙行义,“前辈结识的武林高人定然极多,不知可否介绍几位?”

    孙行义没有立马回应,“此事容我考虑考虑,晚上再给你答复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正好菜上齐了,孙行义介绍道,“听闻天仙楼是从藏云涧过来的,菜肴米饭里都含着元气,小友快尝尝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车夫道,“咱们有一份武林中人的名单,先天高手皆在上面,何不自己去找?”

    “你上去说有一块令箭能让人去另一个世界,他们会信?”湛长风看中了孙行义的声望。

    她调查得很明白,神州本土几乎没有法道练气士,有的也是从藏云涧过来的,且他们藏得极好,融于世俗又不干涉世俗。

    而从本土成长起来的武徒一般也只是混迹在所谓的江湖,只有达到先天,才因各种机缘巧合来到小寒镇,见识到另一面。

    由孙行义这个老牌先天去武林征召,效果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湛长风想起什么,“在鬼城之中,凡间来的先天高手折损了许多,就连武林盟主高嵩都皈依了,武林怕是要起一场动荡,你去让零贰分出一部分人马成立门派,迅速掌握武林话语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有几部分考虑在里面,一是充分利用唯心的武道,确立全民尚武风气,教导男女自强自立,二是侧面强大易裳的力量,三是趁机改变神州武道,如果可能,最好让神州武道和藏云涧的武道对接。

    小寒镇像是独立在外的旁观者,它不会去主动招惹人,但也不会拒绝你进来。只要实力到了。

    互不干涉,似乎是凡间修道人和世俗的单方判定。并且好像很避讳朝廷,否则她一个殷朝情报的总掌者,不会不知道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让她对小寒镇没有任何信任,且觉得这个镇太过小家子气,要么彻底断绝和凡间的往来,要么大开门户,这么欲拒还迎的干什么。

    神州武道就像是被蒙在了鼓里,只有少数几个先天得以爬出来,光如此还不够,得千方百计获取一块令箭,去那个有更高“道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在湛长风看来,这简直就是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神州武道资质出众者不乏其多,她皇族数万后天禁卫军不是照样培养起来了吗?

    如果给他们一个知道“藏云涧”的机会,知道先天并非终点,整个神州武道都会自主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一个个极其少数又幸运的先天,或者成功去了藏云涧,或者正在为去藏云涧而努力,竟都有志一同地死死捂住了这个消息,让神州武道一直处于蒙昧当中。

    藏云涧来的修士对神州没有归属感,且一开始就受司巡府约束,不理神州之事还能理解,但是一个个被天下敬重的本土先天高手,竟也如此选择....

    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怕令牌不够分?

    怕机缘被抢夺?

    怕引起动乱?

    真当朝廷是摆设么?

    作为一片大地的统治阶级,她和她的团队有无数个方案能在保证安稳的前提下,和藏云涧建立良性往来,同时让整个天下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

    但现在,虽不晚,却也有点难了。

    一错,见识不足,让藏云涧的人,尤其是公孙氏混进了殷朝,被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二错,历代天子民愚论的思想禁锢。不能否认神州上下的思想素质都不高,甚至极其差,就剩统治阶级举世皆浊我独清了。

    再来,局势瞬息万变,人员紧张,抽不出人手分心小寒镇。否则,她不会征召武林人。

    湛长风沉沉道:“你说,让皇姑在煌州建帝都可行?”

    这事儿车夫可不敢回答,您开心就好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