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欢喜城(6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五层阴气成罡风,一个试图踏进去的小鬼修被绞得粉碎。而在一朵莲花周围,数名修士僵持鼎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修简直没脸没皮,快交出你们的储物袋!”

    “说得你们以前不是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鬼修大笑,“我们何曾是人,你指的是那段做人的记忆吗?”

    孙行义暗自叫苦,他只想凑够换令箭的东西,这回却是叫几个大鬼堵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和大鬼唇枪舌剑的,正是藏云涧武修世家的两名弟子,一个叫宗政淳,一个叫弋明鸢。

    藏云涧的手段委实多,竟有个能装载器物的袋子,没见周围光秃秃一片,只有中间一朵莲花吗,其他的都叫这两人收割走了!

    孙行义就是驻足感叹了一句,没成想,那几个大鬼看不过去,堵了上来,他遭了无妄之灾,想走都走不了。

    宗政淳脸型方正,瞧着十分沉稳,人也非常果决,“你等既然不想善了,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手往袖子里一抽,抖出把玉尺,见风长八丈,劈头盖脸朝几个鬼修抡去。

    为了鬼城之行,他们准备的十分充足,装备更是带齐全了,就这玉尺就有不下三道专克鬼修的法术。

    几个鬼修躲闪开来,玉尺上金光连连,沾到阴气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一个鬼修十指夹着八个黑铃铛,铃声抨击心神。

    弋明鸢唇角微挑,手中出现一把琴,琴弦拨弄,音杀已起。宗政淳瞅准时机,玉尺连连拍向几个鬼修。

    两人配合之下,稳步压制住他们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突来一声暴喝,音之戾竟仅凭此声,崩坏了弋明鸢的琴弦,击飞了宗政淳的玉尺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!”宗政淳大惊,这功力,定是先天圆满的高手。

    适才嚣张万分的鬼修们此时安静如鹌鹑,“常师兄定会叫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闻声后,一鬼随疾风瞬至,黑袍青面,阴鹜地扫过宗政淳.弋明鸢,转脸却是将几个鬼修骂了一顿,“一群打俩还拿不下,要脸吗,还不快给我滚去修炼。”

    几个鬼修不甘地瞧了两人一眼,转身飘走了。

    正当宗政淳.弋明鸢松了口气时,常令秋反手拿出鬼幡,阴鬼咆哮,“白拿也就算了,还贪无止尽,欺我鬼道无能不成!”

    宗政淳连忙玉尺抵住狂舞张扬的阴鬼,“弋道友,快!”

    弋明鸢恰好调好弦,几声扫出,结成一音罩,“此鬼强大,硬拼不得,寻时机撤退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只是宝物,没必要将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人鬼大战之时,满池莲花摇曳,一道影子踏着纷纷叠叠的莲叶走来。

    宗政淳.弋明鸢和常令秋几乎在瞬间就将感知投了过去,然后都疑惑了,这到底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湛长风看了看斗法的两人一鬼,撇头望向盯过来的孙行义,“孙前辈巧啊。”

    躲在一旁保命的孙行义干巴巴地应了声,“巧啊,小道友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见这小道友淡定地绕过两鬼一人,朝深处走去了。

    宗政淳见她和孙行义打招呼,立刻道,“这位道友且慢,助我等击退此鬼,我等必有厚报!”

    常令秋哈哈大笑,人?

    她阴气缠身,全无活人气息,怎么会是人,这男修病急乱投医,求到鬼身上了。

    常令秋大发神威,掐动口诀,无数怨鬼冤魂从鬼幡中冲出来,两人处境更加危难。

    湛长风本想客气地回句“没空”,却见那一朵莲花上方阴气涌动凝如暴风,无形间化去两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常令秋几乎和宗政淳同时喊道,“化生冥水!”

    化生冥水可是鬼修的大补之物,一滴赶得上在此处修炼一年!

    自然它作为天材地宝,对人修来说,不论是炼丹还是炼器,都是极为难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滴答~

    空灵之声从心间起,一滴水凭空落在盛放的莲花花瓣上,晶莹如露珠。

    一条紧绷的线断了,常令秋.宗政淳.弋明鸢再次大打出手,此次却是各自为战,只为争夺那一滴水!

    湛长风权衡了一下,虽有一定几率争得到,但是太浪费时间,还是找至阴之炁要紧。

    然此时感应到化生冥水出世的修士纷纷现身,其中就有那公孙龙。

    公孙龙见到湛长风,哪还管什么水不水,当下持着双剑出击,“那三个蠢货竟连个小孩都对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伤心,你未必不如蠢货。”湛长风躲过一剑,掠向第六层。

    不如蠢货?

    如不如都是个坑,公孙龙高喝,“有本事逞口舌之力就别逃!”

    他往身上拍了一张符,保证自己不受阴气侵害,这才全力追击。

    湛长风有意朝无人的方向去。公孙龙要杀她,她亦想趁早解决他,省得关键时候被背后捅刀。

    当众修士争夺化生冥水的声音远去,湛长风不再一味躲闪,纯阴力注入剑身,阴森陡临。

    公孙龙轻如惊鸿,剑势翩飞,似一张大网,网上都缀着钩,一剑一剑袭来,有一种要将人网缚的窒息感。实力比公孙靖高出一筹不止。

    然湛长风亦非当日,公孙龙暗自心惊,不过一月余,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情报。

    这等进步速度,焉能放任下去!

    “易湛,殷朝已亡,这天下你已经无处可去,交出龙甲神章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殷朝既亡,我哪里不能去,”湛长风冷笑,“你要记得,我易家能灭你公孙家一次,就能灭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缥缈森冷的剑光直刺生门死穴,公孙龙被她一激,险些招架不住。八百年前的灭族之祸,是他们永远的耻辱,唯有易家的血才能洗刷。

    双剑交错格杀成空,剪得乱叶纷飞,公孙龙目光一寒,剑柄相接合一,成双头刃剑,倏然起舞,仿若千万灵蛇,将周遭阴风切割成碎片,同时密不透风地压向湛长风。

    此招气势磅礴,精妙非常,既攻又难以让人破防,若是在外面,湛长风未必能胜得过他。

    但在这石莲台内,她绝不可能输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火,预先为你公孙家送葬。”湛长风长剑一挥,旁边的茎应声而断,莲花抛上空,花落纷纷似火坠。

    她剑舞如龙,飞旋的阴气引动纷落的花瓣,莲花显出本色,幽火连成片。

    幽火能淬鬼身,亦能烧人身,只是于前者而言是良药,于后者是剧毒。

    她勘破公孙龙的一个破绽,幽火霎时顺着她的剑落到他的身上,灼烧灵魂!

    公孙龙惨叫一声,各种丹药掏出来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湛长风已经领教过公孙靖靠着层出不穷的法器维持不败的战斗方式,怎容他吊命。

    四剑点破其经脉要穴,同时打下搜魂术,将其记忆扯出,从一幕幕画面中找到自己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何云天使着神行靴逃命,蓦然见到右侧方好似有一人影,立马拐弯奔去,嘴里喊着,“道友,快接着,我好不容易给你抢到的!”

    说着他将手上的东西扔了出去,却不想那人转身一剑就将那东西劈开了。

    “.....”湛长风。

    “.....”何云天。

    尴尬有没有,正常人不应该条件反射地接下吗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