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巫非鱼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巫行山和开国皇帝的事,湛长风没有兴趣知道,她只想弄清楚那帝王花有什么用场,还有殉葬工匠的魂魄都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这些魂魄原该是在这儿的,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怨气。

    “小儿,如此嚣张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巫成的脸上,露出巫行山的表情,叫巫炳喜不自禁,纳头就拜,“祖师您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,祖师的脖子还在湛长风手里?

    这都不是事!

    巫炳坚信祖师是不会被一个小孩拿捏的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巫行山感受着脖子上墨玉扳指冰冷的凉意,根本就不敢乱动,眼神示意巫炳牵制湛长风,巫炳却只顾虔诚喜悦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艹,这弟子怎么一代比一代蠢了。

    湛长风见巫行山挺起腰板,顺脚就踹了他的膝窝,咚,沉闷的一声,让巫行山裂开了嘴,让巫炳惊悚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似乎...

    “祖祖师您的膝盖没事吧!”

    巫行山单膝跪地,脸色阴沉,“你真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一点愧疚,其实她没有踢人膝窝让人跪的习惯,主要吧,以前别人跟她说话都会弯腰,要不就是她站在金阶上,哪用得着她仰视别人。

    她也一贯不会迁就人,何况现在她手上还捏着人脖子呢,巫行山一站起来,她不就够不到了么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一踢,巫行山就翻了翻白眼,眼神变得无措起来,“你想干嘛,小心我下蛊!”

    湛长风蹙了蹙眉:“巫成?”

    这巫行山是要当缩头乌龟了么?

    算了,反正知不知道也无所谓,到时直接炸了这里就行。

    正当湛长风想再捅他一剑以绝后患时,殿外传来几声响,好像某些东西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外面有什么,不就是那三十多口悬挂的棺材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?”湛长风暂且改变主意,将巫成当作人质。

    巫炳显然也听到了声音,一看手下人,再瞧姜微.松石子.敲山客,人都在这里啊。

    众人神经一紧,谁在外面!

    沙沙沙~

    这声音细微而密集,像是成群虫子在往此处爬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巫炳大叫一声,离殿门最近的高天族瞬间会意,转身合上大门。

    这位高天族松了一口气,扬起笑意道,“幸好及时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却变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,露出这样表情。”他疑惑地摸摸自己的脸,结果抓下一把烂肉,肉里还有黑色的虫子!

    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几息间变成了一堆烂肉,这冲击力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沙沙声不绝于耳,窗户上都覆上了密密麻麻的阴影。

    敲山客想到自己身体里的蛊,顿时腿就软了,“姓巫的,你家虫子太恶心了,你就算想要我死,直接痛快给我一刀啊!”

    巫炳脸孔僵硬,吐字,“谁说这是我家的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鬼玩意哪里来的!”

    黑色虫子从烂肉里钻出,寻着近的人就爬去,速度极其快。众人唯恐沾上它,四处乱跑。

    “操他爷爷的,快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火呢,用火!”

    巫炳一边指使人用火烧虫子,一边朝湛长风大喝,“你快放了祖师,祖师乃用蛊高手,定可以控制这些蛊虫。”

    其实巫炳怀疑这些蛊虫是祖师养在棺材里的,他活到现在都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蛊虫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?”湛长风问。

    巫成哪里细想,只感觉催命的手下一息就能把他脖子折断,“可以可以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巫行山呢?”

    “他教了我口诀,这蛊是他的!”

    这话就不对了,湛长风目光一寒,“所以是他叫出来的?”

    还是直接杀了他比较省事啊,湛长风的手骤然收紧。

    “咳,”巫成头脑鼓涨,“别别别,不是他叫出来的,肯定是有人打开了棺材!”

    殿门突兀打开,万千黑虫涌了进来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哟,干嘛关门啊,这般无情无义,叫人家好生伤心。”一道人影逆光而来,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她语言如此娇嗔,声音却是冷而缓,万分薄凉,无一点甜腻味道。

    湛长风注意到黑虫皆绕她而行,低声:“你确定这蛊虫是你的,而不是她的?”

    巫成脸色煞白,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巫炳亦是连连后退,“你,你竟然逃出来了?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惊喜?”黑虫分开一条道,她步履散漫地进入大殿,长明灯终于照亮她的容颜。

    她的脸,一半如蝶恋花,清美,绝世。

    一半黑纹交错,丑恶,诡秘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蓝一银,像是缀满星光的漩涡,让人沉溺又抗拒。她望着湛长风,在不太明亮的光里笑,像是罂粟,“宝贝儿,将你手里的小哥哥借我用用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!”湛长风还没出声呢,巫成先一步发出惨烈的尖叫,握着湛长风的手腕往自己脖子送,“你千万别松手,千万别松手,我告诉你帝王花是什么!”

    湛长风快爆裂的脾气压到了临界点,她都已经忍着恶心亲手控制他这么久了,他居然敢碰她的手腕!

    太子殿下的洁症终究无可救药地爆发了,甩手就将巫成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忽然巫行山的虚影浮在巫成头顶,急急打下几个手印,黑虫停滞了一瞬,如潮水般退散。

    退到女子脚边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巫行山神色不定,“你是什么人,竟可以控制我的蛊虫。”

    “祖师,她是个怪物,您快将她杀了!”巫炳粗声叫道,言辞恳恳。

    她苍白纤柔的手上缠着一条小指细的金蛇,对着巫炳吐着信子。

    巫炳脸色再变,“你竟将羽蛇蛊打开了?!”

    羽蛇蛊就封在机关冢墓室的棺材里,那是高天族意外得异兽羽蛇卵,耗时六百年炼成的蛊。

    巫炳既肉痛又恐惧,谁炼的蛊,听谁的,这妖女却能无视种种限制,随意操控已经有了主人的蛊,这这这还是人吗!

    “小宝贝多可爱,你怎么能将它关起来。”女子笑着伸出手指,“去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金蛇顺着她的手指游弋,身形寸寸变大。

    等它落到地上时,它已然是一条十来丈长的巨蛇,三角之头凶狠而威严,首两侧有骨膜,张开似羽翼,暗金竖瞳如坚石般冰冷。

    这一条金黄大蛇吓坏了所有人,俱都连滚带爬地后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