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争夺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巫炳惦记里面的东西,听迷魂梯困不住湛长风,顿时急了,也懒得和松石子周旋,果决道,“我这就解了你身上的蛊,你给我在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高天族总算踏上了阶梯。

    这阶梯岔道处处都是,一不小心就会无意识地走上另外一条路,湛长风不为所动,如入无人之境般大步向前走去,没过一会儿就看见前面有一山洞。

    哟,洞。适合藏宝。

    湛长风对开国皇帝的库藏还没死心。

    洞是开凿出来的,技巧一如之前高超,风格亦十分大气。

    然而,它的墙壁上,却挂着一口口棺材,粗看竟有三十具之多。

    湛长风倍感阴气之盛,怨恨之浓,尤胜老宅百鬼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剑鞘敲了敲黑岩铺就的平整地面,目光越过百米,直至出口。

    这百米长的甬道下,是千人坑么?

    难怪之前没有看到造墓工匠的尸骨,原来是埋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黑岩上刻满了经文符咒,镇压工匠怨气。

    然工匠都被埋了,是谁填的坑,施加的镇术。

    还有这些棺材,葬的又是谁?

    突然她凤眸微睁,怎么可能!那些鬼魂呢!

    湛长风失去了内力,但当时她已经是后天大圆满,六识脱于人身限制,暗合自然。

    这种强大的感知力是不以内力的增损而改变的,所以它依旧还在,甚至因为纯阴骨而对阴冥更敏感。

    若死者不甘离世,他的魂会滞留在人间而成鬼,鬼所在多半阴气重怨气横。

    是以一开始她以为这里镇着工匠们的鬼魂,然感知之下,却并无一丝鬼魂痕迹。

    如此,怨气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湛长风眼皮一跳,像是感觉到了某种窥视。但四顾,这里并没有能藏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退了几步,转身继续向里走去,已经到了这一步,哪有逃开的道理。

    视野豁然开朗,宽阔的方形广场为地,圆拱形的山壁为天,一座白石做墙.楠木为梁的庄严宫殿傲然屹立。

    它紧紧镶嵌在山洞中,与这巨大的空间好似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它的殿门半开着。

    仿佛曾有人进出,忘了关上。

    此时这座宫殿,更像是没了主人的空屋。

    湛长风侧身从半开的殿门进去,长明灯长明。

    这座大殿极为空旷,也极为幽冷,细小的声响都能在这里无边放大,叫人寒毛倒竖。

    它前方的高台上,放着一口水晶棺,隐约能看见一人躺在其中。

    湛长风瞧了眼地上的积灰,而后迈步走向高台,立于水晶棺之旁。

    近了细看,里面是一名身长八尺.面容如刀刻般神俊的男子,他身着黑底红边的帝服,头戴天子冠,一如生前伟岸。

    还有一朵妖娆的红花,从他嘴里探出芽,盛放。

    这朵花生生地扭曲了湛长风见到老祖宗的感慨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?!

    一声幽幽的叹息响于耳畔,湛长风蓦然回首,就见一男人站在她身后,面容英俊邪气,目深而多情。

    “好看么?”他注视着那朵花说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如果不是从我家老祖宗身体里长出来的话。”湛长风默默绕道棺材另一边,离他远了一点,“巫将军对老祖宗真是用心至深。”

    男人勾唇而笑,声音低哑,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看过画像。”

    “呵,果然是易家的人,”男人脉脉而笑,“当初他设计外面那扇门的时候,将龙甲神章也放上去了,说等他的后裔来解,我还笑他痴心妄想,一脉中有一身负紫薇皇气的,已是天道垂怜,怎么可能出现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”他目光沉沉,“预测术,他学得极好。”

    巫行山也参与了地宫设计?

    看来开国皇帝对他不是一般重视。

    男人像是看出了湛长风在想什么,眼神既讽刺又复杂,“只是啊,他想用这地宫来困我,最后却还是成了我的蛊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么?”他又问了一次,“这叫帝王花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妖,“我原来是在等我那些不成气候的弟子来,没想到你先进来了,不过这样也好...”

    湛长风警铃大作,陡见这残魂化作一道光射向她的眉心,他又不是什么传承功法,焉能作好。

    此时湛长风也不管什么肉身了,抬眼间血眸冰冷。

    人身有阴阳,人死阴阳消,不欲离开的,就抓着最后一口阴气成鬼魂,这口阴气,便是最接近天地阴阳本源的纯阴气。

    严格来讲,湛长风还算不得修炼之人,但恰恰,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纯阴气。

    这残魂妄想夺其身,占其气运,却是羊入虎口了。

    巫行山被止于半道,好似整个灵魂都在被拉向她手上的墨玉扳指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巫行山被迫再次现出身影,瞧着她的眼眸惊骇莫名,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,大殿之门大开。

    巫行山咬牙舍去一半魂魄飞身钻入一人身体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少年巫成!

    巫成脸色陡白,眼神痛苦而挣扎,像是做着什么拉扯,他几乎快哭出来了,“阿...爷,救我...”

    巫炳也看见了巫行山的残影,见他钻入巫成体内,面上闪过一丝惊讶后,竟有几分终于等到了的狂喜。

    他柔声对巫成说,“孙儿,祖师降临你身,是你的幸运,莫要反抗,放松心神,仔细聆听祖师的训诫。”

    什么降临?!

    巫成愚笨么,相反,他是高天族最聪明最有天赋的孩子,在此之前,也是最受宠的少族长!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知道这所谓祖师在夺取他的身体,而他亲爱的爷爷,要让自己牺牲!

    巫成心底一片冰寒,怨怒暴增,求生意志之强烈,竟叫巫行山受了几分反噬。

    若以原先的状态,巫行山想要吞噬他的灵魂易如反掌,但是他前边作死惹了湛长风,损了自己的灵魂,这下就扛不住巫成的反击了。

    危急之下,巫行山强制结成一个契,道:“再斗下去你我两败俱伤,何不签下平等契约,我助你扶摇九重,得道成仙!”

    巫成听到得道成仙时,心神一晃,这契约就落下了,他脸色大变,“若你再要伤我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这是平等契约,我伤不了你,你也伤不了我,而且,我还能帮助你,你有什么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巫成默然,事实已成,他还能怎么办,“我且信你一...噗!”

    他惊诧地低头看贯穿下腹的剑...

    “竖子,尔敢!”巫炳圆目怒睁,好似被杀了亲爹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湛长风拔出剑,巫成瘫软下来,被她一手扣住了脖子,“他现在还死不了,你再上前一步,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巫炳果然迟疑起来,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湛长风神色冷酷,敲碎了先前温和的表象,巫炳心悸之余,又有几分本该如此的感觉。

    堂堂一朝太子,又是身具帝王传承的人,她会温和乖巧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,放开成儿一切都好说!”

    “这话应该是我问,”湛长风言语森森,“说,那帝王花是干什么的,你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她问的是巫成身体里的巫行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