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争端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二百三!”

    “二百四!”

    “我道哪两位财大气粗地在这里叫价,原来是二老啊。”一个浊世公子样的少年摇着折扇过来,因着他是冲孙行义.高嵩去的,堵在道上的人们自行让了让身,他自噙着笑张扬走过。

    孙行义辨认了几分,嘴唇蓦然抿紧,眯眼看向他身后的人,而后才与高嵩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高嵩自然认出来了,心下有点凝重,“何老前辈许久不见啊,不知这位是.....”

    何儒一手背负,捏须而笑,慢腾腾地过来,“许久不见,这正是我那不成才的孙儿。”

    三年前何儒将何天云送到藏云涧,不是秘密,这十六七岁的少年,算算年纪也差不离,“原是世侄子,不知如今在哪儿高就啊?”

    他虽这样问,余光却是撇着孙行义。

    孙行义脸上看不出神色,也丝毫没有和何儒打招呼的打算。

    说来孙何两家曾有段娃娃亲,就是何云天与孙行义的孙女孙淼。但何云天是个混不吝的,文不识,武废材,小小年纪学起了逛花街遛鸟那套。

    孙行义曾多次提醒,但看他毫无悔改之意,自然不能让孙女陷入火坑,暗示何儒娃娃亲只是玩笑之言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何儒还没表态,这何云天却是火性上来,直接跑到孙行义的寿宴上,大斥他不守信用无德小人,附炎趋势,瞧不起自己,竟还扔下休书一封,放言是自己退婚,不甘和不忠不义之人为伍。

    那时他十三岁,确实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但是孙淼比他小三岁,还是个孩子!

    何况订婚都没订,休什么休!

    一个自小疼爱的侄孙,跑到自己的寿宴上恶意出言诋毁也就算了,还污了自家孙女的清白,这算什么!

    当时孙行义被气得血液逆行,差点走火入魔。到现在都留着暗疾。

    此后彻底断了与何府的关系。没成仇人就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兴趣围观别人的恩怨情仇,恰第六识被牵动,心中轻咦了声,欲离开,却听那老头得意道:“小孩子哪来的高就,我家孩儿毛病虽多了点,但也有可取之处,现在正于君子院学道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围观的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那君子院正是藏云涧六大修道院之一,每三年招一次门徒,选拨的都是资质最好的人!

    进了六大修道院,去上界大宗就是早晚的问题!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看这少年的目光都不一样了,瞧瞧人家,摇个扇子都是风流倜傥的!

    何云天丢出沉甸甸一钱袋,微笑,“正好我不小心将令箭丢了,愁怎么回去呢,一千灵珠,这令箭我要了!”

    石室里那修士将外面的声音都听在耳里,哪里敢拿乔,立马就将令箭送了出来,双手奉到他面前,“我说这东西怎么迟迟没卖出去呢,原来是在等道友啊!”

    孙行义和高嵩已经被恭维的围观群众挤到了一边,高嵩识时务,忍忍也就忍下了,孙行义直接拂袖而去,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丢了?

    谁信!

    “这人莫不是故意的。”车夫不满道,“那什劳子君子院有那么大势力?”

    “君子?”

    湛长风转身进入另外一条道,她还是去找找什么东西能牵动她冥冥之中的感应。

    转了几圈,一莽撞人突然出石门,堵在了她面前,脸还是朝着里面的,“你那东西十灵珠已是极限,连送个搭头都不高兴,除了我也没人会买了!”

    说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,背影甚是决绝,然而刚离了十米远,便一步三回头,眼神复杂万分,最后竟干脆站那儿了。

    而湛长风有所感,进了这石室。

    石室里盘腿坐着一长髯中年,前面摆了一堆破烂。

    见人进来,摆出一副笑脸,“随意瞧瞧,都是好货,这是沉香楠木镇尺,这是明德年间的青铜器,还有这是....”

    说得好听点都是有年头的东西,不好听点都是明器。

    凡间器物,尤其是字画.金玉之类,虽开始没有灵气,但积年累月下来,承人族文明之息,也有极大的可能蕴含元力,甚至成精成灵。

    他这些东西,模样不怎么样,倒都有几分真材实料在里面。只不过他的东西是从墓里拿出来的,多少有几分邪性。

    若上面承了死者的怨念诅咒,谁拿谁倒霉。

    湛长风捡起一个底小.腰粗.六棱面的窄口青铜瓶,口上塞着红褐色布包裹的木塞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友眼光好,多年前我有幸赶上了鬼城现世,这正是我从里面淘换出来的。”长髯中年将它一顿夸,湛长风却是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长髯中年拿过青铜瓶使劲擦了擦,“多好看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友莫恼,我还没说完呢,”他欲言不语,“小友现在大概用不到它,你还是看看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道我用不到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长髯中年坚定摇头,“它关于鬼城的一处机缘,我只说给买了它的人听。”

    车夫不忿,“既是机缘你怎随随便便宣之于口,公子,莫信他,不过是吊人胃口的诈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请便。”长髯中年干脆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一枚阴珠,够不够我买下它。”

    长髯中年睁开一只眼,看向湛长风手里的阴珠,成色饱满,不用碰触就能感受到其中蓬勃的阴气,带着它进鬼城,时效估计能有一整天。

    至少一百灵珠,他这瓶子要价才十灵珠。

    这哪来的败家子!

    车夫也是无语凝噎,摊上这种不拿钱财当回事的殿下真真好心痛。

    不止心痛,心肝脾肺脏都痛了。

    能拿出这种阴珠的,背后不是有个开天眼的大道士,就是家底厚实,长髯中年怕她秋后算账,一时间不敢接,“小友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车夫转身关上了石门。

    长髯中年看了他一眼,低低道:“这瓶中原来还有一滴化生冥水,是我当年误入一鬼城密地取出来的,你感受感受瓶中残留的阴气便知真假,化生冥水已经被我用来开天眼了,还剩下这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别问我密地在哪里,鬼城邪门的很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去了什么地方,若你有点手段,可以拿瓶中残留的气息为引,找到密地,反正我是没这能力的,最后成与不成,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看过天材地宝集,她对化生冥水有些印象,它是用来洗练鬼身的,对道修来说,没什么特别作用,除了修炼特殊功法或者想要开天眼的。

    不是有关修复肉身的线索,她有点失望,但化生冥水对她也是有用的,若真能找到,兴许能帮她淬炼纯阴骨,接引至阴之炁。

    长髯中年见她连问都不问化生冥水是什么,就拿东西走了,愈加笃定她背后有人,否则小小年纪怎会听说如此偏僻的鬼道宝物,当时他还是查了好多典籍才确信自己得到的是什么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