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前往煌州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一辆马车驰过官道,进入煌州主城。

    煌州,又是一个被低估的地方,它地处偏远,免去了权力中心的争夺,一直以来都被忽略,但是从踏进煌州区域开始,她就感觉灵台清明了许多,对天地元力的感知愈发强劲。

    它比多数地方都适合修炼。

    “殿下,先去找个客栈住下来吗?”

    孤老丈让她在八月半用令箭进入通天道,如今离这八月半还有一月余,一直住客栈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湛长风让车夫有空了去找找出租的小院。

    不过今晚是肯定住客栈的。

    结果车夫走走停停问了几家客栈,回来禀道:“殿下,真是奇了怪了,今儿的客栈竟都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接着往西岭去,附近应该有一座城镇能落脚。”

    车夫看看天色,“行,属下赶快些,争取天黑前到驿站。”

    出了城,泥路颠簸,又有晚归的乡人拉着牛车驴车,又或挑着担,一起涌上路,马车也只能跟着慢慢晃。

    行了大半炷香,人终于少了,只剩寥寥,车夫一挥鞭子,“驾!”

    “呸呸,吃了我一嘴土。”眉目清秀的少年嫌弃地挥了挥袖子。

    一旁粉雕玉琢的女童也学着“呸呸”了两声,惹少年发笑。

    “你呸什么,灰尘可都被我挡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喝水。”女童嘟着嘴,晃晃悠悠地举着水壶。

    “哎,小心。”少年的心都被软化了,连忙托住她的手臂,拿走水壶。

    在后面慢慢走的麻衣老者抚须笑,被少年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师傅,咱这得走到什么时候,不说天黑不黑,小师妹可坚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,怪我。”

    麻布老者一手将女童放在肩上,一手拉住少年,“来来来,师傅带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步十米,沿途山色连连后退,直教少年眼中异彩连连,“师傅,我什么时候可以学这个?”

    “时候到了,自然就会。”老者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女童懵懂地抱着老者的脑袋,不知怎么突然一拍老者的脑袋,奶声奶气地喝道,“驾!”

    老者的大笑戛然而止,少年抖着肩憋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儿...”他羞恼了半天,威胁道,“你再这样,师傅就不给你糖豆了。”

    “坏人。”

    嘿,刚威胁一句就是坏人啦。

    “你哦,才是小坏蛋。”

    老者失笑,忽然他咦了声,神识扫过前边的马车,却没有停留,几步后就到了驿站。

    车夫勒马,犹如鹰隼的双眸盯着拦路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片地儿,归哥几个管,想要从这里过去,留下买路钱!”

    十来大汉持械挡在路中央,恶声恶气地抢劫。

    “快让车上的人下来,男的抱头蹲下,女的...”几个土匪眉眼一挤,露出几分污秽的神色。

    沉默寡言的车夫眼神一厉,从坐垫下抽出长刀,飞身而出。

    从衡州到煌州行了将近大半月,遇到的土匪流寇能以百计,这会儿被拦路,实在没值得意外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不太在意外面的事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她刚刚好像在某一瞬间受到了窥视。

    通天路就在西岭,难保这附近没有修士的存在。总归要小心些。

    她压住纯阴骨,尽量不露气息。

    外面很快没了动静,车夫回到马上,吆喝着马儿奔驰。

    天愈黑,哗啦一场暴雨突然落下。

    驿站小二被雨声催得发困,倚着柜台打瞌睡,这个点,客人都吃好晚膳上楼休息了,大堂里空荡荡的,也无需他看着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“哎,来了!”

    小二打了个激灵,颠颠跑去开门,“客官几位,客官先里边...”

    外面一行人俱都骑着骏马,披着蓑衣,腰间还挂着刀剑,吓得小二还以为是土匪来了,磕巴一声才接着道:“客官吃饭还是打尖啊?”

    领头一人瞪了他眼,“废话!”

    “将马匹去安置了,记得喂草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小二伸着脖子朝里喊,“掌柜,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几位先进去登记,要什么吃食尽管和掌柜说,我给您安置马匹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快去。”

    小二冒雨来来回回,将十来匹马牵后院马圈,又喂了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弄完,又听得一声马鸣。

    他擦了擦额上雨水,眯眼望去,一驾马车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可还有房间!”

    车夫一声喝,就叫小二抖了抖。

    小二拧了自己一把,刚那几个大汉都没在怕的,怎被小小车夫唬住了,虽是这样想,但他还是赶紧上前回道,“有空的,有空的,您几位啊。”

    车夫凌厉的目光扫过他,翻身下车,抽出车凳放于地上,撑开油伞,“公子,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小二暗道,看样子来了个富家少爷,厨房又得折腾一下了。

    车帘撩起,公子露出面来,小二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公子可真俊啊,一对上小公子沉冷的双眼,他又立马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反倒出了身冷汗。

    车夫打伞送湛长风进了驿站,转身抛给小二一块碎银,“去将马车安置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嘞,肯定给你办好。”小二摸着碎银欢喜起来,将什么想法都抛在了一旁,殷勤地赶马车去了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桌椅被那十几个彪形大汉占满,气氛安静又压抑,湛长风两人进来时,这些人都直直看来,随后被车夫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人低语:“像是个练家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护送少爷的下人,”首领模样的人喝了口酒,“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几间房,可需吃食.热水?”

    “两间房,准备好吃食.热水送到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是钥匙,我先带二位上楼。”

    等掌柜离开,车夫:“公子,楼下那些人...”

    “夜里留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车夫退下没多久,小二送了热水和饭菜上来,“小公子您慢慢享用,今夜气寒,门窗可记得关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小二低头哈腰地退出去,关门前瞄了玄衣小少年,只觉这人又冷又从容,不似寻常人家出来的。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动饭菜,这段时间纯阴骨修得太过了,肉体隐隐承受不住纯阴骨的力量,无时无刻都不在作痛,着实没有胃口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