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异常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盗洞下面是一条墓道,积水至脚裸,敲山客持着夜明珠先行,哗哗水声连串,在这潮湿阴冷的墓道中勾起空洞的回响。

    “一些机关已经被触发了,倒省得我们费心神。”敲山客说话间,前面出现一方形石坑,里面俱都是朝天的利刃。

    湛长风看了一眼,没有血迹,料想以零叄一行人的实力,应该走得更远,不会在这种陷阱里出错。

    背贴着墙,小心绕过坑洞,旁边有一车马库。

    松石子在墙上摸了一会儿,细微的齿轮转动声响起,墓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“闪开闪开!呸!”松石子被门后扑来的沙石呛了一嘴,湛长风几人早就离远了。

    “嚯,一墓室的沙子!”敲山客瞧着倾泄而出的沙,神色有些凝重,忽然眼神一拧,上前将两条臂膀插进沙中,拎出一具尸身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人?”

    姜微亦是脸色紧绷,“是我们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办啊,”敲山客道:“他们怕是触发了墓室中的流沙机关,直接叫头顶倒下来的沙子给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沙机关工程极大,需将整整万千担的沙子置于顶上,一旦触发,连人带墓俱都毁掉,仅这小小车马库,没必要如此手笔。”

    松石子接着敲山客的话道,“恐怕车马库后面有隐藏的重要墓室。”

    再重要的墓室,如今被重沙淹没,想找也无济于事,且湛长风记得初始墓门外并无沙的痕迹,却有些凌乱的划痕。

    当时应该是一部分人进到了车马库,中了机关,墓门自动关上,流沙倾泄。

    但外面的人十有八九会尝试再次打开墓门,然他们没有这样做,说明他们也受到了某种攻击。

    仿佛是配合她的思虑,往前查探的小赵连连挥手,叫道:“快来,这里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车马库在两旁,按照一般的墓宫设计,前面就是主墓室或者前殿。

    那墓室的两扇青铜门已经被打开了,室中央盘着一尊凶兽像,造功之巧,须发毕现,凛凛生威,它脚边还倒着一座鼎炉。

    再环顾,四角各立着手持大剑的武士泥俑,身量足有一丈长,怒目圆睁地俯视着他们,墓室因此显得十分逼仄,加之浑浊的空气,让人倍感压迫。

    松石子交代众人不要乱碰东西,自己举着夜明珠凑看高大威猛的凶兽像,“奇怪啊,好好的墓室,怎么放朱厌的雕像。”

    “没准是墓主人的爱好。”敲山客顺嘴回了一句,端详起三面墙后的甬道来,“你们看这条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凶兽像屁股后头的墓道,黑漆漆无法判断尽头,却有凌乱的血迹从里面洒出来。

    敲山客往里探了几步,手指揩过墙壁,面色大变,“这是...”

    他把夜明珠举了举,视线中似有雾气涌动,“前面有腐玉机关!”

    湛长风无多大惊讶,料想当时崇明先是走的这条道,“里面应该还有更浓重的黑烟残留,换条走罢。”

    敲山客心神一紧,撇过湛长风,看着姜微,“小公子不知,你们也无察觉么,这墓实在是太邪门了!”

    “流沙机关本就是世间难以达到的机关之一,诸侯王陵也不见得会出现,它倒好,连最神秘的腐玉也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松石子吸了口冷气,蹭蹭退了好几步,目光盯着鼎炉,满是惊惧,“蛊,它里面装过蛊!”

    “炉盖打开着,那些东西肯定逃出来了!”松石子踮脚四顾,恨不得悬空,不去沾到墓室里的一丝一毫,最好裹上每寸皮肤,连呼吸也闭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蛊,你从哪里看出来的?”敲山客也顾不得腐玉了,急急追问。

    蛊乃世间少有的秘术,中蛊的途径也是千奇百怪,说不得现在吸口气就将蛊种纳入体内了。

    他们倒斗界里,宁肯遇到粽子,也不想碰什么蛊。

    遇到粽子还能力争,碰到蛊,十死无回!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是高天族的虫蛊,”松石子一边回想着鼎炉上的图案,一边愈觉此墓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流沙.腐玉.虫蛊,步步杀机,全然死境,谁知道剩下两条墓道中等待他们的是什么!

    姜微见湛长风一点头,道:“两位,你们若想退去,我也无话可说,但若愿留下相助,找到的宝藏可取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敲山客.松石子意动。

    敲山客先道:“某哪有走空的时候,何况这次原就有约定在先,说退就退,岂不是砸了我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敲山客说的是,贪生怕死非我辈所为。”松石子紧接着问,“小公子乃墓主人后代,可有什么法子避开这些机关,我们也好早早完成您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先不说她有什么法子,现在她都怀疑这墓是不是她家的了,“机关在所难免,否则我也不用请二位出山。”

    两人脸色俱变,难道只能用命去尝试了?

    “不过,”湛长风指向左边的墓道,“这条应该是活路。”

    松石子二人不疑有他,猜想这后人手中定有一份老祖宗留下的路线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快走!”敲山客一马当先,刚要踏进甬道,一把两掌宽的巨剑贴面劈来,哐当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目光顺着巨剑往上,那威武的泥俑面容一动,凭空生出一分杀气。

    敲山客两眼发直,回过神来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这...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随着一连串的巨响,四尊武士像仿若活了过来,挺着那掉漆积灰的身体,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诸人不用吩咐,皆向左边墓道逃去。

    “快快逃,他大爷的,这玩意怎么活过来?!”

    “马德,这回算是彻底湿鞋了,要人命啊!”

    湛长风在各种诅骂中回头一望,视线穿过穷追不舍的四尊武士像,骤然对上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清幽诡秘,灵活的光似从里面迸发,蔓延头.颈.身.四蹄.尾。

    白头红脚,状如猿。传说中的战争凶兽,朱厌!

    它,活了!

    朱厌长吼,声之大,墓道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众人往后一眼,瞥到朝他们追击而来的凶兽,肝胆都吓裂了。

    “我莫不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敲山客呸了松石子一声,“梦什么梦,再不想法子,我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这条甬道之中竟然岔口林立,处处都有路,敲山客已经跑得分不清方向了,偏偏后面的诡物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他情急之下,喊话前面带路的湛长风,“小公子,你确定是走这里,没岔开?!”

    “跟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话落间,朱厌越过武士像冲来,仿佛狼入羊群,顷刻冲散了队伍,松石子发出惨叫,竟是不慎被它踩在了脚掌下!

    湛长风没有犹豫,一剑拉了吸引力,与姜微一道牵制住朱厌,那边敲山客长臂一捞,将松石子抢了出来。

    敲山客余光看见凶神恶煞的武士像挥剑过来,大叹:“完了!”

    这时小赵被朱厌的尾巴一扫,踉跄跌向石壁,不知碰了哪里,咔咔一阵响后,露出扇小门来。

    敲山客眼睛一亮,连忙带着松石子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赵焦急向湛长风二人高呼:“快躲进来!”

    此时湛长风和小门隔了朱厌的半个身子,后边四尊武士像也已经追了上来,举着巨剑便是劈砍。

    “你们躲好!”湛长风似被朱厌所迫,连退数步,姜微为了护她,也跟着后撤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小赵静静地看着团战远去的人和凶兽.泥俑,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拐了个弯,湛长风的速度陡然增快,在错综复杂的甬道中疾驰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...”姜微如何还看不出与朱厌缠斗时,她保留了几分实力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我要找的墓宫。”

    一言劈来,姜微眼睛睁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太简陋了,一点也不符合易家皇族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姜微看着满是正经的前太子,忽然吐不出话,这各种要人命的机关秘术还算简陋?

    他干巴巴道,“可是地图没错啊,难道此处有两个墓宫不成?!”

    湛长风目光冷然,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,“很有意思,不是么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