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黑市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目前,她想去试一试小寒镇人说的鬼城。

    一来鬼城阴气浓郁,她又是修纯阴骨的,有些益处,二来连藏云涧的修士都会进去掺一脚,机缘肯定不小,兴许她能找到修复肉身的线索。

    及至半夜,大雨转变成了小雨。

    湛长风打开门,车夫已经举着伞候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窝在厨房的杨慈安被木门打开的声音惊醒,探出头来,见她二人似乎要出门,也不问什么,识趣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湛长风却是叫住他,“小寒镇不难进,法道至后天练气.武道至后天明心,感天地元力,就能看到它。你若练气不成,就去修武吧,反正都是道。”

    杨慈安愣怔半响,回味过来她说的话,连忙朝远去的背影一拜,“多谢小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家公子说法武皆可入道,好好权衡吧。”

    车夫笑了一声,转而想起什么事,“殿下,说到武道,这几天镇上来了好几拨武林人,都是先天宗师打头,带着自家小辈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小寒镇在先天宗师那圈子里不是秘密,至于小辈,约莫是为了通天路。”

    据说通天路开启的日子,就是藏云涧六大修道院招生的时候,招的都是十三岁以下的孩童。

    只是凡间之人要走通天路,得需令箭,除了少数人能被藏云涧来的使者直接带进去外,其他人连路在哪里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然事情的究竟往往不会像摆在明面上的那样简单。当一件事有了利益,就有了市场。

    他们今晚要去的,就是黑市。

    住小寒镇久了,都知道它的存在。平时它会买卖些不明来源的物品,但这段特殊的时间里,它的主打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现在它卖的是令箭和阴珠。

    令箭先前有解释,阴珠顾名思义,是从阴魂身上提炼出来的珠子。

    鬼城活人进不得,怕是还没靠近就被万鬼吞噬了,而这取之于鬼身的阴珠则能遮蔽活人气息。

    湛长风对于这两件东西并不需要,令箭她有,阴气更是多得很。她是去卖阴珠的。

    恰好她阴气过剩,凝几颗阴珠出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进了小寒镇,七拐八拐后转进一个白日无人涉足的破旧弄堂,一扇掉漆的小门前守着两个后天修士,各色人等正排队交钱。

    这黑市,不管是进去买的还是卖的,都得交入场费。

    一人两颗灵珠或者同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了湛长风他们,车夫拿出一株从山上挖来的百年野山参,倒也够了。

    里面就是一个破落院,一直有人进屋子,却没看见人出来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一进去就被浑浊的空气呛了下。

    “都往地下走,都往地下走,进了这里就公平交易,买卖和气,出了这里你们是死是活都不关咱事!”

    引路的小厮赶鸭似的吆喝,叫初来乍到的人吓坏了,怎么还没进去呢,你就开始考虑我们的后事了。

    怎么瞧都不像是正经地方。

    进入地下通道,又听有人喊:“卖东西的自个儿找间石室,在门上挂上牌子,写上你要卖的物品,隔门交易还是进里面详谈,随你们自己啊!”

    “买东西的自个儿看牌子,不识字的走好不送喽!”

    “嘿,有点意思。”车夫道:“公子,我们现在是找间石室,还是看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逛逛。”

    地下通道纵横交错,且墙上都是小门,一些门上空着,一些已经挂上了牌子。

    如要去鬼城,那必得要阴珠。阴阳相隔这个词不是没有道理的,除非开了天眼.体质特殊.道行高深又或功法特殊,否则就算是修道人,也不一定看得见鬼。

    究其根本,就是力量规格的不同。

    阳世的普通修道人修的是最基本的天地混元气,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属性,也可以说是糅杂了所有属性,最为弱,而鬼魂鬼魂,腐烂掉了肉体,脱去了五行,只剩下“命魂”,魂的层次,不用说也知道有多高。

    而且鬼魂修炼阴气,阴气在天地元气中也属特殊一类。

    阴和阳就像是镜里镜外,互看对方都是模糊不清的,因为法则不同,你的“道”里,没有相应的解释,你就理解不了它,看不到它。

    如今需要阴珠的修士很多,但是能开天眼捉鬼的修士却少,阴珠自然稀缺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纯阴力来自命魂本源,在阴气中又属于较高等级,用此力凝聚出来的阴珠似乎太过完美,能拿出一颗倒还好,拿出的多了,恐怕会叫人生疑。

    路过几十道门,挂着阴珠牌子的只有十几扇,挂着令箭牌子的不过一扇。

    这扇门被人重重围住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门里人喊话:“令箭的价值你们自己都知道,可惜我只有一块,不能分与你们,你们自己出价吧,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就道:“我出一百灵珠!”

    此人无疑是先天宗师,实力不及他的都得掂量掂量,别出大价钱买下了令箭,转头就被他截杀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中年乐呵呵道:“孙前辈好气魄,我也不能低俗喽,一百一十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高庄主,”孙行义没端着长辈架子,气质温厚像是邻家老爷爷,“我倒不知高庄主家有适龄的小辈。”

    高嵩也是谦谦有礼,“比不得孙前辈子孙福厚,我子嗣不争气,也只能自己拿了令箭去藏云涧闯闯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缕气息泄露出来,居然是先天巅峰。比孙行义还强上那么一点,这一声前辈叫得有几分讽刺呐。

    孙行义扯嘴一笑,“不愧是燕北飞刀,可惜我不能相让,一百五十!”

    车夫跟湛长风解说道:“那老者名孙行义,上一辈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铁笔判官,曾于南疆抗夷诛杀敌军数千,也被称为义侠,没想到他归隐多年,竟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车夫是个军人,谈到这位民族英雄,语气隐隐有点激动,缓了一下,才接着道,“那个中年名高嵩,现今北方武林的盟主,南萧北高之一,武功出神入化,醉心武学,凡间怕是无人能出其左。”

    此时两人已经从价格相拼晋升到武力相抗,先天的威势碰撞,叫旁人退开了几步,自动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高嵩不想让,也不能让,他已陷桎梏,只能到藏云涧寻找突破的契机,若错过这次,不知道还得等多久。

    “二百灵珠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