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馈赠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湛长风前脚走,后脚那莽撞的少年就进来了,“你卖是不卖,一个破瓶子10灵珠已经不错了,再送我那串珠子又何妨,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何润之虽觉得那小瓶子有故事,好奇真相,又看着珠子非常精致,磨着老板将珠子送给他,于是来了一出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哪知老板根本没追着出来。

    只好再次腆着脸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瓶子已经卖了,你要这串珠子吗,五灵珠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宛如晴空霹雳,何润之呆住了,“啥,刚刚那两人买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这是我看上的,”何润之转了两个圈,眉头一皱,“我给你十灵珠,你告诉我那瓶子的秘密!”

    长髯中年拒绝,“我虽贪小财,但是道义尚在,怎么会做这等自毁承诺的事...不过.....”

    何润之暗道奸商,一方面确实放不下小瓶子的秘密,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长髯中年朝他挤了挤眼,“听说鬼城要开了,里面机缘挺多。”

    何润之心思急转,拿不准该不该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恰巧我这里有一枚阴珠,能让人在里面坚持一天,黑市里恐怕没那么好的珠子了,只要三百灵珠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爷爷和大哥就是来买阴珠,何润之有了定计,“你等着,我让我哥来付账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本来打算再卖出一颗阴珠,忽然冷笑一下原路返回,立在视野死角,不多时,便见那莽撞人带着老头少年进到长髯中年的石室里。

    “殿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蝼蚁而已。”谨慎起见,湛长湮灭了附在阴珠上的魂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交错的通道里,湛长风问:“我们俩人显眼吗?”

    车夫思考了半息,实事求是,“殿下,你让人过目不忘。”

    其他孩童蹦蹦跳跳,再聪慧也还有孩子的懵懂,他站一旁就是称职的护卫。

    他家殿下自带电闪雷鸣,行走之处宛如暴风过境,他站一旁就是一凶神恶煞的打手啊。

    唯一平静的,恐怕就是处于暴风眼中心的她自个儿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嗯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车夫摸不着头脑,安分跟着。

    她来黑市卖阴珠,是想换灵珠买些护身的符箓,但现在一想,左右这里能对她产生威胁的也没有几人,何必遮掩迂回呢。

    何况有心打探她,躲再好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就这间石室,写上阴珠只能用符箓来换,仅有五枚。”

    石门上有一个凹槽,联通门里门外,如果卖主不想当面交易,就站在门边相互喊话,通过这个凹槽验收物品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以邀进石室密谈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落下门禁,这代表是可以进来看货的。

    车夫主持,她旁观,不过品质好的符箓跟阴珠一样难得,买的少,看的多。

    两三个时辰后,湛长风已经收购了一张普通火球符.一张普通金刺符,还有一张一品神隐符。

    神隐符上了品阶,用了她两枚阴珠才换得。

    天快亮了,黑市马上就要关门了,她换得了三张符,也不算失望,正要收拾东西走人时,石门又打开了,几人堵在门口,不进来。

    “孙大侠,好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...”孙行义你了半天没憋出一字,气得手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最初那块令箭被何云天买走之后,又有几块令箭出来,但是孙行义每次参与竞价,最终都会莫名其妙地被人以数倍的价格买走。

    他孙女的武道天赋比武林所谓的修炼奇才还要强,不论如何,他都要将孙女送到藏云涧见识见识真正的武道。

    为此,他只能决定冒险进鬼城,争取得到些好东西,跟当铺兑换令箭。至于见到藏云涧使者,还恰好让孙女被赏识,这希望太渺茫,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但要进鬼城,又必须有阴珠。结果情况丝毫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能不知道有人在阻碍他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面前的小兔崽子!他要绝他的路啊!

    车夫见他们进也不是出也不是,大声道:“你们拉磨呢,要买就快点,不买别挡着我们的路。”

    何云天高兴,不计较车夫的语气,“你还有多少阴珠,我都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颗,只能用符箓换。”

    孙行义吸了口气,颇有种破釜沉舟的意味,“我有一张一品破牢符,可换?”

    老者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长扁木匣,这可是他的老底了。

    何云天没想到他拿出的是一品符箓,有品阶的符箓在藏云涧也属昂贵物品。

    他到藏云涧三年,若不是得了某些机缘,现在也不能大把大把砸灵珠刁难这个老头。

    哼,不争馒头争口气。何云天掏出一张符箓,“二品请神符!”

    孙行义脸色陡白。

    请神符?

    黄大仙招那黑雾之鬼,用的似乎就是请神符。

    车夫看向湛长风。

    湛长风:“换。”

    唉,虽不知道这阴珠对孙行义如何重要,但看他的脸色,车夫也是不忍心,但还是将一枚阴珠交给何云天,拿回符箓,沉着道,“钱货两清,小兄弟收好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何道友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以何道友之能,合该去那鬼城闯一闯,说不得就遇到了通天机缘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不过大半夜,何云天身边就已经呼朋引伴地聚了好些人,他众星拱月地被围在中间,把玩着手上阴珠,按照阴珠的质量和三弟的形容,买走那个小瓶子的,就是这两人了。

    若这里面真有机缘,他可不会相让,修士与天争与命争,花落谁家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何云天撇过湛长风.车夫,微微一笑,看也不看孙行义,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何...”何云天转过身,却见那玄衣小少年冷着一张脸,走到孙行义面前。

    “适才,听闻有人唤你孙大侠,可是孙行义?”

    孙行义一愣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承明帝九年至三十一年,带领义军驻守南方边疆,杀敌无数的孙行义?”

    何云天抿起了嘴。

    孙行义热气冲眼穴,恍如再听铁马兵戈声,声音不由一哽,因颓唐而弯下的背却挺拔起来,“是我!”

    湛长风后退一步,执礼下拜,“家祖曾云游南疆,因邪祟所伤困于村落,及夷狄入村抢掠,险些陨落,幸得孙大侠领兵救援。家祖归藏云涧,每每说起此事,无不叹侠之大义者为国为家,当如孙行义,命我等后辈若入凡间遇孙姓者,礼让三分。”

    这...孙行义让开了一步,不敢受领,“万不敢当,万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不想他隐世十多年,还有人记得他曾经的功绩。

    遇孙姓者,礼让三分。这得多大的尊敬啊,他怎么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老者眼眶微红,今日所受屈辱一扫而空,也就在这时,他才意识到自己被何云天打压地险些破了心境。

    嘿,他一个先天宗师,怕什么连后天都没圆满的小子。

    “小友,多谢!”孙行义郑重下拜,湛长风知道他谢什么,受了半礼。

    “今日见孙前辈寻阴珠,我这里倒还有一枚能够相赠,当全救命之恩,望前辈不要推辞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