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不忍弃之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没有任何益处。

    如何没有益处,它节省了她不必要浪费的时间就是最大的益处。

    有人伐木,有人打地基,花个二十两请木匠监工造屋,费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这益处便是,别人挤在帐篷里,陷在各种杂乱的声音里,而她可以在一个清静安全的地方,研究自己要研究的东西,想该想的事。

    以及...在下暴雨的时候,不必叫唤帐篷破了,或者漏水了。

    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屋檐上,车夫在变得昏暗的屋子里点起油灯,“殿下,你还记得前些日子的道士吗,还以为他有多厉害,不一样没有灵珠住客栈,现在怕是被这场雨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力和钱财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,”湛长风翻了一页书,罕见地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些修士,确实比普通人有个性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驿站遇到的司巡府追捕队.山石道人.不知名的先天女修,还是小寒镇里摆摊的修士.开铺子的店家,他们所行之事其实相当于凡间的捕快.路人.小贩.老板,但是又不等同于此。

    “气”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多了属于自己的特质,很难去一概而论。也显得更有灵魂。

    车夫想到被这场雨打得兵荒马乱的人,再想到自家殿下远行所求,“那是否让他们过来避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想要避雨的自己会来,不想避的嫌你多管闲事,”湛长风道,“但凡懂点天气的人,都知道暴雨将至,避或不避,都是自己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可能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照顾别人生老病死.淋雨暴晒的好心。”

    还是原来的殿下,车夫莫名安心了,想想高堂上军斗政斗信手捏来的冷酷储君,忽然要修什么道,某天风光霁月地给你来一句“贫道替你算一卦”,噫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幸好这只是他的臆想。车夫搓了搓手臂,高兴地去处理山上打来的猎物了,“殿下,今天有山鸡炖蘑菇和野猪肉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车夫总是喜欢将死透的动物,亦或植蔬拎到她面前,认真地告诉她,它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纪念它们已经逝去的蓝天白云么?

    不得不说车夫成功遏制了她对食物的兴趣。

    这边,车夫乐滋滋地在厨房清理猪肉,不经意间从窗外望出去,正巧见杨姓青年手忙脚乱地托着摇摇欲坠的棚顶。

    过来干活的普通人很多,完事后,湛长风也依照约定让他们抄录了一份修炼知识详解带回去。

    但总有人不满于此,守在木屋周围,试图凑近乎得到更多。只是最后摄于湛长风的生人勿近,一个个都离开了,这杨慈安却不挪步,还在木屋外面搭了个小棚做栖身之所。

    好在他知礼懂事,没有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车夫将屠刀卡到砧板上,朝杨慈安喊:“小子过来!”

    杨慈安正狼狈地举着要掉下来的横木,棚顶已经塌了一半,风声雨水阻了他的眼耳,只模糊地听到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见凶神恶煞的汉子在窗后盯着他,登时恍如雷劈,小心翼翼地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车夫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回他听清了,“哎,来了!”

    杨慈安顾不得自己的小棚,冒雨小跑到厨房后门,仔细拧干了衣服上的水,才叩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厨房的火在烧,热气腾腾,他一个在冷雨待了良久的人猛然被热气一冲,冷热交替,顿时就打了个摆子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前前辈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车夫打量了他一眼,“可会烧火?”

    杨慈安一愣,随即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看着炉子,烧坏了我可要拿你问责!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多谢前辈。”杨慈安心中一阵暖流淌过,奈何嘴笨,只能一个劲道谢。

    车夫摆摆手,这小年轻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当年,为了学个武,可不就是软磨硬泡,上刀山下火海嘛。

    但车夫只是给他取了暖,别的是不可能了,殿下那里还轮不到他置喙。

    此时杨慈安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,又是布又是油纸地裹了一层又一层,车夫见他仔细剥开,露出的,正是他手抄的修炼知识详解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可看懂里面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杨慈安摇摇头,却没有遗憾,“能窥这修道界一角,我已经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惊奇,“你为什么想要修道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修道实在没有什么魅力。

    为了长生吗?

    但人活百年,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拿起刀为国戮战,放下刀妻儿团聚,这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杨慈安迟疑了下,竟没有说“得到大道,荡平世间不平”那套言论,而是苦笑,“其实我就是个家破人亡的亡命徒,只想活下去,避开这个混乱的世道,听人说西北有仙人聚地,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住了两年,为的,其实就是想进里面看看,他们说只有修道的人才能进去,所以我就想修道。”

    杨慈安抚摸着手上的书,“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修道,直到现在才有了个模糊的认识,它...大概让人不忍舍弃。”

    它确实不忍让人舍弃,就像凡人没有放弃过对天空的向往。

    木屋那么小,左右只隔了一堵墙,湛长风就算不用神识,也听得到厨房里的对话。

    然而凡人想上天,多半是痴心妄想,小半摔成了烂泥。

    修道,并不是你想就可以的。资质.机缘.运气...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在里面。

    越接触修道之事,越觉得自己不过如此。但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。

    湛长风在境界上还是后天圆满,隐隐要突破先天,但在修为上,如果不考虑纯阴骨的话,就是个普通的武者。

    虽想去藏云涧寻找修复肉身的方法,但藏云涧人人修道,危险极多,就算走比较稳妥的学府之路,也可能因为她不能修炼而始终是个小弟子,接触不到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要想出头,纯阴骨就无法隐瞒,还得面临肉身先行崩溃的问题。且藏云涧的修行之法好似不是很厉害,她又拿着龙甲神章.九转往生决,说不得就是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公孙族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往生”倒是可以以魂力成术,但现在她连紫府都还没开辟,魂力实在微薄,不足以大用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那个问题,她该拿什么拯救她的肉身。

    糟心事一堆。

    果然有些错就不能犯,一犯就得千倍百倍地去弥补。呵,要是再让她见到老宅那只大鬼,弄不死它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