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欢喜城(2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是夜,湛长风心有所感,披衣而起踱步上街,因为鬼节的关系,大街上空无一人,冷清的月光散落,满目幽色。有打更声传来,像是隔日的呼唤,一点也不真切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几条街,身后传来人声细语,待转身,已置身于一片沸反盈天。

    各家檐下红灯高挂,穿着华服的男男女女游行玩乐,她旁边有一群粉雕玉琢的娃娃手拉手哼着不知名的歌谣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女娃跑到她面前,扬起头,空洞的双眼直直地望着她,“小姐姐小姐姐,你要吃我吗?”

    然后委屈地说道,“爹娘不要,拿我换了小虎子吃。”

    一大群娃娃都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地闹起来,“朵朵也是哦,身体被弄坏了”.“水好热,二丫都被烫红了”.“狗剩不哭,一点也不疼”.“爹娘还会要我吗”....

    湛长风垂眸,给了他们一盘线香,娃娃们就笑着去别处玩闹了。

    小鬼最善也最恶,端看生前遭遇了什么,但听他们所言,分明是战乱赤贫下“易子而食”.“析骨而炊”的产物。

    她怕是进了北城。

    将视线移向别处,却正见一艳丽无双的女子站在树下痴痴地笑着,扭着腰肢把衣衫一件件褪尽,而后,拎着那身血淋淋的皮肉招摇过市,逢人就问一句,“嘻嘻,你可要?”

    天边传来“避让”“肃静”的喝声,然转眼间,一队衙役打扮的人马就出现在了眼前,黑色镶金的轿子被簇在中间,后面跟着各色生灵,有人,亦有猫狗.虎豹,形状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不断有灵魂加入队伍,最后那长长的魂流夹着热闹消失在大街尽头。

    湛长风左右离不开这片地方,只能跟随上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抬眼而望,朦胧烟雾中有一城墙,如立天端,但周遭的鬼哭狼嚎.瑟瑟阴风,会让你真切的意识到,这是活人墓,死人冢。

    城墙漆黑冰冷,有鬼在里面挣扎怒号,仿佛要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上书“欢喜城”。

    进了城中,前面轿子里传来威严的喝声,“有怒气的留下,其余跟我走!”

    一进这城中,湛长风就感觉身体不受使唤,好似灵肉分离,再难控制,只能随着前面那顶轿子行动。

    一部分灵魂停下了,他们想要重新跟上队伍,却怎么也追不上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伍远去。

    穿过一道雾气,轿中又喝:“有怨恨的留下,其余跟我走!”

    再穿一道雾气,“有执念的留下,其余跟我走!”

    又穿过一道雾气,“有贪欲的留下,其余跟我走!”

    那威严的声音仿佛言灵,能自动留下该留的魂,带走该带走的魂。

    留与不留,这是不受自己控制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起先发现这点时,还有点暴躁,毕竟谁都不想任人宰割,但实在挣脱不能后,反而坦然了,感叹起这种伟力。

    接着走下去,天色渐亮,欢声笑语.吆喝频频,竟然是如凡世无异的热闹街景。

    往来的魂,不再像刚死时那般凄惨恐怖,俱都生得有模有样,谈笑如常,如果不是没有影子,还以为都活着。

    然话又说回来,死本身,就是另一种活。

    “良善者留下,其余的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的脚不受控制地跟上轿子。

    愤怒者.怨恨者.贪欲者.良善者,都没了,剩下的还能是什么魂,她一叹,这趟凶险了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,最末的一条后路,就是坚持到鸡鸣,等鬼城消失。鬼城是带不走活人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前边是一个婴灵,肚子上的脐带还连着。

    后边是一头花斑虎,它的嘴里还咬着一人的脖子,那人的刀插在它的脑袋上,真是活着杀死了彼此,死后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右边是一缺了眼的瘦子,脸色青白,猩红的舌头拖到胸前。

    左边是一五短粗汉,穿着囚衣,手里拎着自己的头,许是感觉到她的视线,脑袋一荡一荡地转过来冲她恶笑,拎在手里的头发都扭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细算起来,这里还有百来个魂。这世道,恶者横行。

    缓吞吞进入一条凄风苦雨的破烂街道,瞬时就有无数不善的目光盯上来。

    “恶根深重者,留下,改过自新后自可离开!”

    轿子消失,湛长风对身体的控制权总算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孩,你杀了多少人?”五短粗汉捧着自己的头,阴测测地看着湛长风。

    “管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五短粗汉龇了龇牙,虚弱得随时都会飘散的魂体,本能地想要吞噬同类进补,却疑惑于湛长风完好的身形,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!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速去福汝堂听法,过时不候!”

    此街北尽头,一座青石小殿大门骤开,上面刻着“福汝堂”三字。

    福汝堂是什么,众魂疑惑,恰时又铛铛铛传来三声,“新来的速去福汝堂听法,过时不候!”

    此街南尽头,一座青石小殿大门骤开,上面刻着的也是“福汝堂”三字。

    北边飘出个白脸青年,掐着腰怒喊,“任杏,你要不要脸,这条街本来就是我们饿鬼道的,你一秃头来捣什么乱,有本事就去隔壁香火道啊!”

    南边福汝堂里一个光头奶娃娃探出半边脸,手脚并用哼哧哼哧地爬过小腿高的门槛,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鬼施主莫急莫急,你传你的饿鬼道,我渡我的有缘人,咱们互不干涉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渡了我还怎么传!”白脸青年黑发狂舞,眼青唇红,翻出一面金锣,“铛”,万道鬼影哭嚎低咒,如一道黑风扫向光头奶娃娃。

    站在路中央的众魂虽不是攻击目标,却也差点在这音攻下身形俱散,这时奶娃娃拿出了一口金钟,“铛”,数丈长的光芒横切而去,抵消了黑风。

    白脸青年狠狠一甩袖子,“鬼行鬼道,天经地义,欲长生不死者,进来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负手进殿。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,”光头奶娃娃托着金钟,“生而艰难,死后不休,阴阳苦多,何不解脱,欲往光明者,进来。”

    光头奶娃娃也转身回殿。

    当众魂惊异时,街道两旁的门扉忽然间一齐打开了,顿时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鬼修们桀桀而笑,含着某种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百来个新魂中,猛然跑出十来个鬼争先恐后地进入南边福汝堂。

    这些“鬼”哪里是鬼,分明就是拿着阴珠的人。

    车夫所说的南北城,会不会是指这两处福汝堂。

    湛长风也往南边走去。

    一道挤进小殿的,大半数是人,一两个是游魂。

    人里边有几位有过一面之缘,如孙行义.何云天.燕北飞刀高嵩。另外一些人是出家道士。

    湛长风以为自己对道修的认知出现了一点偏差。她对道修最先的认识是按长须老道来的,不因外物.不惧死生.灵台澄明.豁达宽博,现在看来,她见到的,仅仅是道修中的一种人。

    为何这样说,因为进鬼城的魂是命魂,没有罪业在身,他们以强大的执念凝魂存世,自然那轿中人不能以罪业区分他们,只能以他们的习性分别。

    而被留在这里的,无不有巨大的恶性或者杀念。

    湛长风对自己被分配到此,没什么意外,对于武道者杀性重也没什么意外,却不想这些人中,还有一半是道修。

    可见...道非清修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