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小寒镇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俩司巡府听闻此言,居然松了一口气,狠狠一瞪店小二,“那就好办了,梦貂虽有叫人入梦的本事,攻击力却是不强,若没有这邪修从旁帮助,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“待我们回去好好审审他,再给各位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嗤笑,却没有讲半句话。

    这时一人问道:“你们那什么执事怎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捉住店小二,查明了事情真相,困扰了司巡府一年多的修士失踪案总算要结了,张虎志得满满,一扫他们十几人被迷惑的屈辱,笑道:“梦貂能力范围有限,他们怕是走出梦境后在哪个地方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虽这样说,两人还是商量了一下,张虎留下押着店小二,赵龙去山中寻。

    “山林那么大,也不知他们会跑到哪里去,贫道和你走一趟吧。”麻衣老者嘱咐少年照顾好师妹,站到赵龙身边。

    赵龙长相黑黝,性格沉闷,见山石道人主动相助,真诚地抱拳再施一礼,“多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觉得不妥,“它能控制你们往山林去,定是有用意的,为什么不集结司巡府的人马后再进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山石道长话还没说,张虎已然圆目怒睁,“咱们修士逆天而行,当一往无前,何至于连几个人都不敢进去找,再者,这邪修已经在我们手上,还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呵,”湛长风袖子一甩,反身回驿站,“随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这小孩!”张虎气乐,“架子好大,还真以为修道界能容得下富贵人家的公子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莫计较莫计较。”山石道人宽慰了两句,却也没有将湛长风的话放在心上,此子虽聪慧,但性子冷漠乖戾,确实该磨一磨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又不是殷朝子民,于她没有半点责任,何况好意提醒一句,态度还如此之差,湛长风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她进了驿站,走到一张桌子前。

    桌子上残羹冷炙还摆着,如料没错,司巡府的人就是吃着吃着,就做起了梦。

    她最初听到箫声时,挣扎了下便回神了,他们比她只强不弱,怎么可能被轻易蛊惑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她和他们的区别,就是吃没吃驿站提供的饭菜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饿了么,要不要我去厨房给您准备些吃食。”车夫见她目光落在桌上,还以为她饿了。

    “走,去厨房。”

    “哎,属下来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来厨房,简直脏乱不堪,她随意指一把菜,“这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青菜。”

    “跟农植图鉴上的有点差别,这个黄的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叫黄菜,也叫黄芽菜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白菜?”

    “...殿下,这是芋头,切了皮的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面不改色,甚至还带着点赞赏,“你很好,你将这里所有东西的名字都给我报一遍。”

    车夫吞了下口水,艾玛,这是反话还是讽刺?

    “...这是鲫鱼...”

    “接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,这是番薯.蘑菇.后腿肉,罐子里的是酱油.孜然.盐,这个应该是细砂糖,我尝尝...”车夫拿起陶瓷罐子,用手指沾了一点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咦,没有味道啊...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车夫摔地上了,陶瓷罐子滚出好远,里面的东西流出来,拉出一条白线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东西作的祟,值得研究。

    湛长风拿了个空瓷瓶,用勺子刮了些粉末装起来,然后走出厨房,对外面的人道:“有人晕倒了,来帮忙扶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虎喝道:“你们是不是乱碰什么东西了,司巡府来之前全都给我待在房间里不要乱动!”

    “张巡捕还是好好看顾你的犯人。”现场唯二的先天唇角一挑,“说不得人家连凶物都帮你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也不看张虎黑沉的脸色,招招手,“能动的都过来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碰什么晕倒的,地上的白粉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几名修士沾着细看,也不敢尝。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名堂,便先合力将车夫送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时一间房里传来怒吼:“吵什么吵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竟还有人!

    哐当,这门就被踢开了,里面的男人睡眼朦胧间被吓了一个激灵,看清门口气势汹汹的众人,顿时搂被子捂胸口,“你你们想干嘛!”

    一人上去在他身上摸了几下,回来摇摇头,“是个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真的是针对修士的。”

    抓的确实都是武修法修,没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再去其他房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分散开来,朝闭门的房间摸索。

    先天修士倚墙而立,听着其他人的破门声,“小友是如何发现我们身处梦境的?”

    湛长风谦虚:“一来,我没动过厨房给的食物,较为清醒,二来,这个梦境太真实了。”

    先天修士身子前倾,疑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认识小寒镇的路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们认识小寒镇的路,所以在梦境中,便如场景再现,自然认定自己所走的路途没有差错。

    然湛长风不认识,那么在她的认知里,就无法还原出小寒镇的路,她又是个细心的人,很快就察觉到了破绽。

    先天修士脸色一凝,又轻笑,“原来是这样,但就算是这样,小友的观察力仍不敢让人小觑啊,这次若非你提醒,我们还就真被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廖赞,不过晚辈有一事不明,还请前辈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可讲。”

    “小寒镇是何地?”驿站过去确实有一镇子,叫五河庄,是她们打算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却没有听过小寒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此地好寻,但凡修士都能见到,”她指道,“从五河庄往西三十里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最近又是百鬼夜行又是通天路开启,到此地的人甚多,鱼龙混杂,小友要小心几分啊。”

    先天修士言尽于此,飒然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查探了几个没有修为的凡人,找不到更多线索,便停歇下来等天亮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驿站重归于安静。

    置于桌案上的烛火沉默燃烧,一滴蜡油滚过烛身,凝成一条长长的痕迹。

    湛长风撑着下颌细细回想今日之事,颇觉神奇,披着人皮的梦貂.集体梦境,还有一个道士扔出的符箓,符箓那么小那么薄,却能凭空化出烈焰来。

    来煌州之前,她也遇到了蛊,遇到了灵,遇到了公孙靖那些千奇百怪的手段,甚至还有她自己吞噬百鬼纯阴力修炼。

    但当时她考虑的都是殷朝和殷朝的未来,对此没有深究,直到现在,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原来她正在接触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这个世界的形态.规则,她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只凭今天看来,它无疑是凶险又光怪陆离的。

    “生死.争夺,何止是人间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