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欢喜城(1)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何云天拿折扇一下一下地敲着掌心,身边的修士见此场面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何云天在故意刁难老者,若是普通相赠,他们还能上前去搅合一下,但这小少年赠的是救命恩人,赠的是侠之大义者,且依她话里透露的意思,她可是来自藏云涧的。

    这通身气度,也确实不像凡间之人。

    麻烦不好找。

    孙行义犹豫了一下,没有推拒,“老朽急需它,就腆着老脸收下了,未请教小友高姓大名,来日定当厚报。”

    “报来报去多无趣,你收着就是,我买卖已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举步离开,门口诸人分让。

    突然何云天上前一步,作了个揖,“小友,好巧,我来自君子院,同是藏云涧之人,今见小友以阴珠易符,可是出了什么意外,我这儿还有几张,若小友需要,在下可以相易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有夺其机缘之意,若对方是什么大家族出来历练游玩的子孙,恐怕会沾上麻烦。

    尤其那边的嫡系子弟都被家中老祖特别关注,强杀了会背上追踪印记,逃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但观此人,年岁尚小,气度深沉,久视其眼,恍如临渊欲坠,叫人从心底升起寒意,出手就是高品质的阴珠,来历只怕不小。

    然一方面,这么小居然出来云游,身边跟的还仅是后天武者,另外藏云涧什么符箓没有,需要在这贫瘠的凡间拿阴珠去换取?

    怎么想怎么不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出言试探。

    湛长风站定听完他的话,“多谢道友好意,我道崇尚入世济民,以红尘为炼,今天下大乱,正是我辈出世之时,可惜凡道有别,只能弃外物,只身入世。我看你是君子院中人,便在此多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被唬得一愣一愣,藏云涧可没有完整的道统,结果她一上来就是“我道”,难不成是上界的人?

    据说上界人道走的就是红尘炼心的路子,那些东西还不是他这个层次能接触的,他根本无从判断,但是湛长风气势太盛,言语太笃定,不能让人不去相信。

    这小寒镇的修士看何云天神色郑重,更加相信得不能再相信,皆一脸认真,努力聆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友请说。”何云天客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原打算去俗世,但路过此间察觉修士频繁失踪之事,算得和鬼城有关,故道友有符箓就只管自己留着,今次鬼城大开,恐怕会生异变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瞬间就想明白了,人家要去俗世当凡人,突然发现这边修士失踪遇害,就打算为民除害,这等多管闲事的毛病,果然不是普通修士会有的。也无怪她会那么推崇孙行义的功绩。

    “小友高义,在下记住了,若要帮忙,我定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湛长风就走了。

    车夫对于他家殿下睁眼说瞎话的功底佩服得五体投地,但是仍有不解:“那小子不过是一修道院弟子,若只是顾忌他暗里对孙行义不利,也大可一言打发,何必与他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实力未足前,不可叫小人记恨。”

    “那驿站修士失踪一事?”

    “瞎猜的罢了。”

    驿站那晚,她感觉到了不详的寒气,初步判断应与鬼物有关,只是不知为何直到最后都不见其面。

    近来能和鬼物相联系的,也只有鬼城了。

    总之此行,得谨慎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白日再去探探有关鬼城的事,另外,拿这些阴珠去换香烛元宝。”

    香烛元宝,在凡间是用来祭祀的东西,在这里也是阳间修士唯一能在鬼城用的货币。它集活人信念祝福,对于修香火道的鬼来说,是补品。

    鬼道亦有多种,香火道最为盛。

    “殿下,据说预言鬼城在今年开启的消息一出,煌州的香烛元宝就被扫空了,现在这玩意儿稀缺的很,假冒的也有不少,不如让帝姬殿下送一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远了,你先去找找看吧。”

    先前她根本没考虑和平地与鬼交换东西,换个形态,她就是地狱亡者。也就是幽灵。

    幽灵和鬼又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先前说了,生灵有天地命三魂。

    天魂不在身,而藏于道,修道的过程,实际上就是找到天魂,修得天魂,从而明白大道的过程,所以天魂是道种载体,亦是修道人过去.未来.现在的“我”。

    地魂承载累世恶业。

    三魂中,只有命魂驻于身,衍化七魄,承今世记忆。

    死后,天魂还道,地魂受罚,命魂消散,没消散的就成了鬼。

    鬼初成之时,就如新生,是没有罪业在的,罪业都被地魂带走了。

    罪业重的地魂于地狱受罚,罪业轻的,或者除清的,就在九幽生存修炼,所以地魂又叫幽灵。

    九转往生诀,“九转”修的这个“骨”,将地命二魂断了联系,实现了生死两种状态的转化。

    其实她以地魂之态进鬼城是有风险的,地魂一般都有罪业在身,看她地魂状态下的眼睛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若那座鬼城里都是恶鬼,她尽可以恶制恶,若都是好鬼,说不定她得被抓去净化。

    以往年匮乏的信息看,好坏各半。

    为了肉体着想,非必要情况下,她还是从大流吧,能用钱解决的,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湛长风回到木屋,写了一封信,召来鹰隼。

    信是写给白马寺方丈的,她听过长须老道的道经后尤不知足,便又去听当世高僧的佛经,两者互相参详,收获先不必说了,倒是和白马寺的觉远方丈成了忘年交。

    论香火,难道有比百年大寺的香火更精妙的吗?

    现在只看觉远方丈能不能慷慨解囊了。

    该准备的准备好,湛长风便待在木屋安静修炼.看书。

    鬼城虽说会在今年七月半现世,但是具体哪个位置却是不知道的,有几分碰运气的机缘在里面。这事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七月十四下午

    鹰隼飞了回来,丢下一包东西,湛长风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封信和两根一尺长的大香烛。

    信中写,这两根香烛供奉于大殿佛祖金像前,受了七日七夜善男信女的参拜和众僧的念诵。

    再加上车夫买回来的线香纸钱,应该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车夫火急火燎地跑进来,“我打探到一个重要消息,那鬼城分南北两城,互不相通,南城居善鬼,可交易,北城居恶鬼,进去了怕是连渣也不剩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沉吟:“哪里进去是南城,哪里进去是北城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定,没有明确说法,”车夫为难,“依他们之言,好似全凭运气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