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威胁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湛长风和公孙靖都不想做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傻事,一触即分,没有再动手。

    当初湛长风捅巫成的那一剑是下了狠手的,即使不死也得重伤,如今这人却是完好地出现了。

    巫行山之能,不能以常理度量。

    不过湛长风探究的是,巫成和巫行山现在属于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寄居?

    半融合?

    共存?

    控与被控?

    不论哪种,一想到两人待在一个身体里,她就倍感恶寒,换作她,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,管这寄居的灵魂有害无害,一律都该剪除,即使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当初她要杀巫行山,小部分是因为巫行山对开国皇帝做的事,大部分是他竟妄想入侵她的识海。

    湛长风的主权意识比她的洁症还强横,洁症尚能视情况压制,主权意识却是不容分毫相让。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的脑,自己的身体,自己的灵魂都掌握不了,那活着实属浪费。

    巫成不知怎么,从那张俊俏的冷脸上看出了铺天盖地的嫌弃,当下一撇嘴唇,跃下楼来,“乖乖束手就擒,免得受折磨。”

    公孙靖冷然,手指勾出一瓷瓶,倒出一团雾,见风长数丈,将他护在中心,“玩几只虫就当自己是人物,谁给你的自信!”

    巫成悄悄放出一只虫,碰到那雾就再也没有前行半步,他心中一紧,料想这些人来历不简单,便故意不去理会,“谁跟你说话了!”

    他盯着湛长风,目光无比灼热。

    湛长风漠然,“这位不知名人士想要我的龙甲神章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拿走了什么心里应该清楚,那可是祖师耗费无数心里培养的东西!”

    不知名人士不甘两人的无视,朝湛长风冷笑,“看样子你身上宝贝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身上藏得下一朵花?”湛长风挑眉,“但我不会告诉你它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巫成脸色一黑,这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公孙靖还在冷笑,却见湛长风看向了他,“龙甲神章就在我的脑子里,我不开口,你永远也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于是公孙靖的脸色也黑了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湛长风下了总结,“我只跟一个人合作,给此人一件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挑拨离间是不是!

    公孙靖傲然,“呵,不过是两个跳梁小丑,我对付你们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...”刚想要跟他联手的巫成闭嘴了,哪来的二世祖,这特么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只能各凭本事了!”

    至于跟湛长风合作,那就更不可能了,巫成可还记得剑穿透腹部时撕心裂肺的痛!

    高天族不是武道的,玩的是蛊毒,却也没到能毒天毒地的地步,结果今日要杠上的两人,一人裹了层雾,蛊虫近不得身,一人能直接将虫子冻死,这下悲剧了,煤炭一层层往巫成脸上抹!

    然巫成在旁,湛长风和公孙靖也不能全力施展拳脚,三人互相提防又互相牵制,场面一度僵持。

    忽然,巫成笑了,“你将那东西给我,我帮你牵制住他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何须你...”湛长风话还没说完,公孙靖飞快洒出一片粉末,湛长风一迷瞪就被制住了命脉。

    她唇微抿,“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公孙靖心情大好,“此乃迷心粉,吸入一点便会神志恍惚,功力大退!呵,战斗时分还与他人闲话,就是如此下场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默然,“你到底是何人,我殷朝掌控这片土地八百年,即使那些夷狄部落也不过是从我朝分裂出去的刁民,但是从未有你族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公孙靖冷傲之中掩不下几分如愿以偿的满足和戾气,“听好了,姓易的,我是公孙!”

    “...当年的珈蓝部落遗脉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果然又是开国皇帝造的孽,这龙甲神章真不是白拿的,开国皇帝的两个果都报应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公孙靖在她耳边低沉暗语,狠厉又猖獗,“你们殷氏部落几近将我等赶尽杀绝,但是现在,我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我们回来了,定要将殷帝国踏碎!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这几百年都藏在...”湛长风平静吐字,“藏云涧。”

    公孙靖脸色哗变,杀意深重,“你怎么知道藏云涧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巫成急了,这家伙不是自信得很吗,怎么转眼就被抓了,你被抓了,我的花怎么办!

    巫成一挥手,高天族四人围拢上去,“你的手下已经不行了,将她交与我,放你离开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公孙靖扫过倒地的手下,心里凝重。

    现下他亦只有一人,虽不怵巫成等人,但放手,湛长风就会逃,不放,自己也走不掉。

    若不是对迷心粉十分自信,他几乎以为湛长风是故意被他抓的!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江河里的渔火到达这里,就只剩下微弱的光,每个人都陷在半昏半明的天色里,看不清神色。

    公孙靖那团雾是有时效的,它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稀薄,他注意到了,湛长风注意到了,巫成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巫成胜券在握,“现在你还有离开的可能,等下就说不定了。”

    杀意昭然。

    “说得是。”湛长风表示赞同,搞得公孙靖恨不得现在就刺死她。

    “就算要死,我也要拖着你死!”

    “敬谢不敏。”

    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了!

    巫成总觉不对,这个被抓住的人是不是太淡定了,淡定到让他想起在古墓时...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两个高天族被拖入黑暗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众人震惊之时,刷!

    诡物再次袭来!

    这回大家都看清了,竟是一条大蛇,尾巴一卷,就又将一个高天族拖进了暗处的树丛,惨叫不绝于耳!

    “呵,良辰美景,可别辜负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娉婷之影从街头而来,清辉惶惶,暗影斜长,如同魍魉。

    巫成脸色刷白,几乎落荒而逃!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!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湛长风蓦然抬首,魂力凝针刺入公孙靖的百会穴。

    百会穴之后是什么,是识海,是灵魂所在!公孙靖顿时萎靡,身子哆嗦得不能站立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,”湛长风抚去袖上者折痕,哪里有什么虚弱姿态。

    迷心粉对人也许有用,但她...又不全然是人。

    亡者形态下,这点药对她根本无用。

    这公孙靖押着她那么久,竟没发现她不曾呼吸,确实自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湛长风挥剑砍下,寒光凛凛!

    公孙靖这回真切地体验到了恐惧,眼中只有那一抹慑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...!”

    头颅滚落。

    湛长风虽然没事喜欢叨叨两句,但是杀人却干净利落,从不废话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公孙靖身体上飞出一道血光,以不容反应的速度,打中了湛长风的手腕。

    却不痛。

    湛长风抬手一看,手腕上赫然印着一朵紫荆花。

    她眸色略深,紫荆花是珈蓝国的国花,她这是...被惦记上了?

    方寸之外

    大殿中,道袍人勃然大怒,“是谁,是谁杀了我的小徒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